远近之间的区别

封哥如果没和马老二动手,那矛盾冲突点永远是在秦禹团队和韩家上面。可一旦动手了,还开枪了,那以前的人情来往就显得脆弱多了。上面的人有交往,不代表下面的人也有交往,秦禹,吴迪跟叶琳关系很好,可也不代表朱伟这帮人都卖喜乐宫面子。

    马老二,徐洋,刘子叔三人带着土渣街的兄弟撤了之后,朱伟着正装带着警员,直接冲进了喜乐宫内,将封哥,王天南,以及受伤的杨钢,还有喜乐宫七八个手里持枪的人全部带走,抓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大厅内,销售经理满脸灿笑着将朱伟拉到一旁说道:“封哥也是没有办法,这店看着是我们经营,但实际上它不还姓韩吗?咱们这多年好哥们了,你给个台阶,把下面的人带走了得了,封哥他们就别动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朱伟背手看着他,话语十分直白地问道:“韩家让你经营店,让你开枪打马老二了吗?两年多时间,喜乐宫被警司查过一次吗?你们太没数了啊,明白吗?!”

    销售经理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套上头套全带走。”朱伟摆手冲着警员喊了一声,回身指着销售经理说道:“明天我来不来,看你们态度昂!”

    销售经理怔住。

    朱伟带着众人,快步离开喜乐宫,准备返回警司。

    台阶上,封哥双手被拷着铐子,咬牙冲路边的老猫说道:“行,你可以的!”

    “你阴阳怪气个啥?”老猫走上前,指着封哥的胸口问道:“老二之前就带了六七个人上去,给没给你台阶?杨钢他妈的搞我亲叔叔,我最开始忍没忍,跟没跟你们坐下来谈?面子里子是你先撕的,不是我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老猫,没有叶琳几次给你们资金支持,你能有今天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一点意思都没有。合作是互利的,你给我了,我也给你了。要不是叶琳和我们关系摆在那儿,你觉得黑街最大的夜场能轮到你们喜乐宫干吗?能吗?!”老猫背手质问一声。

    二人僵住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数十名警员押解着封哥等人,乘坐警用车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奉北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车内,拿着电话听完了马老二的叙述,表情略显无奈地说道:“唉,紧躲慢躲,还是连喜乐宫一块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没办法了。”马老二心里也很气地说道:“他让马仔开枪打我,那你说我兄弟能干吗?”

    “碰上了就碰上了吧,私人关系代表不了任何立场。”秦禹思考半天说道:“这个事儿不太简单,那个什么杨钢只要脑子没问题,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搞李叔,而且还没有好好谈的意思。你这样,剩下的事儿让朱伟和老猫处理,你们稍微躲一躲,等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叶琳那边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等她给我打电话,你甭管了。”秦禹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车内,顾老狗看着秦禹问道:“你一天天事儿挺多的啊?”

    “都是些烂屁眼的事儿。”秦禹叹息一声:“唉,出来这两天的好心情全没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,朱伟带人回来后人就没影了,而负责羁押封哥等人的警员,却全是刚入警司内时间不长的,最高级别的,也就是个副组长。

    “蹲下!”

    一名二十多岁的小伙,右手拿着一沓子表格,面无表情地指着封哥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封哥都懵了,右手捂着脑袋吼道:“你让我蹲下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蹲下怎么了?!”小伙拿着表格,嘭的一声砸在封哥的脑袋上:“你当这是哪儿啊?你问问这屋里的人,谁他妈认识你啊?你跟谁摆谱呢?给我蹲下!”

    封哥脸色涨红地看着他,憋了半天后,满脸泛着讽刺的笑意:“行,行,我蹲着。”

    “靠边蹲,排队。”小伙指着后面的王天南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天南脸上的刀口还在淌血,整个人看着就跟恶鬼一般瞧了一眼小伙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,懂规矩吗?跟警员说话要抱头!”小伙上去一脚就踹在了王天南脸上:“把手举起来。”

    任你在区外如何纵横,如何牛B,此刻你落到衙门手里,也得是龙盘着,是虎卧着。王天南咬着钢牙,双手抱在脑袋上,姿势相对标准地蹲在了墙根处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朱伟喝着浓茶,轻声冲五队的副队长问道:“都安排完了吗?”

    “整完了,全在楼下码着呢,非常乖巧。”副队长点头。

    “除了封哥别动,其他人全签拘留证押进去。”老猫坐在沙发上说道:“去两个人,给我先审杨钢,让他把给老李设套的事儿交代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副队长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整归整,证据弄齐了啊!”朱伟心细地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证据还用弄吗?这帮干娱乐城的,身上有干净的吗?”副队长一笑:“跟咱关系近,他们啥事儿都没有;跟咱关系远,随便搞搞,都够判他们好几回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副队长离开后,老猫背手走到窗口:“等一会吧,等小禹电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元区工地。

    一台越野车急匆匆地停在了施工区域内,一名二十多岁的小伙,扯脖子吼了一句:“龙城来的,都给我出来,快点!”

    临时搭建的工棚内,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,推门走出来问道:“大半夜的你喊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熊哥,天南让黑街那边的人扣住了。”小伙立马冲上前去,语气急促的跟对方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。

    顾言等人刚到某酒店大厅,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秦禹停下脚步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在地面上闹腾什么啊?”冯喷子的质问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李叔的那个事儿呗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对面有小动作,就整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闹得动静也太大了,我这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跟喜乐宫碰了一下,消息还能传到你那儿吗?”秦禹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们抓的人里,是不是有一个叫王天南的?”冯喷子思考了一下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