庞大家族

众人从警署门口接走王天南后,韩非张罗着要请客,带着大家一块去了市区的高档饭店,找了个安静的包厢,一块坐下来聊起了天。

    赎王天南出来的四百万赔偿款,是韩家掏的,所以在席间王宗祥对韩非和叶琳也都很客气,心里觉得他们做事儿挺讲究。因为砸天成宝丰药厂的是王氏家族的人,这个行为站在任何角度看,都有点脑残和鲁莽,而韩家愿意替他们擦这个屁股,也明显是非常有诚意的合作态度。

    席间,王天南喝了不少酒,致使在黑街警司被蹂躏过的“下水道”,泛起火辣的疼痛感,为此王天南不止一次咬牙说道:“他妈的,这事儿肯定不算完,我早晚弄死那个马老二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嘴上是被捅了一刀的,贯穿伤,里外缝了六七针,按理说不能喝酒,更不能吃正常食物。可这个有点虎B的青年,也完全不在乎,当晚比谁喝的都多。如果不是王宗祥一直拿阴霾的眼神瞧他,估计他喝完酒,很可能就又去找马老二了。

    酒席持续了大概一个多小时,但叶琳却没怎么多说话,反而把机会都留给了从燕北过来的韩非,专门让他跟王氏家族的人熟悉了一下,浅谈了一下未来合作上的事儿后,众人才准备各自离去。

    买过单后,一行人来到酒店外,握手寒暄一通,王宗祥才带着他们家的人离开。

    韩非站在马路牙子上,背手冲叶琳问道:“王宗祥,王天南都是族长那一脉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叶琳点头,轻声解释道:“王氏家族的构成很复杂,族长有四个亲兄弟,去世了两个,还剩下两个,分别是老二和老五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的就没啥话语权吧?”韩非问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是。”叶琳摇头:“老二那一房的人,是跟族长那一房关系最好的,老五那一房人丁少点,但却跟现在比较强势的老三一房死抱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,老三已经去世了吗?”韩非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三是去世了,但他长子还在啊。”叶琳回头说道:“三房现在掌权的是宗字辈的,叫王宗堂,他们这一脉人丁很兴旺,光王宗堂的兄弟就有五个,而且非常抱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复杂?”韩非无言。

    “是的,王家光嫡系子孙,就能住满一个生活村,有几百人。”叶琳轻声解释道:“就这,族长还说家里生意多,人太少呢。”

    韩非背着手,沉吟半晌后说道:“王宗祥是族长的二儿子,那王天南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是孙子,但不是长孙。”叶琳笑着说道:“王天南是族长大儿子的那一房的,是最小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天字辈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叶琳点头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乱啊,这关系太复杂了。”韩非忍不住摇头:“我看这个王氏族长,在区外都要当皇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土皇上。”叶琳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大家族的影响力是毋庸置疑的,但他家关系这么复杂,也不见得就是纯粹利好的事儿。”韩非摇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不用咱们操心。”叶琳看得很开地说道:“只要在跟我们的合作上,他们家的步调是一致的就可以。我们把利益输送的平衡一些,就不会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韩非眯着眼睛,突然笑着说道:“这个王天南的性格很莽啊,咱要能借着他的劲儿,把秦禹这帮人彻底推到王家的对立面上,那事儿就好办多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闻声愣了一下,立马呵斥道:“你能不能不要学韩桐的那种打法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心里有数。”韩非一笑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头。

    吴迪在同意支持老李后,秦禹也准备在竞选新元区首席议员的事儿上,再次发起冲刺。

    站在秦禹的立场上,他是坚决不想看到韩家在新元区完成自己的政治诉求的。韩宇的事儿,韩桐的事儿,以及天成宝丰逼迫韩家退股的事儿,都是不可调和的矛盾。而韩家现在不报复,那是因为在松江已经被吴迪和秦禹全面压制。可一旦新元区的首席议员被他们运作上来,那平衡打破,未来一旦碰上,鹿死谁手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秦禹清晰的明白自己要干什么,所以哪怕叶琳和他私交很好,但站在各自的立场上,也没有谁愿意不战而退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秦禹在上班前又去了一次医院,和老李单独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叔,昨晚我跟吴迪已经说了。”秦禹吸着烟,目光坦诚地说道:“他没表态,是怕你未来立场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担心这个。”老李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替你跟他做了保证。”秦禹知无不言地看着老李说道:“他同意支持你再竞选一下这个首席议员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你还是不成熟。”老李无奈的一笑:“在政治场上,轻易不要做什么保证,也不要说肯定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信你吗?”秦禹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我,是这个事儿。”老李纠正了一下自己话里的意思,沉默许久后补充道:“你放心,假如有一天,我真上了这个首席议员,那为了你和老猫,我也不会改变立场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完老李这句话,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:“行,那咱俩研究一下,怎么才能有机会搞一搞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啥想法?”老李抽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想法是未来一段时间内,你要往区外走一走。”秦禹目露精光地说道:“龙城地区咱争取不到,那就争取其他地区,联络一些跟王家有竞争关系,或者没关系的家族,以及生活村村长什么的,用一定利益去凝聚一股新的能量,然后再跟王家打擂台。在关键时刻,吴迪也会偷偷的让军政上层关系,帮你运作一下。这样一来,咱还是有一些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。”老李仔细斟酌半晌:“我今天下午就出院,先去二龙岗那边溜达溜达。”

    “动静小点。”秦禹低声嘱咐道:“尽量不要让韩家那边听到风,最好让他们以为,咱已经放弃竞争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他妈现在有点心眼了。”老李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秦禹离开。

    老李盘腿坐在病床上,思考许久后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李哥!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哪儿了?”老李眯着眼睛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