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来了

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秦禹三人乘车返回松江,在车上他也不吃早餐,也不怎么说话,就看着窗外发呆。

    付小豪坐在一旁,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哥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这点破事儿整的我闹心。”秦禹嘴上起了个火泡,脸颊蜡黄,看着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付小豪其实心里也挺替公司着急,但他个人又实在帮不上什么忙,只能出言劝说道:“这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过去的,你总这样着急上火的有啥用?看开点,咱得该吃吃该喝喝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们吃吧。”秦禹插着手掌:“我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察猛扫了秦禹一眼,拉着付小豪说道:“走,咱俩去买点东西,不用管他,让他自己琢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付小豪起身就跟察猛去了餐车。

    秦禹双眼凝望着车外,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个小时后,列车抵达松江北站,秦禹三人匆忙离开出站口,刚要往停车场方向走,一阵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秦禹驻足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出事儿了。”老猫的声音响起:“严工的人进风力村测量施工位置,跟当地民众发生冲突被打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了半天:“被打了?这占地的事儿还没谈妥,严工他们去施工位置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项目组要求咱们这边迅速丈量出几个站台的实际建筑面积,严工他们才开车去的风力村,而且提前也没跟我们说。”老猫语速很快地回应道:“但人家严工想的是,我就丈量个地皮,也不拆你们房子,能有啥问题?谁知道那帮民众根本不讲理,吵吵了两句就动手……连严工都被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严工他们呢?”秦禹喝问。

    “我带了两组警员正出关口过去接呢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去接,可千万别让严工他们再出事儿了。”秦禹皱眉催促道:“这帮人都金贵得很,他们要赌气走了,那咱这铁路没法修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电话联系。”秦禹挂断手机,立马跑着说道:“快快,开车去区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坐车赶往东关口的时候,接到了顾言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这到底行不行啊?”顾言有些急地说道:“你怎么还能让严工挨揍了呢?!”

    “他们自己去的区外,提前也没打招呼,到地方不知道咋跟当地人沟通的,稀里糊涂的就打起来了。”秦禹皱眉回道:“我正在往外赶呢。”

    “祖宗啊,你可别给严工整跑了啊!他要没了,咱这活儿没法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艹!”顾言无语地骂道:“你的能耐呢,区外的兄弟呢?这点事儿啃不下来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扯没用的了,松江的情况现在有点复杂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我安排好了,下面你千万不能掉链子,不然咱哥几个在燕北折腾那一通不白费了吗?”顾言咬牙说道:“把事儿狠点办着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有数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,秦禹拧着眉毛坐在副驾驶内,扯脖子嚷道:“你不舍得踩油门啊?快点开啊!”

    付小豪委屈地看了秦禹一眼,也不敢大声说话地回道:“路……路不太好走。”

    四十多分钟后,汽车离开松江东口,往前行进了不到五公里,正好碰见老猫等人返回。

    付小豪赶紧按了两声喇叭,示意对面停车,随即秦禹推门走下去,步伐迅速赶到了警用车旁边:“严工怎么样?”

    警用车内,严工用纱布捂着脑袋,咬牙切齿地骂道:“这帮人太野蛮了,没脑子。他妈的……就该让部队狠点收拾着他们,刁民!无知!”

    秦禹粗略扫了一眼严工,见他没有受啥大伤,这才算放下心来:“其他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老猫闻声指着后车说道:“严工的一个学生腿被撬棍砸了,伤得挺重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走向后车,拽开车门一看,严工带去的几个学生吓的脸都没血色了,每个人身上都有伤。最严重的那个侧躺在后座上,右腿都已经轻微变形了。

    付小豪看着这个情况,顿时忍不住骂了一句:“咱以前啥都没有的时候,在乎过谁啊?啥时候受过这样的气?这怎么越来越好了,反而憋屈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猛然扭头看向了付小豪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这事儿太憋屈了。”付小豪以为秦禹要骂他,顿时出言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。”秦禹拍了拍付小豪的肩膀,立马摆手喊道:“赶紧,赶紧给严工他们送医院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猫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叉腰站在路上,指着付小豪说道:“你给马老二,徐洋,张亮,鬼子,丁彬,还有区外分销咱们货的那几个带队的全打电话,俩小时后,在建筑公司开会,全员开会。”

    “妥!”付小豪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天成建筑公司四层,十几个指着秦禹生存的地面大佬,与马老二,徐洋等人一同走进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会议桌首位,眉头紧皱地抽着烟,纷纷冲众人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屋后,各自落座,都没有先说话。

    “铁路项目遇到坎了,我自己过不去,那没办法了,各位都出点力吧。”秦禹猛然站起身,掐灭烟头说道:“今天晚上有大动作,我要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咱们有,战士也有。”张亮抬头说道:“问题是整完了,谁给兜底啊?”

    “这你们不用担心,我马上找吴迪谈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问题。”张亮点头。

    徐洋沉默半晌,转身看向秦禹问道:“真要硬来啊?”

    “如果仅仅只是本地民众想多要点钱,那我能满足。但风力村这么搞事儿,明显是他妈B背后有人捅咕的。”秦禹果断做出了决定:“不谈了,开战!”

    当天下午,会议室里烟雾缭绕,二十几个带队的都在不停地打着电话,准备配合秦禹晚上要搞的大动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秦禹找到了吴迪,插手说道:“你得帮我跟上面打个招呼,我不求他们替我说啥话,也不求他们帮我办啥事儿,只是我在地面闹出响动后,得有人支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吴迪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区内区外的摩擦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,双方不停地试探试探,终于要在铁路项目无法推进之时彻底爆发。

    秦禹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。

    无非韩家,王家,甚至可能还有长吉星耀的影子。

    但这都无所谓了,铁路项目上不了,一切前功尽弃,秦禹也不可能拖延工期,所以……那就整吧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凌晨更三章,明日一早无更,晚上大爆发推高C!周一了,求推荐票,求订阅,求龙舟活动助力!另外,那些新来的读者不要再质疑每章字数了,我从写书至今每一章都是两千字,非常稳定,而且17K不足两千字是没办法上VIP章节的。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