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迪内心的真实想法

市区,医院包房内,老李见秦禹和吴迪走了进来,立马坐起身,笑着说道:“回来拉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好点没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本来也没啥事儿,在这儿就是休息休息脑子。”老李伸手问道:“有烟吗?给我一根!”

    秦禹顺手将烟递了过去,弯腰和吴迪一块坐在床边说道:“叔,王家的事儿,你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。”老李笑着回道:“新元区扩建跟以往的首席议员竞选会有很大的不同,这事儿我心里是有谱的,只是我没想到,韩家会提前把他们谈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迪抬头看了一眼老李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俩跟叶琳吃了个饭,情况比较严峻啊。”秦禹如实说道:“上面想拉拢这些大家族,那咱竞争的机会就小了。”

    老李舔了舔嘴唇,伸手拍着秦禹的大腿说道:“你能想着让我出来,这就足够了!这几天我也想好了,实在不行,这事儿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知道老李主动说出这话,是不想让自己太为难,硬去帮他,从而影响到自己的这一摊事儿。

    “警署那边知道你是军政系的,你身上的标签也很明显,所以在警务系统内的位置,本来也有点微妙。”老李再次补充道:“硬搞的话,咱可能目的达不到,还会把火引到你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这么撤我有点不甘心啊。”秦禹皱眉说道:“韩家要在新元区折腾起来,以后也是个麻烦,脸已经撕破了,他们在药厂上又吃了亏,早晚会弄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吴迪抱着肩膀,抬头看向老李问道:“你要出来选,学院派那边没承诺给你什么支持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要重新选择立场的话,就不准备在求学院那边,不然以后说不清。”老李斟酌半晌说道:“但我自己有一些关系也能用上。”

    “上层吗?”吴迪又问。

    老李思考一下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还是想试试。”秦禹猛吸了一口烟:“老子就不信了,他王家在牛B还能把一百五十万人全管理的跟孩子一样听话!有大家族,就有小家族,我们实在不行可以联系一些其他地区的领头人啊。”

    吴迪扫了一眼秦禹,没有接话,也没有表明说支持这个事儿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那么好谈的。”老李斟酌半晌说道:“叶琳能提前安排好王家,那说明她对全局是有想法的,可能在我们之前就想到了每一步该怎么走。说实话,我这次出来选,准备的有点不是很充足……唉!小禹,要不算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叔,你先别着急,我这刚回来还不太了解王家那边的情况。”秦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道:“等几天,我在研究研究这个事儿,即使我们决定不争了,我也不会让韩家这么轻易的就拿了首席议员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老李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秦禹和吴迪离开了医院,一通上车奔着黑街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交个实底儿,你到底想不想让老李上去?”秦禹直言冲吴迪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啥非要管他们要这四百万吗?”吴迪插手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想了一下:“上层对你有授意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叶琳把王家谈妥了,这让咱们上面的人心里有点不安,一百五十万账票啊,一旦让王家摆弄明白了,那下一届票选,咱们军政的人可能要被在市政这边踢出去很多人啊。”吴迪如实回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才不和解,非要这四百万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啊,他们那么赛脸,又他妈不能为我所用,我还惯着他们干啥。”吴迪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“这话你刚才为啥不在屋里跟老李说呢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太信他。”吴迪思考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是想帮老李争这个首席议员的对吧?”吴迪问:“即使叶琳说了你处于绝对劣势,你也没想放弃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秦禹自从进松江出道以来,行驶风格一直极为偏向进攻和扩张,从他搞药厂,打裴德勇,打小三来看,他是绝对不甘于当个任人摆弄的角色,再到进南搞响儿,回松江就把韩家踢出局,都可以看出来,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对方还没等动手的情况下,就先有动作了。

    这次也一样,秦禹心里非常清楚,韩家要是在松江起来了,那未来一定会报韩宇,韩桐,以及被退股的N箭之仇,那么与其等对方窜起来了,在想着对抗,那莫不如就先他妈动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为啥不信任老李,你怕真把他扶上来了,他表面上跟咱穿一条裤子,但实际上却是学院派的人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吴迪皱眉应道:“派系这个东西,不仅仅是表面上站队那么简单。老李从最一开始就是学院的人,他在那里有圈子,有朋友,甚至有一定话语权,和各种复杂的桌下交易,这些东西会一直牵着他,而我们能给他啥归属感呢?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试着想一下,现在党政的人要拉拢你,你有几成可能会为他们服务呢?”吴迪引导着秦禹换位思考:“你所有的关系,圈子都在这边……怎么会甘心去那边当个边缘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懂你意思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刚才为啥不在屋里表态的原因。”吴迪皱眉说道:“我是真怕老李上去了,却跟咱们不是一个步点的,到那时候可就是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保证,他不会,你信吗?”秦禹扭头看着吴迪,面色很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啥把握呢?”吴迪歪脖问:“光靠你俩之间的感情吗?这太幼稚了,小禹!”

    “我在哪儿,老猫就会在哪儿,这就是把握。”秦禹脸色认真的回道。

    吴迪看着秦禹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老李是被逼无奈,才重新选择站队的,他和巅峰时期那些被拉拢的人是不一样的。”秦禹信心很足的劝说道:“小迪,危难时期的感情积累是不一样的,我信老李的立场!”

    吴迪沉默许久后,才皱眉说道:“小禹,我只信你,不信他,也不信老猫!如果你非要扶他上去,我愿意帮帮忙…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署门口,韩家韩非,叶琳,王宗祥等人一块站在汽车旁边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王天南被释放出来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卧槽尼玛!拿电棍捅我下水道是吧?行,你们等着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