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琳的提议

晚上,叶琳无奈之下约了秦禹和吴迪,一块去了江边的一家餐厅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餐厅观景包厢内,叶琳坐在靠窗的位置,扭头欣赏着冰冻的江畔夜景,俏脸红润地冲秦禹问道:“你们真想跟我碰上啊?”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秦禹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你连人带马一起过来,我是不会亏待你的。”吴迪吸着烟,皱眉劝说道:“韩三千对你是不错,可你混到最后,江山也跟你没多大关系,反而人家几个儿子女儿的,还得防着你,你图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去不了你那儿的,兄弟。”叶琳表情很无奈地摆了摆手:“不说这个了,行吗?”

    吴迪沉默着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叶琳调整了一下思路,表情有点纠结地说道:“这么跟你们说吧,在首席议员的选举上,你们是打不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怔住。

    “王家我早都谈妥了,老李没啥机会。”叶琳捋了捋发梢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我能跟你们谈这些,就已经算是违规了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秦禹深知叶琳的性格,也知道她说这话没有吹嘘的意思,而是在很坦诚地告诉他,韩家一方在这事儿上是占据绝对优势的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叶琳长长出了口气:“小禹,我说个提议,你看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首席议员的位置,我可以运作给老李。”叶琳面容冷静地看着秦禹:“条件是,区议会80个议员席位,我要一半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吴迪听到这话,表情都挺惊愕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做到的最大让步了。”叶琳叹息一声说道:“我是真的不想在首席议员的事儿上跟你们俩碰上。只要你们同意,韩家那边的问题我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叶琳的话,心里是有一些感动的。因为目前的主动权确实是在韩家身上,叶琳不光拉到了王家这样庞大的家族,最关键的是还得到了党政的支持。人家上层对王家的坚决拉拢态度,早都在王天南的事儿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了。

    反观老李,他除了有当过议员的经验外,几乎就没有任何优势了。首先他底子不够干净,如果当初不是秦禹求情,那他作为老徐派系的核心成员,肯定就被干掉了。所以他现在出来争,一旦黑料被一点点挖出来,那民意是很难站在他这边的。其次老李的个人能量,肯定是逊色于王家的。他在新元区要吸纳的一百五十万民众面前,是毫无基础和根基的。你没有声望,也得不到议会的支持,那想做一把的位置,又谈何容易呢?

    这两个关键点,就是摆在眼前的事实。所以叶琳能跟秦禹说出,她愿意帮着老李运作上台,那绝对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让步的,甚至可能会引起韩家内部的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叶琳的的确确是不想跟秦禹,吴迪,在争夺首席议员的事情上发生碰撞。

    “你欠老李人情,那我替你还了还不行吗?”叶琳黛眉轻皱地商量道:“让他安稳的当一届首席议员,他也算重新回到了这个圈子。资历有了,东山再起的机会也就有了啊!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:“小琳,你能这么说,我得谢谢你,但这事儿我估计老李很难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届,他想拿着权利上台的几率,小的比中彩票还低,你看不出来吗?”叶琳有些激动地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秦禹话语干脆地回了一句,抬头问道:“可八十个议员,有一半的席位要给你们,那李叔坐上去也就是个傀儡。我可以信任你,但我没办法信任韩家。一旦议会出现问题,老李会是被第一个拎出来问责的。脑袋都不在自己脖子上,这首席议员当着又有啥意思呢?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人相对沉默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五六分钟后,秦禹吸了口烟,抬头看着叶琳问道:“你不能回避这个首席议员的争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,韩桐提议这事儿就让我负责,我躲不开。”叶琳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,老李到底要不要争首席议员的事儿,咱们先放在一边不谈了,”吴迪打了个圆场:“现在就说王天南的事情怎么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科研室真的被砸了吗?”叶琳问。

    吴迪一笑:“被没被砸不是关键,关键是他打我脸了,这钱我必须得要。”

    “少点行不行?”叶琳问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不行,因为王家不会在站在我们这边了,我没必要给他们什么面子。”吴迪逻辑清晰地回道:“但你说话了,我同意少一百个。”

    叶琳端起红酒杯:“这钱王家是不会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吴迪点头:“就因为知道,我才要这个数的。”

    叶琳白了吴迪一眼:“好,我同意赔偿四百万。”

    话已至此,喜乐宫的风波就算结束了,而吴迪强行要这四百万的态度,也足以说明,他很大可能是要支持秦禹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人离开饭店后,秦禹给朱伟打了个电话,话语简洁地说道:“把王天南交给警署那边吧,剩下的事儿,你不用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朱伟点头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黑街警司羁押室内,王天南双脚撇着内八字,右手死死地捂住自己腚沟子,目光怪异地看了一眼朱伟:“我他妈记住你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看你在这儿待的这两天,有点没太舒服够啊!”朱伟冷笑着看了他一眼:“要不,我带你进厕所,再用警棍交流交流啊?”

    王天南扫了一眼警署那边的人,趴在朱伟耳边说道:“你他妈别狂,咱们还能碰到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朱伟一巴掌掐住王天南的脖子:“你是不是还傻BB的以为,是你家关系把你弄出去的呢?我告诉你,你们要没跪下,你根本不会走出这个门,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王天南怔住。

    “区内和区外是两回事儿。”朱伟拍了拍王天南的脸蛋子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吴迪扭头看了一眼秦禹问道:“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秦禹长长出了口气:“去老李那儿看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