区外的土皇上

王家大院内。

    王天辉等人刚要冲出来,就听到地面上泛起叮当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雷,他们扔雷了,散开!”

    “散开!”

    有眼尖的人提醒一声后,王家众人立马散开。

    “嘭!嘭!”

    两声闷响原地而起,手雷炸碎地面,弹片与碎石呈扇形向四周飞射。躲避不及时的三四个人,当场就被射倒,大腿,小腹,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王天辉是站在最前面的,爆炸没有伤到他,但他为了躲避,只能往院外躲了一下,反而被齐麟一枪崩在了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王天辉捂着胳膊退回院内,眼神既愤怒又充斥着无辜。他毛事儿都没惹,好好的在家睡觉却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干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冲出去,”王天辉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声:“去后院给机枪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拿尼玛的机枪!”

    徐洋在外面喊了一声,顺手冲着院内又扔进去一颗雷,随即还没等听到爆炸声响,就转身喊道:“走了,走了。”

    齐麟,马老二,刘子叔,还有耀光的兄弟都是老油子,他们打的果断,走的也果断,雷扔完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院内的爆炸声响起之后,众人都已经上了车,疯狂向松江方向逃窜。

    四台车不到二十个人,刚刚冲到新乡生活村口,就明显听到了后方有不知道多少台的汽车马达声在响,甚至还听到了警铃声。

    “快走,快走!”马老二有些虚地说道:“让区外这帮人堵住,死都不知道咋死的,赶紧跑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后方道路上汽车灯光晃眼,徐洋回头粗略地扫了一眼,起码见到了不下二十台车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新乡生活村里所有的机动代步工具了,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集合在一块,并且拉着人追出来。由此可见王家在这儿吹一下号子,那是什么分量的。

    四台车狼狈逃窜,齐麟生怕其他生活村内的人帮着王家拦截,所以也不敢与货车汇合,万一货被劫了,那就麻烦了,所以只能绕小路跑。

    最倒霉的就是刘子叔那台车,它拖在最后面,被追上来的王家车辆一顿猛扫。要不是四个轮胎上面的叶子板都改造过,轮胎很可能就被打爆了,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这样,刘子叔在车里也挨了一枪,狼狈不堪地逃到了松江附近,碰上了前来接应的张亮,这才捡回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凌晨一点多钟。

    松江东门附近的路上,饶是胆大无比的马老二,此刻也是擦着汗水说道:“妈的,这次冲动了,以后可不能这么虎了,差一点就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唬人吗?我接子叔的时候,看见他们也没几台车啊?”张亮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追他是没几台,追我们的都没数了。”马老二心有余悸地回道:“他们人越撵越多,我路过泉村的时候,那边至少冲出来一百多号人,没车,拿腿都追我们一里多地,你说吓人不?”

    “事儿不会闹大吧?”齐麟抽着烟问道。

    “闹大是早晚的。”徐洋皱眉回应道:“小禹都说了,王家的立场争取不了,那早晚就会和我们碰上。不过我觉得现在就全面开火,那不是时候。估计等他们进区之后,会搞出点事儿。”

    齐麟思考许久后,轻声说道:“那完蛋了,今天搞这么一出,以后货肯定不能从这条线走了。不然路过龙城附近,你整一百人护着车队也没用,说给你劫了就给你劫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呗,”张亮点头附和道:“得绕路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风力生活村谈的怎么样?”鬼子背手冲马老二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费,没啥效果。”马老二摇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老二,齐麟,徐洋等人这么一闹腾,直接把龙城附近的几个生活村全部搅和活了,当晚在公路线晃悠的人,起码不下一千人。如果马老二他们不是打完就跑了,那一人一脚都能把他们几个踩碎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王氏家族三房的掌门人,王宗堂回到了新乡,进门后先问了一下自己儿子的情况,然后才去了村里的卫生室。

    王天南躺在病床上,还在打电话跟王宗祥解释:“我真是想回家,半路上碰到马老二了,他们要开枪弄死我。我没撒谎,是真的……你不信拉倒吧,我在诊所呢,一会见面说吧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憋了一肚子气地挂断电话,一抬头就看见了阴着脸的王宗堂。

    在王氏家族里,王天南虽然不是大房长孙,但也颇受父母喜爱,平时嚣张跋扈惯了,心里还真没有几个怕的人,但唯独一面对上王宗堂,心里就很发虚。

    从王天南打记事儿起,他就没怎么见过王宗堂的笑脸。而且在家族产业上,这个堂叔也是异常强势,有的时候连他老爹的面子都不给,所以王天南有些杵他。

    “叔!”王天南费力地坐起身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宗堂背着手,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也……也没怎么回事儿。”王天南挠了挠头,狡辩着回道:“工地不是缺点人嘛,我晚上就带着忠哥他们想回家一趟,谁知道马老二领了几个人在半道劫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王忠堂突然抬起胳膊,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他的脸上:“你他妈的是不是没脑子?跟你们说多少遍了,进区之前不要乱搞事儿,你当耳旁风啊?”

    王天南被打的愣住,一脸懵B地看着堂叔,没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马老二是上风力村谈事儿的,他怎么可能半路劫你?你撒谎都不会撒?”王忠堂指着他,虎目圆瞪地骂道:“你他妈办事儿再不走脑子,我把你腿打折了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捂着脸蛋子,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王宗堂蔑视地扫了他一眼,背手离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王家大房叫来了公路线旁边的几个生活村管事儿之人,明着告诉他们:“只要是秦禹的货,以后一趟都不能从龙城附近过。敢来,直接就劫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韩非一脸懵B地坐在餐桌上问道:“王天南又被干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听说是半路劫马老二,意外碰见了南沪送货的车队……。”负责跟王家对接新元区承建工程的高层,点头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非无语许久后:“他不是傻,就是太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高层无言。

    “王家啥态度啊?”

    “放话了,给天成的运货线掐了。”高层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也可以了。”韩非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