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进喜乐宫

天成建筑公司四层。

    老猫叉腰站在窗口,皱眉冲徐洋问道:“到底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张罗办这个事儿的人叫杨钢,是他花钱找的媒体,也是他组织人去网播台门口让李叔出丑的。”徐洋抱着肩膀,轻声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整准了,就是他是不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徐洋肯定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没啥说的了,去喜乐宫吧。”老猫扔下一句,转身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会!”

    徐洋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猫回头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杨钢的事儿好说,可叶琳这关你怎么过?”徐洋冷静地分析道:“吴迪,小禹心里一直想拉她来咱们这边,你在喜乐宫要闹出动静,那容易僵住啊!”

    老猫知道徐洋说的是实情,他站在门口思考许久后应道:“今天我就碰杨钢,叶琳如果能拿出个公道的说法,我不闹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马老二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徐洋心里也清楚,老猫能说出这话,其实已经算是从顾全大局的角度出发了,所以也起身附和道:“咱们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多。

    老猫,马老二,徐洋三人从公司离开后,就开车赶到了土渣街,径直走进了喜乐宫大堂。

    “李哥,马哥,徐哥!”大堂经理见三人进屋,立马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叫一下叶总和杨钢,我去老包房等她。”老猫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李哥,叶总不在松江,出差了。”大堂经理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封哥和杨钢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行,我马上去叫。”大堂经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,顶层包房内,封哥皱眉冲着大堂经理摆了摆手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大堂经理离去。

    沙发上,瞎了一只眼的杨钢翘着二郎腿,插手问道:“下去见吗?要不打发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马老二?是不是那个在地面上倒腾药的那个?”就在这时,窗口处一位穿着铮亮皮夹克,年纪只有二十四五岁的青年,一脸痞子样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杨钢点头。

    “艹,他是因为昨天的事儿来的吗?”皮夹克青年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杨钢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还有鸡毛可见的啊。”皮夹克青年扭头吐了口痰说道:“早晚都是碰上,打发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事儿更麻烦。”封哥转着笔,话语有些埋怨地看着杨钢说道:“告诉你先别做,你非不听。做了屁股又没擦干净,你说现在咋弄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杨钢一笑:“我发现你做事儿真跟叶琳一个风格,总想着两头不得罪,那可能吗?新元区明显是个战场,你除非放弃这里,不然早晚要和他们碰上的啊!”

    封哥看了对方一眼,斟酌半晌后,拿起手机说道:“算了,我先给叶总打个电话,让她拖一下马老二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喜乐宫顶层的一间包厢内,老猫面无表情地接起了电话:“喂?琳琳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呢,你等我回去,这事儿咱俩当面聊。”叶琳直奔主题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都来了,连个人都不让我见啊?”老猫掏出烟,停顿好一会才回话。

    “你着急也不差这一两天了吧?给我个面子,等我回去咱们再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老猫点燃香烟,深吸了一口说道:“琳琳,老李是我亲叔叔,我可能等不了。你叫封哥和杨钢露个面,我把事儿问清楚了,绝对不会在今天闹,一切等你回来说。”

    叶琳短暂思考一下:“老猫,你要还认我这个朋友,那今晚无论如何,也不能打我脸。一切等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老猫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,马老二扭头问道:“叶琳咋说?”

    “一会他们下来。”老猫吸着烟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,封哥,杨钢,还有那个皮夹克青年,领着三个人迈步走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“老猫,二子,徐洋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在区外的一个朋友,叫王天南。”封哥进屋后,指着皮夹克青年给众人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三人抬头看了看他,见王天南也没有握手的意思,也就只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封哥等人坐下,屋内气氛有些沉闷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猫吸了口烟,扭头看向杨钢问道:“怎么,你要选首席议员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话从何说起啊。”杨钢一笑:“我居留权都不在松江,选啥选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选,你搞老李干什么?”老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李?老李是谁啊?”杨钢一脸费解地看着老猫问道:“我不认识这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认识,我不可能来找你。”老猫皱眉回道:“屋里没外人,咱们装傻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这也太冤了!”杨钢摊开手掌,一脸无辜地看向封哥:“我这才来松江几天啊,各行各业的门槛都没摸清楚呢,咋就背了锅呢?”

    话音落,众人再次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猫弹了弹烟灰,本想等着封哥出面说两句话,谁知道他一直在沉默。

    马老二拧开水瓶子喝了一口,也看向了杨钢:“刚才叶总给我们打电话了,老猫的意思是,如果李叔竞选首席议员的事儿,挡了谁的道,那咱们拿到明面上说。韩家虽然从天成宝丰公司退股了,但毕竟琳琳走了,这茶还没凉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跟我没关系,首席议员选举,我都不是很清楚啊,怎么拿到明面上说?”杨钢笑眯眯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话,直接在烟灰缸里怼灭了烟头:“你要是不想谈,咱们有不想谈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啥办法啊?”王天南坐在边角位置,抱着肩膀冲老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猫瞥了一眼他,没有回话,只冲着杨钢说道:“要不,我叫那个自媒体公司的老板过来跟你对对台词啊?”

    杨钢瞧了瞧老猫,笑容灿烂地问道:“他跟你说,是我指挥他干的这事儿啊?”

    老猫盯着他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这他妈首席议员的位置,有这么多人想争,他一个自媒体公司的老板,说是谁背后指挥的,那就是谁指挥的啊?这也太幼稚了。”王天南冷笑着说道:“法院判决还得靠证据呢,他这嘴比法院还好使。”

    “你话是不是有点多了?”马老二冷眼看着他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