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事件源头

医院内,当马老二和老猫赶到病房之后,老李其实已经没事儿了。因为他本来伤的就不重,只是脑后挨了一板砖,大腿也被捅出了外伤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儿啊?”老猫看着模样非常狼狈的老李,双手叉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我跳出来了,有人不满意呗,故意搞的。”老李笑着说道:“争权,还要挂着很民主的皮,出这种事儿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。”马老二皱眉站在旁边说道:“几个想出来选的人,咱们都安排的差不多了,怎么会突然闹出这一出?”

    老李斟酌半晌,摇头回道:“表面上看到的,也许跟实际情况不太一样呗!”

    三人说话间,老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走到窗边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李叔那边咋回事儿啊?”秦禹的声音响起:“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是谁干的啊,”老猫摇头:“突然就整这么一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给你介绍的关系,那些你没有安排到位啊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我这两天就帮老李跑这个事儿呢,该走动的人我都走动了啊。即使没碰面的,我也都打了电话,约了出来聚的时间,咱没有差谁的过。”老猫眉头紧皱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还有趴着的人想选。”秦禹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我后天回松江,你先查查对手是谁。另外你告诉李叔一下,网播台的节目,他先不要参加了,那边给我打电话了,说这事儿影响很不好,他们不能让李叔继续做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猫听到这话,咬着牙骂道:“这个对手挺阴啊,我一定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安抚一下李叔,等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某知名娱乐城内,秦禹坐在沙发最边上,低头翻出了那个已经彻底发酵的帖子,低头浏览了起来。

    帖子里的内容非常犀利,把老李站徐家派系的种种黑历史全部抖落了出来。当然,这些猛料都是有真有假的,比如老李贿选江南区首席议员的过程,就写得非常不严谨。但在老李用马老二拉选票,给民众钱,以及跟其他竞争对手发生械斗的等等资料,却又很真实。甚至搞出了一些辅证,让这记石锤变得更加有层次性。

    如果这种带节奏的媒体攻击,是发生在别人身上,那完全可以洗刷干净,甚至可以通过法律,起诉等手段,挽回形象。但这事儿坏就坏在,老李曾经确实是老徐派系的,而后者在松江的名声早已经臭大街了。再加上老李也确实因为老徐倒台的事儿,被上层从江南区首席议员的位置上撸了下来,虽然没有被判刑,但当地民众肯定都知道他不太干净,不然上层撸你干什么?

    这种经历不被扒出来,其实没啥问题,可要有人故意突然带节奏,那就很麻烦了。而对方能知道这么多猛料,显然是非常了解秦禹团队,以及老李过往经历的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这个帖子,好心情全部被搅和了,心里意识到这次新议员的争夺,可能会面临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“艹!”顾言从卫生间内走出来,伸手搂着秦禹的脖子骂道:“你行不行啊,大哥?!领导你不陪,你拿个手机在这儿瞅啥呢?练眼神那?”

    秦禹回过神来,立马端起酒杯,笑着走向沙发中央位置:“来,张组,我再敬你一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,老猫叉腰看着叔叔说道:“你在医院先养着吧,这几天别出去,我查查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先别乱动,”老李皱眉叮嘱道:“我们把事儿看清楚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数。”老猫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马老二斟酌半晌,扭头冲着司机说道:“你叫两个人过来,陪咱李叔唠唠嗑。”

    司机立马心领神会地点头:“好,我叫几个过来。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医院楼下,老猫吸着烟,脸色铁青地说道:“你等我电话,我来查查这个事儿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查吧。”马老二背手说道:“我让地面上的人打听打听,能更快一点弄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老猫斟酌半晌:“行,那这事儿你来办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11点多。

    徐洋坐在家里, 耳朵上夹着电话,右手拿着另外一部手机说道:“对,这个发帖的号叫侦查眼,是个自媒体号。嗯嗯,你帮我打听一下,他是收了谁的钱,才发的这个贴。不不,你侧面问一下,最好能约这个媒体号的老板出来坐一坐。哈哈,行,你帮帮忙哈。哎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徐洋打了三四个电话后,还是觉得心里不放心,随即又给地面上的兄弟传了话,让他们在四大区打听打听,看看在网播台门口闹事儿的那帮人,到底是谁蹿腾的。

    一切弄好后,徐洋才回到卧室,躺在床上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内。

    老李躺在床上,低头看完了那篇攻击自己的帖子后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这些黑历史是老李在竞选路上的最大绊脚石,他洗肯定是洗不干净了,只能想办法从侧面拿出点更有力的优势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思考半天后,老李才掏出手机,一瘸一拐地下床,走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数十秒后,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老李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李哥,我在无人区呢。”对方沉默半晌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老李斟酌半晌:“有点事儿,你回来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马上动身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李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后,老李坐在马桶上抽了根烟,几次想给自己在奉北的关系通个电话,但最终都忍住了。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掀底牌的时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下午。

    帖子在继续发酵,不少自媒体号全部加入进来,疯狂地带着老李节奏。

    老猫坐在警司内,冷眼浏览着评论,气的右手发抖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老猫立即接起。

    “源头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老猫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喜乐宫那边。”马老二沉默半晌后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