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署出面

秦禹听完顾言的话,心里突然意识到,这个新元区首席议员的争夺,远比之前自己想象的要难很多。它是新建区,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在里面,跟老李当初上江南区首席议员完全是两回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要想掺和这个选举,思路得变一变。如果真能拿下这个首席议员的位置,那你才算摸到松江的天花板。”顾言看似不着调,但却话语很靠谱地提醒道:“手里握着一个区,哦不,就是十分之一个区的选票,你的前景都不可限量。以后奉北的关系要通了,有人帮你说句话,那你进市议会都不是没可能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韩家还是有眼光的啊。”顾言轻声感叹道:“你在区内瞎忙活,人家已经看见了事情最关键的点。拉拢王家,是一步好棋啊。”

    付小豪听到这话,不由得感叹一句:“他妈的,也就是胤哥跑了,不然二龙岗抽签进区的人,我们肯定会非常好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胤哥经营的时间太短了,跟王家还比不了。”秦禹摆了摆手,皱眉说道:“我是得调整一下思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咱俩今天就把奉北的事儿跑完,然后你赶紧回去处理吧。”顾言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秦禹也擦了擦嘴。

    “那王天南的事儿怎么解决?把他放了吗?”付小豪问。

    “不低头,肯定不放。”秦禹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不是给警署和政务那边脸色看吗?故意驳上层面子,以后会很遭罪啊。”察猛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个得罪人的活儿不用我干。”秦禹笑着说道;“一百五十万进来分走了利益,那就代表着有人失去利益,火儿不用我来发。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,你还是有点脑子的。”顾言欣慰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叶琳带着王天南的叔叔王宗祥,一块返回了松江,直接去了警署,跟署长聊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左右。

    三点多钟左右,警署内一位队长开车,带着七八个警员,陪同叶琳和王宗祥等人一块去了天成宝丰药厂。

    总经理办公室内,可可撅着红唇,纠结的拿着口红问道:“妞妞呀,你觉得那个颜色好看一点?”

    “左边的吧,那个看着超性感。”秘书扶了扶眼镜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可可拿着小镜子,嘟着嘴涂了口红,很自恋的摇头感叹道:“简直不要太好看哦,为什么长的不给别人留活路?”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可可怔了一下,立马收起镜子,抬头喊道:“进!”

    “于总,警署的人和叶琳来了。”安保经理走进来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可可黛眉轻皱,思考一下应道:“带他们去一楼会客室,就从昨晚发生冲突的地方走。”

    安保经理愣了一下,立马笑着应道:“好!我明白!”

    “我打个电话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安保经理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可可右手拿着电话,左手在桌下面拔掉两只平底鞋,换成了高跟职业鞋,这才起身走向窗口。

    “喂?”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你来吧,不然我怕谈崩了。”可可直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就怎么崩怎么谈,不用惯着他们,我马上到了。”对面的人霸气的回了一句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一楼会客室内,可可光彩照人,神采奕奕的穿着黑色小西服走了进来:“郭队,叶总,你们好!”

    “哎,你好!”郭队起身跟可可握手。

    “指甲挺好看啊,在哪儿做的啊?”叶琳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在办公室瞎涂的。”可可嫣然一笑,招呼着众人重新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会客室大约有一百多平,两个沙发区,而此刻王宗祥是坐在靠近窗口处的位置的,并没有过来跟可可打招呼,也没有参与众人谈话的意思,只像是在等消息。

    可可坐下后,叶琳立马语气柔和的说道:“这事儿呢,谁都不怨,就怨我昨天没在家,才闹这么一出。刚才来的时候,我跟秦禹在电话里都过说了,封哥在处理杨钢的问题上有些偏颇,被抓了,我也没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这事儿我也不太了解,昨天晚上刚开完会,我还没等出门呢,突然来了一帮人,进屋就打砸……都给我吓坏了!”可可东拉西扯的就演起来了。

    郭队长听到这话,扭头看了一眼王宗祥,低声冲可可说道:“区外的人,那都野惯了,他们都不知道药厂是咋回事儿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六个保安被打伤了,这公司肯定得承担责任,科研室里的设备也被砸坏了,现在订都订不到。”可可声音不小的说道:“这也太野蛮了,完全藐视法律的呀。”

    王宗祥托着下巴,闻声扫了可可一眼,也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可可,这事儿我就不找秦禹谈了,他不在家,也做不了主。”叶琳思考一下说道:“你看这样行不行,人我们先领走,回头赔偿的事儿,咱们在沟通!我保证给你们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可可沉吟半晌:“姐,这恐怕不行。你也清楚,咱们药厂的管理结构比较复杂,我不是什么都能说的算的啊,昨天我给小迪打电话了,他很生气……今儿一早还发火骂人呢,说这药厂干下去,明天必须得跟政F申请坦克使用了,不然警司都已经没有办法保证我们的安全了!报案一个多小时,警员都没到……!”

    叶琳看着东拉西扯的可可,不由得一阵脑壳痛,她之前在公司的时候,最不愿意碰的人就是可可,你跟她较真,她就跟你玩天真,你天真了,她就该较真了。

    郭队长瞟了一眼可可,轻声说道:“于总,这个人你们今天肯定得放了,这不是我的意思,是警署那边发话了,案子交由署里的队负责,一会王天南也得从黑街被提走!”

    可可听到这话沉默。

    王宗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这边,抬头冲着对面的一个中年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中年起身,迈步走到可可等人身边说道:“警署都发话了,你们啥时候把人交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于总人我先带走,回头赔偿的事儿,你跟叶总谈就行!”郭队说话时也站起了身,漏出一副现在就要提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响起,吴迪大步流星的走进来,言语毫不客气的骂道:“打完砸完,警署连个屁都没放,就过来要把人放走?这他妈玩呐?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扭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