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大米的

夜漆黑,月如钩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的公路上车灯晃眼,轮胎碾压着积雪,泛起沙沙的声响。

    风力村向北数十公里处的岔路口上,王天南坐在车里叼着烟,眯眼看着行驶过来的车辆,抬头冲着副驾驶的中年吩咐道:“拦一下,看看是不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中年撸动了一下大喷子,右手推开车门喊道:“走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头车内下来三人,后车内下来四人,步伐很快地冲上了主干道。

    对行道上,正在行驶的越野车内,司机借着灯光看清楚了拦在道路上的几个人,随即立马喊道:“卧槽,醒醒,前面有人拦着。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带队的中年举起大喷子冲天就崩了一枪,气势很足地摆手喊道:“拦下。”

    刹车声响,行驶过来的越野车紧急停在了路边,头车后座内一名蒙着军大衣睡觉的青年扑棱一下坐起:“咋回事儿,咋有枪声?”

    “有人拦着。”司机回道。

    “拿枪。”后座青年反应极快地吼了一声,弯腰就要摸车坐下的帆布包。

    对面,七个蒙面汉子持枪跑了过来,没用两秒就将头辆越野车围住。其中领头的中年右手拎着枪,左手直接拽开越野车车门喊道:“都他妈别动!”

    司机斜眼看了一眼对方,沉默数秒举起了手:“兄弟,有事儿说事儿,别动枪。”

    中年没有搭理司机,只弯腰往车内看了一眼:“是不是马老二的车?!”

    后座上,那名刚才蒙着军大衣睡觉的青年,原本以为自己是碰到区外新铲起来的团伙,要被强行收一波路费,所以都准备好交钱谈事儿了,但一听他提到了马老二,瞬间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是不是马老二的车?!”中年不认识马老二,低头再次喝问一句后,才冲着身后马仔吩咐道:“去后车看看。”

    司机一脸懵B地扫了一眼对伙,回头弱弱地说道:“麟哥,他说他要找马老二。”

    后座上,从江州押货要去松江的齐麟,目光怪异地看了一眼对方:“兄弟,你要找马老二啊?”

    蒙面汉子一怔:“你认识他啊?”

    “他的车好像在后面呢,”齐麟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:“刚才我在路上碰见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碰上他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我见过马老二几次,刚才在里面碰见他了,还聊了几句。”齐麟轻声解释道:“我们是去松江谈大米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什么车?”

    “两台越野,两台货车。”

    “有货车?”中年越听越迷糊:“他们咋还有货车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齐麟摇头。

    “来来,你下来,一会给我指一下是哪两台车。”中年摆手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齐麟回了一句, 推门就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岔路口,王天南坐在车内,眯眼瞧着路上的情况,立马降下车窗喊道:“咋回事,咋还谈上了?”

    中年回身吼道:“这两台不是马老二的车,但他们说在里面跟对面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王天南皱了皱眉头:“快点整。”

    路上,齐麟下车后,转身就走向了后备箱。

    “你干啥?”中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外面有点冷,我拿件衣服。”齐麟非常淡定地笑着回了一句,左手按住后备箱,嘭的往上一抬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拿个JB衣服……!”中年伸手就要拽齐麟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齐麟从后备箱内拽出来一把M系自动步,利用后备箱的盖子阻挡了前方众人的视线,抬手就将枪口对准了领头中年:“你找马老二干啥啊?”

    中年退后一步,扭头看了一眼后备箱,见到了N把自动步,以及成箱的S雷,还有纯军用的防弹衣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卖大米的吗?”中年都傻了,他整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卖大米的都有这个火力配备,更整不明白他们车里没有马老二,为啥还要动枪。

    齐麟举枪后,立即向后车摆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后车司机猛然推开车门,撞开了门外用枪指着他的马仔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二车后座一耀光兄弟,抬手冲外面崩了三枪。

    岔路口,王天南扑棱一下坐起:“咋他妈开枪了,不不是马老二吗?”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带队中年站在后备箱旁边喊了一声,抬手就要冲齐麟搂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齐麟冲着对方手腕崩了两枪,一脚就踹了过去:“路上的全是马仔,给我抓车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二车车内窜出来的人,个顶个手里拎着护货用的自D步,冲着路面上的马仔就是一通突突。

    王天南带来的人全都傻了,他们只想伏击马老二,带的都是相对短小方便的武器,所以一见到对方拎着自动步冲下来,本能就向后跑去。但这也不是胆怯,只是短枪,喷子一类的武器,面对上自动火器,那就跟玩具差不多。

    齐麟用枪顶在了中年脑袋上,再次吼道:“抓车里的,快点!”

    岔路口内,王天南推开车门,一边冲路上射击,一边吼道:“CNM,马老二不是没在车里吗,那怎么动手了?他们是干啥的?”

    “说是卖大米的。”一名跑回来的马仔,仓促间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尼玛的,卖大米有必要扛着自D步?!”王天南咬牙骂道:“消息漏了,肯定是马老二的人,快跑。”

    “忠哥被摁住了。”有人提醒了一句,那个带队的中年被齐麟堵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王天南弯腰钻进车内,仓促间回道:“忠哥自己会有办法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车里,司机拿着电话,瞬间拨通了新乡生活村一位堂亲的电话,因为这里已经在龙城的辐射范围内了。

    “开车,开车。”王天南上车猛喊了几声。

    路上,齐麟指了一下地上的中年:“给他弄车上去,其他人跟我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十秒后。

    马老二接到了齐麟的电话:“喂,咋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在哪儿呢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“我正往松江走呢啊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你又干啥没屁Y的事儿了?我在半路上替你挡了一枪……。”齐麟骂骂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???”马老二一脸问号,非常不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