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播台门口的泼粪事件

“兄弟,你轻点昂。”秦禹和颜悦色地商量道:“我最近花钱的地方太他妈多了,你悠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OKK!”顾言欣慰地点了点头,摆手招呼道:“走,今晚把招标组的人安排明白了,让他们给咱在规划图最好的位置,挑两块肥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言哥牛B!”秦禹略显敷衍地舔了一句,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,就跟顾言一块出门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顾言约出来了招标组的人,带着秦禹开始忙活起了正事儿。而这次请客,走关系,也并不是为了最终招标的事儿,因为秦禹中标早都已经被内定了,他俩主要攻陷的方向,是想拿到最好的承建地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六点多钟。

    网播台的直播结束,老李匆忙上了个厕所,就冲着主持人问道:“晚上一块吃个饭啊?”

    “我得跟上面汇报一下今天工作任务,要不晚一点,八点后我给你打电话?”主持人很客气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也行,那我先走,一会联系。”老李不差事儿地提醒道:“晚上台里忙活的人,有熟悉的也一块叫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一会通电话。”

    二人站在录影棚门口寒暄几句后,老李迈步就走向了电梯。他这两天来网播台,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,也没有带啥团队,可谓真的是很低调了。

    电梯抵达一层,老李脑中思考着事儿,步伐匆匆地走向了大楼门口。

    左侧走廊内,一名青年拿着电话,往外撇了一眼老李说道:“他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约十几秒后,老李来到门口,刚要迈步走下台阶,突然注意到左右两侧,冲出来三四十号人,并且全部围向了自己这一侧。

    老李最开始以为这帮人是要进网播台办事儿的,所以还礼貌的往旁边绕了绕。但却没想到人群一涌上台阶后,领头一名小伙突然吼道:“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评论新区扩建?!”

    老李闻声一怔,心里瞬间升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道路右侧,两台没挂任何LOGO的媒体汽车悄悄停滞,车内坐着的十几个男男女女,全部举起了相机和录像器材。

    “老徐他妈倒了,你自己身上的经济问题,还没有给民众一个说法,你有啥资格评论新区扩建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你在江南区贿选,收受贿赂的事儿还没说清楚呢,就被撸了,你给民众交代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你这种人有啥资格跳出来评论,还要参与竞选?!”

    “没资格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围着老李的陌生人群,组织非常有序,一方面拦着他不让他走,一方面又专门用语言往老李的痛处戳,并且喊声极大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网播台的安保人员听到喊声,立马就冲了出来,摆手喊道:“大家不要喧哗,往后退。”

    “贪官!黑官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要是参加竞选,新区没希望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人群根本不理冲出来的几个安保成员,只群情激奋地冲上前,从咒骂演变成了要动手。

    老李皱眉看着他们,一句辩解的话都没说,转身就要往室内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泛起,一颗臭鸡蛋砸在了老李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“不准伤人!”

    安保人员一看要控制不住场面了,立马就拿着警棍,向下面推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老徐都倒了,你这样的人没被判,还有天理吗?!”

    “砸他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煽动着情绪,也有人附和着。他们拿出准备好的臭鸡蛋,小块的砖头子,冲着网播台正门口就是一通猛砸。

    老李弯腰正准备推门走进去的时候,后背再次被砸出啪的一声。他本能回手一摸,却闻到一股恶臭。

    粪便!

    老李拧着眉毛,低头看着手掌黄了吧唧的大粪,不准备躲避了,而是回头吼道:“你看见我贪污了吗,还是看见我收黑钱了?!你们这是有组织的霸凌,造谣!”

    “我造尼玛!我就是江南区的,你贪污没贪污,你跟老徐什么关系,江南区的民众都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揍他狗日的!”

    这帮人仗着人数优势,瞬间就与台阶上的安保人员撕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挤开安保人员,右手拿着砖头子,冲着正在与人群撕扯的老李后脑,嘭的一下就砸了下去:“这种人没资格竞选首席议员!”

    老李脑后飙血,但神智非常清楚地扯住了对方的脖领子吼道:“咱俩一起去警司,看看法院判谁,你他妈别走!”

    对方见他拽住自己,立马有些犯怵,但老李死死扯住他,他又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混乱的人群中,有一人持刀偷摸上前,下手极狠地捅在了老李腿上。

    老李猝不急防,在吃痛下松开手掌,直接被冲倒在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人群上去一通乱踹后,闹了能有一分多钟,才被楼内又冲出来的二十多名安保人员冲散。

    街口处,那两台刚才停下的媒体车,在人群被冲散后,也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道路对面的小饭店内,一名中年喝着饮料,笑得前仰后合:“卧槽,这帮人真尿性啊,屎都甩老李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你整他,不得狠点吗?”对面负责组织的小伙,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,行,咱也走吧。”中年起身:“晚上龙城那边来人,咱们得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行人在结账后,溜溜达达地离开饭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。

    老猫坐在副司长办公室,刚准备下班走人,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老李出事儿了,在医院呢,”马老二的声音响起:“你赶紧过来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老猫十分不解地问道:“他不是在网播台呢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在网播台出事了,你快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猫拿起外套,步伐匆匆地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钟。

    网播自媒体平台上,一条标题为《臭鸡蛋,泼粪便,前江南区首席议员李宏伟,为何惹了众怒》的媒体号帖子,突然登上了头条。

    一场有针对性的攻击,以及新元区扩建,铁路项目承建的争斗,由此拉开帷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