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城王家

署长在电话内稍稍沉默了一下,语气不咸不淡地说道:“秦禹,你不要给我耍滑头,药厂那边追不追究责任,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?我告诉你,这些人你不能押,这是政务署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辛署,药厂我是能说上话,可做主的不是我啊!”秦禹姿态很低,话语滑不溜丢地回道:“他们要是光打了人,这没啥,我也能充分领会上层意思。可问题是他们把科研室砸了,把设备搞坏了,那做主的人不干了,你说我能怎么办?我也两头难着呢,领导!”

    辛署长沉默。

    “您这样,我给药厂那边打个电话,再问问情况,能放我第一时间会放的,肯定不给署里找麻烦。”秦禹态度非常软的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区外聚集了三四百人,要闹抗议,你看着办吧。”辛署长扔下一句后,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好人都他妈让你们当了。”秦禹看着挂断的手机骂了一声,面色疲惫地走向了酒店餐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楼,餐厅内。

    顾言喝着牛奶,抬头看了一眼秦禹问道:“松江到底怎么了,你这两天有点不在状态啊?”

    “烦死了。”秦禹叹息一声,低头拿了块三明治解释道:“最开始我以为老李的事儿,就是韩家搞出来报复我们,让他们从药厂退股的事儿,但没想到还挺复杂。他们在区外联系上了一个大家族,准备借着新元区扩建的事儿,扶一个首席议员上来。昨天喜乐宫发生了点矛盾,我兄弟朱伟把这个家族里的一个傻狗抓了,他们家的人去药厂打砸,又让可可给扣下了。现在警署给我施加压力,让我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多大个家族啊?砸完药厂,警署不但没追究责任,还让马上放人,这啥意思?”付小豪很敏感地问道:“是不是警署在故意找咱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还真不是。”秦禹咬着三明治解释道:“昨天我特意打听了一下,这个家族在区外很有能量,我以前也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啊?”顾言问。

    “龙城王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过,”顾言点头:“但不是很了解他们,只听说在你们那边很有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禹接了话茬,详细的跟众人解释道:“这个王家是在龙城发展起来的,周边四五百公里范围内的数百个生活村,都跟他们有着一些关系,家族观念很强,做事儿风格强硬。以前我在三坎子就知道他们,我们那里百分之六七十的务工活儿都是他们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数百个生活村都跟他们有关系,这吹牛B呢吧?于家在江州盘踞这么多年,也没说归拢了这么多生活村啊!”察猛有些不信地插了一句:“他们要真有这个能力,那还竞争个鸡毛首席议员啊,直接当市长多好啊?”

    “不不。”秦禹摆手回应道:“首先,王家跟于家干的发展方向完全是两回事儿。于家是专门经营一个大产业,然后投入全部精力把它做大做强,其他小产业都是服务这个大产业的。但王家不一样,他们是由无数个小产业汇聚在一块,然后支撑着这个大家族的运转。察猛,我问你,你们江州最基本的供暖问题,水利问题,供电问题都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察猛想了一下回到:“都是大家族出钱给维持会,然后由他们承建,管理。当然民众要要用,也会交给维持会一定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龙城周边没有维持会,这些活儿都是王家在干。”秦禹皱眉解释道:“比如供暖问题,区外没办法做到统一供暖,每家每户都只能买煤掺着木头焚烧取暖。王家搞煤矿,却不自己卖,他只找各个生活村说话最好使的人,直接把煤分给他们。你有钱就先付钱,没有钱我就赊给你,你卖完再给我,而且价格还不高,利润很薄,保证生活村的人能用得起。这样一来,供暖问题解决了,他的钱也赚到了,而生活村说话最好使的那一个,又空手牟利了,那他能不站在王家那一边吗?”

    “光卖点煤能赚多少钱啊?!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了嘛,他家不光经营一个生意,只是借着一个生意起来后,用这种薄利,拉拢各村管理人员一块赚钱的方法,把生意辐射规模扩大了。”秦禹话语详尽的跟察猛叙述道:“衣食住行,单拿出一个看着都像是小买卖,可四个要加一块呢?再加垄断呢?那你赚的就不是钱了,而是在控制民众,懂吗?”

    察猛听到这里后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这是积累,”顾言喝着饮料插了一句:“不是一朝一夕干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秦禹点头:“区外像王家这么整的人不少,但松江附近干的最大的就是他们。他家是纪元年后最先进龙城生活村的,纪元年前也有些资本,人丁很兴旺。再加上联姻,以及民众花完钱后,还要在他家产业里挣钱的这种关系,那他们在龙城周边的能量,就可想而知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没明白,市里争取这样的大家族用意是啥呢?”付小豪充满疑惑地问道:“是便于管理民众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肯定的啊。”秦禹点头应道:“一百多万人统一进新区,生活习惯,行事作风,都跟区内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完全相反,那他们一旦跟现有居民发生冲突,一旦跟政F产生对立,你政务署又怎么解决呢?他们听谁的呢?肯定是这帮领头的大家族,说话更好使啊。其次,市里的各种政策推行,税收推行,人家民众是不一定买单的,而这种工作谁去做最合适呢?”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万人直接控制不了,那就分层次控制。”察猛懂了秦禹的意思:“大家族听话了,下面也就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个问题,你没看懂。”顾言突然冲秦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秦禹怔住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万人,代表着一百五十万张选票。”顾言是政治家庭出身,他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太一样,所以一针见血地说道:“就像小禹说的,这个新元区啊,跟其他区是不一样的。他们刚进来,民众会很抱团,再加上各种宗族关系,依附关系,他们是有凝聚力的。如果谁争取到控制他们的这些家族,那未来政务署署长选举,市议会议长选举,市长选举……那这一百五十万张票,要能全打到一个地方……会是什么效果?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瞬间意识到了韩家为啥要联系一个这样的大家族,也明白了为啥政务署那边会对王天南这种傻狗,这么纵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