拦路干一把

风力生活村,光头汉子轻声冲着马老二说道:“让老黄在做一做这边的工作吧,占地这事儿涉及到钱的问题,也不是那么好谈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老二点头:“反正这事儿你就费心了,帮忙跟老黄多沟通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众人站在一块,寒暄了几句后,马老二和徐洋等人才重新上车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徐洋扭头看向马老二:“你觉得这事儿有缓儿吗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老黄在拖着呢?”马老二皱眉回道:“他也不跟你谈钱,也看着没有太急的意思,说话慢悠悠的……搞的我有点烦躁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在拖着。”徐洋将车窗降下一条缝隙,点了根烟后说道:“因为谈占地问题是有工期的,时间拖的越久对我们越不利,一旦超过两个月,我们就违约了。所以我估计老黄就是故意卡着这个点,让我们先急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儿是真不好办。”马老二搓了搓手掌:“上面给的时间紧,待规划区这边的人又不好摆弄,你硬整不行,太软也不行,真他妈愁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一个办法。”徐洋思考了一下说道:“让小禹去跟项目组沟通一下,看看能不能把规划图稍微调整一下,绕过风力生活村……这样就能解决不少麻烦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沉默半晌:“我是觉得项目咱虽然拿到了,但在区外建设这个事儿,没那么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徐洋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唉,回去跟小禹研究一下吧。”马老二打了个哈欠,整个人非常困倦:“不聊了,我眯一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江东门。

    三台越野车急匆匆的冲了出来,王天南坐在副驾时上,右手攥着电话喝问道:“他们走多长时间了?有十分钟吗?行,我知道了,你嘴严点别往外说这个事儿,嗯,就这样!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王天南指着左侧的方向吩咐道:“往风力村那边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南,他们有多少人?”副驾驶上的汉子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多,干吧。”汉子点头。

    刚刚在工地的时候,有风力生活村的人特意给王天南报信,说马老二,徐洋他们过去谈占地的事儿了,这一下就点燃了王天南胃里的酒精和热血!

    区外的人办事儿,向来都没有法律和道德约束,讲究的就是你弄我一下,我要不服那就得干回去,在加上王天南从小就生在王家这样的大族,从来也没吃亏什么亏,更别提让人拿警棍猛捅下水道了!

    面子里子都过不去,在加上晚上韩非那帮人在酒桌上刺激了他一下,所以他来了!

    但来归来,王天南还是不敢明着干的,因为王宗祥一再告诫他,居留权没有发放完,王家内定的人也还没有进松江之前,他不能瞎嘚瑟,所以他要整也是偷着整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王天南拿着对讲机,轻声嘱咐道:“一会都把脸给我蒙上,下车就开枪,别让对伙抓住现行,不然警司肯定得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后面车内的带队小伙,拿着对讲机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走走,快点,到岔路口那边堵他们。”王天南用三角巾蒙上脸,拽出帆布包里的枪,再次催促了一下司机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三台越野车停在了风力村向松江走的必经路口上,熄了大灯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,满是积雪和冰溜子的土路上,刘子叔开着车,轻声说道:“你也睡一会吧,这儿路有点难走,得等一会能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太困。”徐洋摇了摇头:“你累不累,要不我开一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儿,不困!”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说话间,马老二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顺手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可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?”马老二一怔,猛然惊醒:“哎呀卧槽,这两天一直忙着跑铁路的事儿,我都忘了货期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还有一段距离呢,你赶紧领人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在松江,出来办事儿了。”马老二低头扫了一眼手表:“艹,你们快到了,咋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记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忘的死死的,算了,我给家里那边打个电话,你们慢点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这样。”马老二说完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,松江开元区的一处贫民窟内,老李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拿着电话说道:“我到了,你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来到一间小院门口,老李等了两三分钟后,才听到院内传来拉门栓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小铁门缓缓敞开,院内走出一位中年,笑着说了一句:“好久不见啊,李哥!”

    老李迎过去,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:“辛苦了,兄弟!”

    “说啥呢?呵呵!”中年一笑,让开身位:“走吧,进去说。”

    二人穿过小院子,进了靠右的房间,老李扫了一眼四周,见到屋内没人,随即问道:“你兄弟呢?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,我就让他们去旁边那屋了。”中年给老李倒了杯水:“坐,李哥!”

    老李缓缓坐下,掏出烟递给了对方一根:“你们再等几天,我先铺垫铺垫手里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中年摆手坐下,轻声问了一句:“咱俩这么多年关系了,你没少帮我,可我却没机会帮你……这次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有点麻烦,不好过这个坎。”老李吸了口烟,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说道:“里面有点资料,你带着兄弟吃透了,等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中年见他不愿解释,也就没再多问,只接过牛皮信封,低声说道:“你放心,这事儿我一定办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的路上。

    王天南双眼阴郁的坐在车内吸着烟,怔怔的看着风力村方向的道路。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,前方道路突然有刺眼的灯光晃了过来,副驾驶上的中年坐直了身子,右手攥着枪喊道:“过来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?”王天南问。

    “看不清楚!”中年摇头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,拦一下看看!”王天南咬牙说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