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冻开始,频繁露脸

奉北,招待酒店大厅内,福少抬头看向秦禹等人,莫名咧嘴一笑后,就径直走向主楼梯。

    “他的命是真大啊。”察猛背手评价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看他长的也一般啊。”付小豪思路清奇地评价道:“咱茗茗姐这眼光也不咋地啊,他这样的都能当御用几把,那我差啥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走吧。”秦禹见电梯门开,立马招呼了一声二人。

    “这王八蛋也来了,咱得小心点。”察猛跟在后面问道:“我用不用从家里叫点人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投标结果马上公布了,在这种环境下他不敢嘚瑟。”秦禹轻声回道:“更何况明天老狗也来了,有他在,没人惹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察猛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三人乘坐电梯去了楼上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早上九点多。

    市政务署署长,松江二把手的办公室里,署长耿秋坐在办公桌内,习惯性地看着网播新闻,突然注意到老李作为特约嘉宾,正在跟主持人谈话。

    耿秋插手看着侃侃而谈的老李,突然笑着说道:“他怎么还露面了?”

    秘书闻声立即上前,应对如流地回道:“我已经打听了,老李也有意思要竞选首席议员。”

    “他好选吗?”耿秋端着茶杯,看似无意地问道:“谁在支持他啊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学院那边准备重新启用他吧。在地面上……黑街的秦禹应该会给他支持。”秘书说这话的时候,言语里充满了猜测的意味,显然自己还没弄清楚。

    “学院为啥会突然要启用他呢?”耿秋沉思半晌,放下茶杯吩咐道:“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秘书点头后,试探着问道:“您觉得老李希望大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现在什么都不好说啊。”耿秋一笑:“新区扩建,不比往届首席议员选举啊!城区建设,一百五十万人要入关,这不简单呐。”

    秘书听着这不算回答的回答,也就没有再问,只轻声说道:“我下午问一下老李这方面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耿秋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街警司内,昨晚熬了一夜的老猫虽然很困倦,但依旧早早地来到了单位,帮着秦禹处理一些事物,组织众人开了例会。

    中午午休,老猫让人帮自己打了一份饭,坐在办公室内拨通了老李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昨晚我见过老何了,该谈的谈了,该玩的玩了,该收的他也收了。”老猫喝着汤说道:“回头你抽个时间,咱俩约他一块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李点头后,笑着说道:“让破费了昂,李副司长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你有出息,我就放心了。”老猫欣慰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踏马跟我说话走点脑子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在电台呢?”老猫和老李的相处方式,更像是一代人,平时说话聊天都很随意。

    “嗯,下午继续录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就这样昂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了通话,老猫低头继续大口吃着饭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,三坎子东南方向二百公里处的龙城生活村内,四台越野车停在了村东侧的一处上万平别苑门口。叶琳推门下车,领着一大帮人提着礼品,向院内走去。

    别苑内,二三层的小楼连成了片,四周院墙砌的很高,足有两米多,上面还拉着电网,弄得跟旧社会土财主家一样。

    叶琳这帮人进院后,扭头向四周看去,见到院中有院,不少二三层的小楼,都被相对低矮的院墙隔断,有些男男女女一见到家中有客人来,也都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主楼方向,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,笑呵呵地迎了出来:“哎呦,你们都到了啊,我还想着去接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里挺好找的,我们一进龙城就看到了。”叶琳笑着与对方握手,轻声问道:“王先生在哪边?”

    “这边,这边,来吧,进来吧。”中年穿着得体的西装,领着众人就向主楼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。

    网播台新闻部直播室内,男主持人从抽屉里拿出一沓子文案,转身冲老李说道:“这是今天的谈话方向,你先看一下,心里有个大概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老李笑着接过文案,低头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直播,但咱时长很足,您不用太紧张。只要不涉及到立场问题,想怎么谈就怎么谈。”男主持人一笑:“像您这种在议会摸爬滚打过的,肯定最知道民众想听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两年多没搞了,业务有点生疏。”老李自嘲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放轻松,就跟昨天一样。”主持人很体贴地说道:“咱们第一组直播,是一个半小时,您看您需不需要上个厕所?”

    “不用,这上厕所的问题,早些年开会就练出来了,没事儿,直接开始吧。”老李只粗略扫了一眼稿子,心中就已经对今天讨论的方向有了数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主摄像师张嘴喊道:“各单位注意,3,2,1,灯光,好,开始!”

    “观众朋友们大家好,欢迎收看新元区扩建专栏直播……。”男主持人熟熟练地说了开场白。

    老李在旁边跟对方附和了几句后,男主持人才挑起正题:“李先生,昨天我们也聊了一些关于新元区扩建的看法,咱们今天顺着之前的话题,简单讨论一下,关于一百五十万待规划区人口进驻新区,会不会对我们松江现有居民生活有一定影响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一定会的。咱一个家庭,突然来了三五口亲戚,那个人生活都会受到影响,就更别提一百五十万人,突然入驻到一个城市的冲击力了……。”老李当过司长,没出事儿前在江南区干的也是有声有色,所以他的个人能力是毋庸置疑的。就像主持人说的,他清楚民众想要什么,那自然能做到侃侃而谈,字字戳民众的点了。

    采访顺利进行时,楼下突然停了两台汽车,头车内的男子,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右眼的假眼珠子,笑着说道:“等一会,估计得晚上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北。

    顾老狗坐在酒店包房内,翘着二郎腿冲秦禹问道:“你钱带够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