挨了两遍毒打的小雷子

天成宝丰药厂的这些保安,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从江州带来的。人家在待规划区能干这一行,那肯定是有两下子的,再加上紫东他们刚才又砸大厅,又打保安,表现的实在是太跳了,所以可可下达了非常强势的“命令”后,这帮人就彻底撒欢了。有事儿老板扛着,那现在不报仇啥时候报啊?

    几十号人冲过去,拿着防爆盾抵挡对方的刀枪棍棒,用装有痛块弹的防暴枪,冲着人群就开崩。

    痛块弹在稍远的距离虽然不致命,但对待暴动,手持凶器的歹徒却是非常有效。五米内一枪崩下去,子D能直接穿透皮肤,痛感不是一般人能忍的。

    室内枪声乱响,紫东等人被围在走廊里,没超过二十秒就全被干趴下了。

    “大侄女,你有事儿没啊?”于四叔跑过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可可打完那一枪,人就站到了楼梯旁边,冷眼观看。

    于四叔见到乱战没有伤到可可,立马就冲到人群中,叉腰吼道:“他妈的,你们是活腻歪了,还敢上这儿扯淡?给我往死揍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于四叔带来的十几个人也加入了战团,分别用大脚丫子踩跺的方式来蹂躏区外来的这帮小雷子。

    纪元年前,有些老话是专门形容社会上那帮二流子的,比如文化程度偏低,个人素质较差,法律意识淡薄等等,而这些话放在现在,却又无比适合形容紫东等人。

    他们才是真正的受教育程度为零,个人素质差到不能再差,对区内法律,生存环境,根本没有太多概念的最底层小雷子。

    紫东这帮人只知道王家在区外牛B,这些年横着走惯了,在龙城附近完全可以说是无法无天,所以在他们的潜意识里,规则更加完善的城区内养的人,那都是绵羊,脑子里根本没有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的概念,这才一股脑的从工地来药厂闹事儿。但没想到今天坐班的是可可,更没想到这个女人做起事儿来比男人还狠辣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内,枪声已经渐渐停息,但殴打还在继续,紫东被众人踢的根本站不起身来,只满地打滚,在地上留下星星点点的血迹。

    楼梯台阶处,可可见场面已经控制住后,就冲于四叔喊道:“叔,去办公室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在大厅弄了,把他们衣服扒了,全给我弄外面雪壳子里蹲着去。”于四叔冲着自己人喊了一声,随即跟着可可就去了楼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秦禹在奉北接通了冯玉年的电话:“喂?叔。”

    “招呼我打完了,人情也给你要完了,你把王天南先放了吧。”冯玉年轻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沉默半晌:“刚才能放,现在放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药厂刚刚给我打电话,说是王天南的人去那儿了,把保安砍伤了六七个,把一楼价值几百万的科研设备全砸了。”秦禹十分夸张地回应道:“现在事儿大了,他们去的那四五十号人,全被扣住了,于家也急眼了,说要经官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冯玉年当场无语。

    “人先扣住吧,等我回去再说?”秦禹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帮人是不是脑子掉粪坑里被涮过啊?”冯玉年的声音里已经没有愤怒和不解了,只有不停打电话的疲惫和无助:“就这点破B事儿,要整到啥时候算个头啊?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你说他们砸药厂干啥啊?本来这事儿也不是冲他们去的,就是整一下韩家,王天南跳出来挡这一枪干啥啊?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他妈不管了,回头你跟警署那边沟通,我睡觉了。”冯玉年扔下一句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着手机,手指飞动的给可可发了一条简讯:“人押着,别放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可可很快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平道区警司的人赶到了天成宝丰药业集团,副司长跟可可熟络地寒暄了两句后,就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喝茶,喝茶。”可可笑呵呵地招待着警司内的人。

    “于总啊,人放不放啊?”副司长笑吟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没法放啊,科研室被砸了,设备有损坏。”可可极为聪慧地打着太极:“刚才黑街警司给我来电话了,说这帮人跟市区另外一起案子有关系,回头要把人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经官呗?”副司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经官吧。”可可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来这儿是因为警署给我打电话了,不得不过来问一下。”副司长其实也烦死了这帮区外来的,但碍于警署那边打了电话,他又不能不来,所以可可的回答他是非常乐意看到的:“既然这帮人跟黑街那边的案子有关系,那你们处理吧。我回头给警署回个信儿,就拉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您了哈,这大晚上的还折腾您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区外来的,不好处理,不然也不用黑街那边,咱们直接就收拾了。”副司长也在卖着人情,笑着提醒道:“你们要点赔偿,也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是。”可可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在屋内谈笑风生,聊了大概能有不到二十分钟,平道区警司的人就走了,直接给警署那边回复,因为有同案关系,案子被黑街接手了,来闹事儿的人也被领走了,他们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就这样,紫东等人仇没报了,反而全部被天成宝丰扣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无话,第二日一早,区外终于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一台台从龙城地区行驶过来的车辆,慢慢汇聚到了新元区承包工地内,没到中午就聚集了近三百人。

    这帮人进来后,也没闹没喊,还在不停地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龙城生活村的别苑内,叶琳见到了王家管事儿的人,轻声冲他们说道:“千万别闹,我马上回去处理这个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闹,没闹,你看着办吧,呵呵!”管事儿的人笑着冲叶琳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秦禹在奉北接到了警署一把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哎,署长!”

    “昨晚的事儿,你准备怎么处理啊?”署长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天南的事儿好说啊,署长,但砸药厂的事儿捅开了,药厂要追究责任,我不好放人啊。”秦禹语气很客气地回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