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波碰撞

“打了。”于瑾勋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可可捋了捋发梢,低头再次凝望着楼下的人群,轻声吩咐道:“你去把安保经理给我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于瑾勋闻声立即小跑着冲向楼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楼大厅内。

    紫东手里拎着个大砍刀,面目狰狞地吼道:“我他妈跟你说话,你听不懂吗?给马老二打电话,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在公司。”楼下维持秩序的安保副经理,领着十几个手里拿着警棍的保安,语气尽量和善地说道:“马老二就不是我们公司内的员工,也不是高管,你们找错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他妈扯淡,谁不知道天成宝丰有马老二一股?我告诉你,今天他要不露面,我肯定给你们科研室砸了,科研人员全剁喽!”紫东剃着小平头,满脸的横肉,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角色。

    副经理皱眉看着他,摆手喊道:“我再说一遍,马老二不是我们公司的人,我也联系不上他,没办法满足你们的要求。但你们再闹,一会警司的人到了,那事情性质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左侧一名小伙,上前一拳打在副经理的脸上:“你TM吓唬谁啊?!老子明告诉你,别说警司了,今天就是市政的人来了也不好使。你问问去龙城跟我们谈话的政务署主任,他对我们是什么态度?!”

    副经理被打了一拳后:“你们没完了?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紫东上去一刀砍在了副经理的脑袋上:“交人!”

    “交人!”

    大厅内喊声震天,一楼值班没走的工作人员全部被吓地跑向了二楼。

    副经理脑袋上挨了一刀,鲜血横流,但碍于对方手里都有武器,他自己根本不敢做主让众人还手。

    “马老二不在,你他妈给我叫管事儿的出来!”紫东他们之所以来天成宝丰,那是因为对松江内的情况不了解。这帮人只听说马老二有股份在天成宝丰,所以才选择来这儿要说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五六分钟后。

    可可扭头冲着刚跑过来的于瑾勋喝问道:“警司的人怎么还不到,电话里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有警员已经往这边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,这都报案多久了?走到城关口时间都够了。”可可瞪着眼大眼精,伸手说道:“把电话给我!”

    于瑾勋闻声将电话解锁后,交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可站在栏杆旁边,等了一小会后问道:“哎,松田队长,对,我是天成宝丰的于瑾年啊。呵呵,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打扰你了。对,我就是想说这个事儿,公司楼下来了一帮人闹事儿,给保安都打伤了,我们没办法解决啊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小于,我已经让警员过去了,马上就能到。”对方客气地回道。

    可可眨着灵动的双眸,嘴角泛着微笑突然问道:“松田队长,这事儿是不是有些信息,我们还没搞懂啊?您要已经了解到了什么情况,您直接跟我说就行。咱们都是朋友,我不能为难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也不是为难。”对方停顿一下,故意用含糊的口吻回道:“这不新元区扩建已经开始了吗,市里准备抽发一百五十万个永久居留权名额。我打听了一下,去你们那儿的那些人,都是市政提前谈好的待规划区大族……他们在区外很有影响力,所以我们现在过去,其实也不好处理,因为毕竟他们现在还没身份,以后还要进区。”

    对方给出的信息非常模糊,甚至没有提到谁的名字,但即使这样可可也弄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第一,这帮人背后有市政的关系,或者说是市政想要争取到的大族;第二,平道区警司为了避免麻烦,肯定是不想来的……

    可可稍稍沉默一下后,立马笑着回道:“行,行,我知道了,松田队长。那这样,您有事儿就先忙,这边我来亲自沟通沟通,就不给警司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了,你们要能沟通,我确实省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好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寒暄两句后,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警司那边怎么说?”于瑾勋立马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指望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可可动作利落的从纤细手腕上拽下皮筋,双手又探到脑后盘起了一头秀发,俏脸面无表情地冲着不远处一男子喊道:“安经理,你过来一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。

    可可从安保库的房间内走出来,带着二十几个保安,走在最前面下了楼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内。

    紫东已经带人冲到了科研室门口,叫嚷着要开砸。

    可可扭头看了看地上被打倒的保安,声音清脆地喊道:“我是负责人,谁有问题,可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紫东闻声回头:“天成宝丰的负责人是个娘们啊?!”

    “娘们也能谈爷们的事儿,你们要干嘛?”可可皱着黛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找马老二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这样,也是混地面上的呗,怎么做事儿没前没后呢?”可可冷静地看着对方三四十人,话语清晰地说道:“你跟马老二有事儿没解开,你去找他就完了啊,来药厂折腾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娘们嘴挺厉害啊,你是不是练……?”紫东说话间就要上前动手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安保经理伸手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卧槽,你还敢动手?!”紫东伸手就要薅安保经理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可可突兀间抡起胳膊,冲着紫东右脸扇了一记很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走廊霎时间安静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滚,我当事情没发生过。但你再不滚,我让你没有机会拿政府发的居留权,你信吗?”可可指着紫东,俏脸毫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紫东愣了足足六七秒,才不可思议地骂道:“CNM的!小娘们,你还敢打……?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可可右手拔枪,熟练的低头撸动枪栓,回头冲于瑾勋喊道:“你去把大门给我锁死,楼上楼下的安保全下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楼上楼下响起密集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CNM的,我就不信了,老子在区外都没在乎的人,进区能让你一个小娘们给唬住?我就站在这儿,我看你们敢怎么样!”紫东指着地面喊道:“给我砸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紫东惨嚎一声,大腿飙血的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拿枪证,不是放在保险柜里欣赏的。”可可崩完一枪,冷声喊道:“录像全给我关了,往死里打,出事儿算我的!”

    等待多时的安保人员,拿着警务系统特批的自卫防爆盾,防爆枪,一股脑地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主楼正门又停下了四五台车,于四叔领着十几个人冲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