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流暗涌

喜乐宫,一楼大厅内,马老二等了一根烟的功夫,门外走进来一位身材壮硕的中年,他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浑身都是腱子肉,脸盘方正,五官立体,看着很有男人味儿,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他右眼是瞎的,眼球是蓝色的,跟人说话时,只有一只眼能转动,瞧着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“账本!”壮硕中年走进来后,笑呵呵的把账本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老二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杨钢,喜乐宫在新元的分店,就是他管。”封哥坐在沙发上,简单介绍了一下二人。

    马老二知道对方是韩家的人,所以也懒得跟他寒暄,只简单握了个手,就扭头问道:“封哥,你看看我们在这儿有多少欠款!”

    “我看完了。”一只眼杨钢笑着插了一句:“半年没结款,一共是九十六万多!”

    马老二听着这个数字,心里感觉有些不可思议:“有这么多吗?!”

    “你来玩签的单,建筑公司那边来的签的单,还有天成宝丰那边招待签的单,都写的很清楚。”杨钢笑着回道:“你放心吧,咱们之间办事儿肯定错不了!封儿,你把账本给人家看看!”

    封哥闻声就把账本递给了马老二:“这个帐是专门记你们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顺手接过,低头认真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秦禹等人通过吴迪,跟叶琳和封哥他们接触后,大家就都养成了一个习惯,那就是但凡有招待节目,本能的都会选择喜乐宫。这样做一来是因为喜乐宫是松江最大的夜场之一,装修较好,妹子漂亮,招待关系和客户比较有牌面,在加上秦禹等人上哪儿花钱都是花,如果能顺便捧捧叶琳的生意,也算是卖了个人情给他们。

    后来,药厂正式运营之后,喜乐宫也成为了公司内指定的招待地点之一,但大部分都是以签单的行事结账,有的时候几个月结一次款,有的时候半年多结一次款,反正叶琳自己就在总公司内,喜乐宫这边肯定不会有啥问题。

    而今天,封哥突然跟马老二提钱,用意其实也很明显,那就是韩家已经彻底退股了,这欠款也就尽快清了吧,不要在拖了。

    马老二对于封哥这种态度,到没有任何反感,因为双方的合作关系已经终止,并且散伙时闹的也挺僵,人家现在要钱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不过马老二仔细看了一遍账本后,脸上表情却不是很好看:“……这账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有啥问题啊?”杨钢问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直说昂,你们别在意!”马老二事先打了个预防针,指着账本说道:“这账里起码有一半的招待款项,都是韩家在药厂的高层签的……这没道理算到总公司账上吧。”

    杨钢皱了皱眉头:“韩家的高层,那时候不也是给天成宝丰办事儿,来这儿招待客户吗?那算在总公司账上有啥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最近半年时间,韩家高层就没有业务啊,哪儿来的招待呢?”马老二反问着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二人僵住。

    杨钢沉默半晌:“老二,药厂那边高层有啥变化,说实话,我们也不是很清楚,但帐就是这么记的,那款就得这么结!”

    马老二抬头看向对方:“结算没问题,我明天去公司一趟,让财务派个人过来对一下帐,能对上的,当天就结了!”

    “最好一次性结清,不然我们催着也麻烦。”杨钢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差不了你的钱。”马老二起身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封哥犹豫了一下,起身喊道:“老二,你先上楼玩吧,钱的事儿明天等财务过来再说!”

    “还有点事儿,不玩了,我们先撤了!”马老二摆了摆手,推门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封哥皱了皱眉头,转身看向杨钢:“结账归结账,但你话也太冲了!”

    “脸都撕破了,你还对他客气有啥用!”杨钢插手说道:“早晚要碰上,想两头都不得罪,那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封哥看着他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天晚上,马老二心里确实很不舒服,直接带着客户离开了喜乐宫,去了平道区一家场子招待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。

    秦禹给自己报了两天公务出差后,立马叫来了马老二,徐洋,还有张亮。

    88号院内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市内,换着便装说道:“最终投标结束了,活儿马上开干,你们联系工头,把设备该运进来的都运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还有就是李叔那边。”秦禹转身再次吩咐道:“怎么运作我都跟老猫说完了,老二你配合他一下,跟他跑一跑其他的竞选人!”

    “嗯,老猫给我打电话了,我中午去找他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奇怪:“你咋了,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?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闹心。”马老二抬起头,气呼呼的把昨晚在喜乐宫发生的事儿,跟秦禹如实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秦禹听完后,立马摆手劝说道:“很多事儿不是封哥和叶琳能做主的,韩家退股了,肯定要重新整顿一下,燕北来人管理管理是很正常的!算了,就那么点钱,他们要就给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事儿,就是这事儿办的让人恶心!”马老二心里很不爽的说道:“那他妈韩家的高层,早都被停职的停职,被边缘的边缘,他们有个鸡毛业务招待啊!四十多万啊,这钱等于是硬讹天成宝丰的!”

    “这钱啊,咱给也是给叶琳!”秦禹思考一下说道:“在药厂的项目上,她没少帮忙,咱得记着这个情!你回头跟可可打个招呼,让瑾勋把这钱送到喜乐宫,亲自跟叶琳结!”

    马老二斟酌半晌:“我总觉得韩家这次退完股份,一直想搞事儿!”

    “搞就打他!”秦禹面无表情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,其实心里也有预感,平静了这么长时间的松江,可能要再次风起云涌了!

    铁路项目,新区扩建,这两个大风口一来,各路神仙都要显神通了!

    “我就去两天,你们在家里把事儿办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嗯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北机场。

    韩非站在十几个人中央,轻声冲着韩尧说道;“行,甭送了,我去一趟奉北吗,然后转道松江!”

    “有事儿马上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兄弟二人寒暄过后,韩非匆匆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老李在家里接到了网播台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,老李,秦禹跟我说你要活动活动?”网播台一位领导轻笑着说道:“新闻部成立了一个新区建设的评论节目,你过来当特约嘉宾吧,先热热身!”

    老李沉默半晌:“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