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就开始了

军车一路亮着双闪急行,很快回到了营区。

    凌晨12多,顾二叔迈步走进了军分区总参会议室。

    “军长!”

    “军长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会议桌两侧的军人,全部起身敬礼,放眼望去,这个屋里的人肩上至少扛的是校官军衔。

    顾二叔摆手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坐下。

    “事儿整明白没啊?”顾二叔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在呼察锡盟区,具体情况还没弄清楚。”军区参谋长相对比较放松,轻声冲顾二叔说道:“我们接到的消息,还是太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弄出这么大动静,你们都不清楚,眼睛是怎么埋的?”顾二叔有些不满地扫了一眼众人。

    “对面搞得很隐秘,知道这个事儿的人不多。”参谋长轻声解释道:“估计是上面直接下令抓的,每个环节安排的都是党政派嫡系。”

    “报告军长,我已经让人在打听情况了,应该很快就有准确消息。”一位年轻的校官起身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儿摸清楚了,就不用再打探情况了。”顾二叔摆手,指着副官说道:“你直接给呼察锡盟区警司打电话,命令他们马上放人。”

    副官愣住:“我……我打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。”参谋长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用,就你打。”顾二叔指着副官重复了一句。

    副官闻声只能硬着头皮照做。

    两三分钟后,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战区,第三野战军,总参办公室,你马上给我接司长办公室电话。”副官话语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小会,锡盟区警司司长接了电话:“喂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第三野战军总参办公室的立场通知你,马上释放顾言。”副官说话时,一直在注意着顾二叔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实在对不起,这个我没办法做主,警务总局那边点名要顾言。”司长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如果你们有问题,可以跟总局直接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放不放人?”副官重复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副官直接挂断电话,敬礼后喊道:“报告首长,对方拒绝沟通!”

    顾二叔沉默三秒后,猛然起身:“全体都有,跑步前进,目标作战室,给我拿呼察市布防图。”

    总参一怔,立马靠近后劝道:“给老大打个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打。”顾二叔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但你五分钟之内,要给我拿出武装进城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……这!”参谋长十分为难。

    “让你办,你就办!”顾二叔瞪着眼珠子吼道:“对面先出招了,我大哥肯定接,你不用哆嗦。”

    参谋长听到这话,才算放心,立马领着众人离开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顾二叔拿着手机,迈步进了楼梯间,拨通了顾言他爸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”顾二叔问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趁我要整编二战区,在我马下搞动作,三番两次地动小崽子。”顾言父亲言语极为粗矿地回道:“没说的,放马进城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二叔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。”顾言父亲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第三野战军下属的三个团,突然集结部队直扑呼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第三野战军下面的两个师,突然接到调防命令,从侧翼向燕北靠近。

    上万人的部队,顾二叔一句话,霎时间就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八区的军政冷战已经持续一年多了,在顾言被搞的这个当口,大场面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待规划区内没有铁路,部队的集结速度,以及机动性都非常差。三个团的兵力突然扑向呼察,不可能做到完全隐匿消息,所以呼察那边很快就接到了信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北,时刻关注事态发展的林耀宗,坐在市内办事处的办公室内,眉头轻皱地问道:“顾老二真动了?”

    “两个师,剑指首府。”参谋长立即点头回应道:“三个团,去呼察了。”

    林耀宗搓了搓手掌,有些拿不准地说道:“你说能这么快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。”参谋长摇头:“老顾最近要整编咱们二战区,除了咱家的部队没动,直接撸掉了三四个旅级干部,杀的是一点情面不留。估计也正是因为这个事儿,才触动了党政那边的敏感神经。”

    “老顾这两年半壶龙气加身,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。”林耀宗摇头说道:“九区未来何去何从,这还不好说呢,我总觉得他是手里掐俩雷在唬人,不敢来真的。不然三大区还没抱在一块,内部就乱了……这有些影响大局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弄不明白这个老顾要干啥。”参谋长点头。

    “呼察是我们863团驻防的,对面来了,这事儿咋弄?”林耀宗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顾已经亮刀了,咱要挡着他,那肯定不行。”参谋长轻声说道:“让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让?”林耀宗问道:“直接让,党政那边肯定把我们跟老顾归到一块;不直接让,老顾来了三个团,你接是不接?!”

    “听闻燕北有军事单位集结,我方为保证首府安全,特急调863团向燕北方向靠拢。”参谋长想了一下:“装傻呗,要不咋整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。”林耀宗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863团一让路,就少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多钟,三个团的兵力,直接冲到了呼察北门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中年指挥官下车,不容置疑地吼道。

    北门,上百名警务系统的警员,全部荷枪实弹地站在门内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后方,一名副署长走了过来,高声吼道:“你们干什么,武装冲击城关吗?还反了你们了?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造反?你问问我身后这三五千名兄弟,我们姓什么?!”指挥官高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姓顾!”

    “姓顾!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喊声宛若浪潮一般冲进城内,上百名警员震的耳朵发麻。

    “老子是顾家提拔上来的军官,谁他妈也不认!”指挥官指着对方吼道:“你不让开,老子马上打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一营一连,全体都有,40火器五十发,准备!”前方营长回身吼道。

    三个大卡车内的士兵,全部站起,排好队形,举起了40火发射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