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干

车内,小白被顾言拦住后怔了一下:“没事儿,他们不要出来吗?我下去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警署的人跟着他们一块出来了,他们肯定是听到风了。”顾言再次拦了一下:“今晚不用你办了,开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听话,让你回去你就回去。”顾言面色严肃,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白看着他,也没办法再坚持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我跟顾言下去。”秦禹推开了车门,冲着小白摆手:“来,你开车。”

    小白人虽然愣,但却很听秦禹的话,只稍稍犹豫了一下,就从后面爬到了正驾驶位上。

    “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顾言下车,摆手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白看了二人一眼,只能先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停车场方向,一直关注着这边动静的小耀,见到秦禹和顾言亲自下车,并且越野也被别人开走后,心里反而是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肯定有人给他们透风了,不然他们不可能刚坐下,就一块又出来了。”顾言站在路边,扭头冲着秦禹说道:“有警署的人在,他们又知道了咱们要干啥,那小白就一个人,如果硬干,他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这帮兄弟之所以能跟顾老狗这样的“贵族”交上朋友,并且双方关系还能越处越铁,这跟顾老狗为人处事儿的风格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小白这种人,在大多数公子哥和上层人士的眼里,其实无非就是个拿枪干活的马仔。平日里大家哪怕是成天混在一块,那也改变不了小白有事儿就得上的身份地位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今天主导这事儿的人,如果换成是韩宇,苏正东,福少,甚至是林家的那几位公子哥,肯定就自己坐着车和秦禹悄悄走了,留下小白一个人拿枪过去硬干。

    反正你就是干这个活的,枪响了,出事儿了,你该跑跑,该蹲蹲,该要钱要钱就完了。只要事儿溅不到我身上,对面的人还被弄了,那事儿就算办得挺好了。

    但顾言不是这种性格。他要不喜欢小白,那平日里就不会让秦禹找自己的时候带着他。而他要喜欢了,那你除了是干活的兄弟,还是我的朋友。这也是为啥顾言在接到小宝的电话后,就没让小白下车的原因。

    孙成道这帮人刚进会所坐下,这马上又一块走了,那说明他们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心里有了准备。再加上警署那边有不少人,都跟在人群里,这时候如果让小白硬干,最后一定是很难脱身的。

    顾言不想坑小白,也没拿他当做是随时要给自己或秦禹玩命的马仔,反而他很喜欢这个小愣头青。

    街道上,顾言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迈步就走向了胡同口。

    “干啥啊这是,你要干啊?”秦禹喝问。

    “干啊!艹他妈的,大不了我再进去呗!”顾言头也没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所一楼内。

    小三刚要趁乱偷偷溜走,就注意到了小宝等人始终跟在后面,一直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三兜内的电话铃声响起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没啥事儿了,秦禹和顾言亲自露面了,车里的人已经走了。”小耀的声音响起:“他俩露面了,事儿就不会大,你让孙成道送你出来,咱们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三听到这话,心里瞬间也踏实了不少。因为顾言和秦禹的身份摆在那儿,真要奔着干死谁来,肯定不会自己露面惹得一身腥。

    “走走,没事儿,你俩坐我车。”孙成道心里都快恨死顾言了,因为每次他组局出来聚会,后者保准让他很没面子,就他妈好像是天生克他一样。

    众人穿过大厅,孙成道带队伸手推开了两扇大玻璃门,步伐匆匆的往台阶下面走。

    “我CNM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响起,顾言拎着个从胡同口捡来的铲雪铁锹,从侧面突然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孙成道回头看去,立马迎了过去:“顾言,你他妈给我点面子行不行?!我们都不玩了,走了,你还想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顾言左手推开孙成道,右手抡着铁锹直接奔着福少砸去。

    人群中的福少,踉跄着用胳膊挡了一铁锹,扯脖子吼道:“顾言,跟我没关系!”

    顾言也不搭话,抡起铁锹由砸变砍,直奔福少天灵盖。

    孙成道身边的朋友,一看顾言这么不讲理,立马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动手了吗?!”

    小宝等人在后面,一看顾言跟他们干起来了,立马抽出腰带就冲了上来,摁着福少的脑袋闷了六七拳。

    人群中,小三推开两个挡在自己身前的青年,转身下台阶就准备跑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秦禹右手攥着板砖,从左侧冲上来,隔着人群一下就拍在了小三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,天府会所门口就乱了起来。孙成道这边的人集体向后退去,与顾言,秦禹俩人撕扯,而小宝他们更像是个搅屎棍一样,在人群里就薅着福少猛捶。

    此刻,大家心里都有数,秦禹和顾言完全是因为二柱出事儿,心里咽不下这口气,才过来要干福少。但俩人心里绝对没有要弄死谁的心思,不然不会自己露面。

    人群中,孙成道拦着顾言,急头白脸地吼道:“顾言,你他妈差不多行了,真以为燕北是你家开的啊?!”

    “顾言,这么多人,这么给你面子,你还没完了?!”警署来的一个队长,也在推搡着小宝等人:“再他妈打,我给你们全抓起来,老子管你是哪个部队的呢!”

    台阶上,喊骂声震天,福少被打的鼻青脸肿,躲在人群里吼道:“顾言,你别太狂了!铁路项目是八区发起的,但那他妈还得有九区和七区配合呢。你们部队做事儿这么滚刀,你信不信地方没人配合你?!”

    “你算个JB!”顾言拿着铁锹,再次冲着人群中拍去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道路的斜对面,一台越野车突然停滞,小白坐在车内叼着烟,扭头看着会所门口的混乱,眉头紧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