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地就开枪

巴尼吼了一声,刚才彼此还热情打招呼的两伙武装人马,瞬间全亮出了枪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对方早有准备,率先开火,而且主要攻击的就是秦禹这辆车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秦禹推开车门,弯腰跳了下去,持枪还击。

    “维斯,奥巴,奥巴,前方掩护!”巴尼靠在汽车旁边,一边搂火,一边用母语指挥着自己一方的车队。

    后方两台皮卡突兀间上前,直接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秦,撤退,撤退!”巴尼蹲在车后,不停地挥动着又长又细的大黑胳膊,冲秦禹等人嚷道。

    秦禹一把从车斗内将小白拽下来,低声吼道:“去后车。”

    道路侧面,当绝大部分人都在利用汽车掩护,猫腰往后跑的时候,唯独叶子枭和齐麟卡在前点没动。

    “哦,上帝,你们这俩该死的聋子!”巴尼知道二人也是秦禹一方的领头人,随即声音尖锐地吼道:“撤退,撤退!”

    叶子枭回头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扭头冲着秦禹低喊:“下车就他妈漏了,我们被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弯腰蹲在汽车钢板后,点头应道:“是的,肯定被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整,咱没到城区就得折。”枭哥话语简洁地提醒着。

    秦禹一怔:“你啥意思,枭哥?”

    叶子枭伸手指了指前方:“不到二十个人,让巴尼顶一下,我们过去摁住两个华人,就啥都清楚了。不然甩不掉他们,我们往二区走是没有意义的,会一直漏的。”

    枭哥的思维跟秦禹和齐麟等人都不太一样,他是纵横在三大区附近赫赫有名的老雷子。未加入秦禹团队之前,他干的就是这种刀口舔血的活儿,自然经验十足,反应惊人,更不缺关键时刻的果断和魄力。

    秦禹听完枭哥的话,也彻底反应了过来:“可以干。”

    “大黄,五子,掩护。”叶子枭回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禹抬起胳膊,冲着后方喊道:“巴尼!”

    巴尼回头。

    秦禹竖起大拇指,盯着他又指了指对面的方向。

    巴尼愣住:“哦,天呐,你这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“公道!”秦禹喊。

    “加钱,加钱。”巴尼狼狈不堪地躲着子D吼道。

    秦禹见他有回应,立马撸动自D步枪栓,冲齐麟喊道:“准备干。”

    齐麟从车斗内拽出双肩包,反背在胸前:“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CNM,我让你跟着,”秦禹猛然起身:“干他!”

    话音落,秦禹,齐麟,叶子枭,小白四人突兀间冲出汽车掩体,捋着路边壕沟,俩人射击,俩人猫腰猛跑。

    前方,拦路的十几个人全都懵了。他们首先没想到巴尼没有卖这帮华人,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,巴尼可是非常爱财的,除了对自由党忠诚外,几乎就是个有奶便是娘的角色。

    其次,对面的阿利塔武装也没想到,这帮华人在遭受枪击后,并没有马上跑,而是跳出来四个人,就他妈要反冲锋。

    这个行为让对方有点虚,他们猜测附近可能还有自由党的人,随即收缩队形往后撤了撤。

    “维斯,奥巴,奥巴,GO!”巴尼并没有自己向前冲锋,而是摆手吼着已经顶在最前面的皮卡。

    两台皮卡听到命令后,突兀间就撞向了对面的阿利塔武装,同时架起了机枪扫射。

    壕沟内。

    正在弯腰往前跑的小白,见对方不停的向这边扫射,找了个空当,起身就反击。

    枭哥跟在后面,死死按着小白的后背:“他妈的,你不要听见枪声刚断,就起来打。这么乱耳朵是会骗大脑的,对面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噗噗!”

    果然,枭哥的话还没等说完,一排子D就从头顶飞过,打在了对面的土包上。

    小白人都懵了:“咋回事儿,枪不是停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距离,有流弹。”叶子枭再次强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一阵破风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齐麟喊道:“雷!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直接咕咚一声趴在壕沟侧面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爆炸声响,左侧冲起一人多高的泥土块,秦禹耳朵失聪,甩了甩脑袋,看啥都是重影。

    叶子枭立马向前抢了几步,冲在最前面,摆手吼道:“机枪!”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维斯和奥巴所在的两台皮卡,立马用机枪清理靠近壕沟这边的武装人员。

    “进!”

    叶子枭冲出壕沟,抬眼就见到俩人躲在铁皮房后面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对方都是常年生活在战乱区域的武装人员,反应极快,人还没看清楚,回头就是两枪。

    枭哥胳膊被流弹刮中流出了鲜血,低头一枪击倒一人。

    齐麟在壕沟内看不到上面的情况,人冲上来时,身体也已经和另外一名武装人员离得很近。他见对方有转身动作,直接用身体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武装人员被扑倒后,顶着齐麟打了三枪。但好在后者胸前反背着军用背包,子D打在里面的硬物上,没有伤及身体。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秦禹第三个冲上来,一枪击毙了齐麟身下的人,摆手吼道:“雷!”

    叶子枭弯腰,从腰间拽出纯军用雷,直接弹飞了保险环儿。

    秦禹右臂弯曲呈肘,奔着铁皮房的玻璃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,哗啦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玻璃碎裂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叶子枭弯腰将雷灌了进去,直接摁住了正在瞎他妈搂火的小白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铁皮房门开,两个华人与两名黑人狼狈不堪的往门外挤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爆炸声响,铁皮房棚顶直接被炸飞,一名华人,一名黑人当场被炸死。

    秦禹躲在铁皮房侧面,跪射着击倒那名黑人,叶子枭和齐麟从左右上前,只追了两步,就将那名华人中年抓住。

    “掩护!”

    秦禹冲着身后的巴尼等人吼道。

    五子,大黄,耀光的兄弟闻声立即向前压来,对方十来个人眼瞅着就要被打散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岔路口前方道路上浓烟滚滚,又有数台皮卡汽车蜂拥赶来。

    “走,走,快走!”秦禹催促着枭哥和齐麟,一边和小白掩护,一边后撤。

    对面行驶过来的皮卡车上,一名身材壮硕的黑人兄弟,瞬间架起的了RPG。

    “翁!”

    破风声响起,一发炮带着明火打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