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逢乱世,遍地机遇

秦禹回到松江后,立马就投入到了黑街警司的工作当中。而他这次“出差”看似在外面跑了很久,其实里外里加一块也就不到二十天。再加上老冯还没彻底离开,警司里有他坐镇,上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这样,秦禹回来之后还是很小心的。燕北走一趟他肯定是被划在了军政派的阵营内,这以后有了立场,为人处事儿还是要低调一些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周后,晚间九点多钟,秦禹在警司内处理完公务,带着老猫,朱伟二人,就一块去了土渣街。

    以前这帮兄弟聚会,都是习惯性的在马家仓库二楼里,不过徐洋出来后,替秦禹在土渣街中心路段,买了一处四层楼房,专门用于天成建筑公司办公。

    装修的活儿已经干完了,一二三层是办公区,四层有独立的电梯,员工不得乘坐,专门用于秦禹等人谈事儿,或是招待关系。

    秦禹他们赶到的时候,马老二,徐洋,张亮,刘子叔等人已经在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秦司长吉祥!”张亮调侃式地冲秦禹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众爱卿平身。”秦装B摆了摆手,矜持地坐在了众人对面。

    “滚吧你。”张亮翻了翻白眼,插手问道:“这回来一周了,咋刚露面呢?”

    “警署开会,指标审核,重点案件批阅……整的我脑袋都大了三圈,真没时间出来扯淡。”秦禹这倒没有找借口,他之前积压的工作太多,回来这一周都在忙着擦屁股。

    “哎,我听说个事儿。”徐洋突然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啥啊?”秦禹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松江要重新扩出来一个区?”徐洋问。

    “对对,我也听说了。”张亮点头附和道:“除平道,开元,江南,黑街外,松江好像还要扩一个新元开发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消息挺灵通啊。”秦禹点了根烟,笑着回道:“是要扩一个区,往二龙岗方向延伸,区总面积230.46平方千米,铁路项目的九区起始点就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嘛。”徐洋一笑:“之前警署突然扩充那么多警力,市里是一定要有大动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奉北首府批的。”秦禹轻声解释道:“不光松江要扩区,长吉,奉北,还有七区,八区的一些城市,都要扩区。近几年咱们三大区还算太平,发展速度很快,再过几年,说不定还要扩新城区,慢慢吸纳待规划区人口。”

    “哎,扩区了之后,是不是还要永久居留权的开放啊?”马老二问。

    “第一批,开放一百五十万个永久居留权。”秦禹点头应道:“辐射范围是松江外一千公里内的待规划区流民,以抽签的形式发放。”

    马老二听到这话,眼神变得很兴奋:“哎,你有没有准确的消息,这个新元区的警司司长是谁的?”

    秦禹一笑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想吗,肯定是老冯。”徐洋替秦禹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聪明!”秦禹给徐洋一个肯定的眼神说道:“这个老喷子,一天天可能撒谎了。他之前告诉我说,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站是哪儿,实际上他早都心里有数了。新元区的司长,警署和奉北那边已经内定了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一看就能看出来。你被提上去了,他却没马上走,这明显就是等活儿呢。”徐洋吸了口烟说道:“这几年老冯在黑街政绩卓越,整得挺好,而新元区扩充,涉及到流民安置,治安维稳,以及户籍入档等一系列事儿,也需要一个有能力,有想法的人来镇镇场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秦禹插手说道:“老冯是新元司长兼任警署副署长,正儿八经算是进入了松江警务系统的顶级位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猜到。”张亮笑着点头,拍了拍秦禹的大腿说道:“你这爹越硬,我们心里越托底。”

    秦禹白了他一眼:“是啊,我也希望我爹硬,要不然,我下面这些儿子咋养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爆笑。

    “哎,小禹,如果老冯是新元区司长,那咱能发一笔财。”马老二双眼兴奋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发什么财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一百五十万的永久居留权,你要能通过老冯的关系,偷偷拿百分之一的名额,那至少都是上千万的利润。”马老二低声说道:“我们几个在地面上做盘,分分钟就能把这名额卖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老冯不会干这事儿的。”秦禹立马摇头回道:“他是心里有大爱的领导,这种原则性问题,他是不会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他这关系,磨一磨搞出来点应该不难吧?”张亮问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也是花钱买的居留权来的松江,但我自己也是不想干这事儿的。”秦禹很认真地看着众人说道:“咱们要带头做这个事儿,居留权会被炒出个天价。一旦待规划区那边要因为这事儿闹点动静出来,咱们就缺了大德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“况且,居留权发放问题不光是警司说的算,未来新上来的首席议员会专门成立个部门,监督居留权发放。”秦禹眉头轻皱地说道:“老冯是军政派的,那首席议员一定会选个学院,或党政,亦或者是中立派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马老二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药厂,有响儿,还有马上要搞的铁路项目,赚钱的资源我们已经占了很多了,得知足。”秦禹面色严肃地冲着众人说道:“这次回来我身上有了标签,有好处也有坏处,咱们低调一点,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马老二是地地道道的地面人士,他对于赚钱的尺度,内心接受度肯定是比较大的。但好在非常听劝,也信任秦禹的眼光,所以心里也默认了未来一段时间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不过大家放心,这太过线的买卖咱们碰不了,也可以做一些正经的生意啊。”秦禹抬头看着众人说道:“有老冯罩着,随便投资点啥不赚钱啊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徐洋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来,主要说两个正事儿。”秦禹吸了口烟,脸色认真地说道:“大洋,老二,还有亮子,你们三个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,给我解决铁路项目的工人问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北,一辆汽车停在医院楼下,韩三千在秘书的带领下,步伐匆匆地上了楼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下一章8点20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