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人都出现了

西城区,天府会馆二楼内,孙成道今天请来不少朋友,有来燕北跑关系想在铁路项目喝点汤的“商务人士”,也有前几日在顾言案上帮了忙的警署内朋友,总之包厢内到了二十多人,全是韩家那边,以及孙成道在圈内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来来,都别站着,坐吧坐吧。”孙成道笑吟吟的摆手招呼了一声众人,才冲着服务小弟吩咐道:“老几样,整吧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勒,孙哥。”服务小弟点头哈腰的离开。

    孙成道坐在首位上,笑呵呵的拍了拍福少的胳膊说道:“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一个长吉来的好朋友,有的已经见过,星耀集团总裁,吴满福!”

    “我俩上回在酒会见过!”

    “你好,福少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有孙成道介绍,不少不熟悉他的朋友,都纷纷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沙发最边角,从医院赶来的小三眉头轻皱的看着屋内这些人,心里有些犯膈应,因为他本来只想过来跟孙成道和福少聊聊,但却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小三斟酌半晌,右手拿起电话给孙成道偷偷发了一条短信:“你们聊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孙成道拿起手机扫了一眼,立马回道:“等一会,一会咱们仨单独去旁边的屋里聊聊!”

    小三不想在人这么多的地方呆着,可对方既然这样说了,他也不好硬走,只能坐在最边上当一个闲散看客,不过也好在这里认识他的并不多,在加上他自己表现的也很低调,众人都以为他是谁的跟班小兄弟呢,也没谁主动过来搭话。

    室内,陪酒的姑娘一一进场后,气氛热闹了起来,大家都知道今晚孙成道是要捧着福少进圈,自然也都很配合的前去敬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包厢外的楼梯间内,小宝拿着电话,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对,对,他们都在这呢,福少,孙成道……还有上回你让我打听的那个小三,都在呢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艹,这有啥不确定的,他们刚才一块进屋的时候,我站旁边看见了!”小宝言之凿凿的说道:“总共二十多人,有生脸,也有警署那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你盯住了昂,我马上到!”顾言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!”小宝点头。

    街道上,一辆飞驰的越野车内,秦禹坐在正驾驶的位置上,猛踩着油门:“他在呢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小三也在。”顾言扭头回道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他还没走,那是好事儿啊。”小白坐在后座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点麻烦,孙成道叫了警署那边的人。”顾言皱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扭头看向他:“那咋弄?今天算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怕今天算了,明天堵不到他们了。”顾言斟酌半晌,咬牙说道:“他妈的,炮都开了,上面也不至于为两个这样的货色在翻脸!今晚就干他了!”

    顾言做出了决定,那就说明他心里是有谱的,所以秦禹也再没吭声,只再次提速奔着天府会所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五六分钟左右,越野车停在了天府会所对面的街道上,小宝在楼下安排的人,立马迎了过来,伸手敲了敲车窗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?!”顾言降下车窗,坐在副驾驶位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207!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准了是吧?那个小三和福少都在?”顾言又问。

    “都在。”青年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先去门口,我后面这兄弟下车,你在前面领路!”顾言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勒!”青年点头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后座,小白缓缓拽出雷明顿检查了一下,斜竖着放在了帆布包内。

    “卧槽,挺凶啊!”顾言看着小白的枪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干活你不得像个干活的样子吗!”小白笑着回道:“你俩别下去了,开车走吧!”

    三人正在说话间,楼上207包厢内突然泛起了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!

    小三低头看了一眼号码,起身走到卫生间门口,按了接听键:“喂,小耀!”

    “他们让人盯上了,你赶紧走!”楼下停车场内,从松江跟徐良一块跑出来的小耀,单手插兜的看着会所门口,和顾言的那台车说道:“快点,盯你们半天了!”

    “冲我来的?”小三问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是,咱们来的时候肯定没人跟着。”小耀摇头回道:“应该是跟着孙成道他们来的!”

    “是谁看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车里的人我没看清楚,酒店门口的都是生脸!”小耀语气急促的说道:“你先别管了,下楼直接来侧门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通话,小三站起身扭头看了一眼孙成道和福少,斟酌半晌后,立马走过去冲他俩耳语了两句。

    小三从松江跑出来后,再也不复当年的风光,身上一直挂着在逃犯的身份,让他到哪儿都很紧张,也养成了凡事儿都多留几个心眼的习惯。今晚的酒局,小耀没必要参加,一直在楼下等他,就防止有点啥突然情况,他能帮上自己。

    包厢内,孙成道听完小三的话后,满脸通红的问道:“不可能吧?!谁能跟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下面有朋友,他看见了。”小三皱眉回道:“别惹麻烦,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是冲你吗?”福少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是!”小三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他妈是冲我来的。”福少也很紧张。

    “冲谁来的也没事儿。”孙成道皱眉安抚一下二人:“肯定是顾言,过不去朱玉临的事儿,偷着跟来了。你俩不用慌,屋里这么多拿枪的,他能敢咋地?!上面刚要谈,他也不敢太嘚瑟!”

    “还是走吧!”福少有些不安的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孙成道斟酌半晌,面子有些挂不住,但其实心里也不想沾惹麻烦:“行,一块走吧,我跟你来坐一台车,没事儿的!”

    话音落,孙成道起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小白刚要推门下车,顾言的手机就响了起来:“喂?!”

    “孙成道他们出去了!”小宝的声音响起:“二十多人,一块往外走的!”

    “小三和吴满福呢?”顾言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在呢!”小宝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给我盯死了!”顾言嘱咐了一句后,立马拉了一下小白:“等会,你先别下去,他们一块出来了,有警员跟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