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群流浪客

早晨营区内。

    顾言站在汽车旁边,低声冲秦禹交代道:“张副官跟警署那边聊了一下,他们其实压力也很大。冷战刚刚结束,上面也要坐在桌上谈了,所以他们现在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僵,这才没有追究咱俩。但小白他们肯定是要抓的,长吉那边打过来招呼了,这没有点结果,肯定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秦禹思考一下问道:“我让小白去南沪呢?”

    “藏一时好藏,但时间长了,万一有哪个傻B偷着点小白一下,警署的人过去把他抓了,那咋办?”顾言摇头回道:“小白枪杀了俩人,这是铁的事实,到时候你想运作都运作不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仔细斟酌着顾言的话,也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。小白不可能成天跟他吃喝拉撒都在一起,一旦时间长了,警惕性松了,那确实可能会被摁住。毕竟现在秦禹团队也无意中树敌不少,谁知道哪个人心里有恶意呢?

    “安排他走吧,出去躲躲。”顾言伸手递给了秦禹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哎,去哪儿呢…?”秦禹低头点燃香烟,第一个想到的是江州耀光。可他仔细一琢磨,现在有不少人都知道这个公司和自己是死抱一把,所以也不太安全。

    “你在待规划区混那么久,没啥靠谱的朋友啊?”顾言转身问道:“让小白出去搞点生意先坐着呗,反正你有响儿,有药,养活他不难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说错了,我以前在待规划区的朋友并不多,现在还联系的,干的事儿都不适合小白。”秦禹斟酌半晌:“算了,我想到一个人,让小白暂时过去跟他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顾言问。

    “我先打个电话。”秦禹掏出手机,当着顾言面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六区(俄区)周边,零下四十多的室外,吴天胤穿着厚厚的纯羊皮大衣,脸上挂着霜雪,站在雪壳子里,伸手掀开了一辆小卡车的苫布,用蹩脚的俄语说道:“ (五箱)。”

    左侧,四名白俄壮汉摘下手上厚厚的棉捂了,用刀割开纸壳箱,从里面拿出了几瓶药,仔细观察了一下。

    吴天胤闷了一口烈酒,站在旁边静静观看。

    “5000。”领头的白俄汉子看完药品后,转身竖起一巴掌说道。

    “8000。”吴天胤摇头回道。

    白俄汉子沉思一下,快步走回自己的皮卡车,从里面拽出来一把纯俄式冲峰枪,费力地拉动枪栓,冲着远处的雪地就搂了火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一排子D扫过去,雪花四溅。

    吴天胤瞠目结舌地看着对方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5000块,再加一箱这个。”白俄汉子龇着牙,伸手拍了拍车内的军火箱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箱有几把啊,别拿两三支儿糊弄我。”吴天胤心细地走过去,伸手打开箱子,见到里面足有六把冲峰,这才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白俄汉子闻声立马张开手掌,搂着吴天胤用简单的中文说道:“我的兄弟,希望我们可以长期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枪我不太缺,你有没有点大件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俄汉子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炮,可以在雪地跑的改装车,还有俄区内的烈酒,食物,生活物资……。”吴天胤擦着嘴上的霜雪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药有多少?”对方想了一下反问。

    “管够。”吴天胤舔了舔嘴唇。

    白俄汉子眨了眨眼睛:“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奸商!”不远处的安仔撇嘴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白俄汉子离去,吴天胤回到车内,刚打着火准备离去,就发现车又陷住了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这地方就不是人待的!”安仔心态爆炸地骂道:“老子嘴唇上要有点唾沫,三十秒不说话,嘴都冻上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吴天胤拿起众人手里唯一一部卫星电话,抬头喊道:“先别吵,小禹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闭嘴,吴天胤下车后接通了秦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干啥呢,大佬?”

    “快点说,电话费挺贵的。”吴天胤懒得跟他废话,直接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,我还寻思沟通沟通感情呢。”秦禹挠了挠头:“我手下有个小兄弟,在燕北帮我办了点事儿,现在得躲。”

    吴天胤只怔了一下,就明白秦禹想干啥了:“可以过来,但我提前跟你说好,这地方不养大爷,非常遭罪,没女人,没玩的,赚钱的路子我也正在趟呢。而且周围的人有点排外,弄不好啥时候就搞我们一下……我两周换了三个地方,还没稳定下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遭点罪倒没事儿,你帮我照顾好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死,他就没事儿。”吴天胤话语简洁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人我很快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。”

    “你缺钱吗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钱不缺,药得想办法给我送点。这地方环境恶劣,药是硬通货,本地人非常认这个,不然可能早就干趴趴我们了。”吴天胤自嘲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想想办法,让人先给你再带去一些。你自己也想想招,趟一条能走回的路。”秦禹点头回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妥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昂,胤哥!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吴天胤咬着牙,在零下四十多的室外,脱掉羊皮袄钻进车底,躺在雪壳子上,用喷灯去烘烤已经冻地起冰碴的中轴。

    车内,安仔敞着门不停地起火轰油,后方四个兄弟玩命地推着车尾,想用硬物垫着轮胎,将车推出虚硬的雪坑。

    天空雪花飘飞,罕见孤鹰盘旋在雪山之巅,肆意鸣叫着。

    吴天胤这伙人就像是打不死的钢铁战士一样,不断地逃,不断的被现实挤压,又不断的为了活着,一往无前地行进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营区内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小白,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说道:“你得走,先去老吴那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走。”小白是个浪人,他哪舍得这花花世界,去跟胤哥趴大雪地去:“哥,我去江州跟麟哥一块干,保证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走!”秦禹不容置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特么不想去踩大雪壳子!”小白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不想去也得去。”秦禹直接拍板决定了:“你先去那儿待一段,后面我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“从欧盟区回来之后,我总觉得咱们可以在那边搞点事情干……。”秦禹思考半天后,突然说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