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少的故事

豪华越野车内,孙成道坐在后排座椅上,正低头用简讯调戏着一位姑娘。

    “哎,成道,有个事儿我一直挺好奇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孙成道抬头。

    副驾驶上一名青年,回身问道:“我听说这个福少家里虽然有点钱,可也没啥官口的大佬啊,那他在长吉咋把买卖干这么大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孙成道听到这话,莫名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啥啊?”左侧坐着的朋友也泛起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孙成道收了手机,眼神明亮地看着车内众人问道:“长吉政务一把是谁,你们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不知道的,长吉一把不是女将张茗茗吗!”副驾驶上的青年,思考了一下回道:“我还记得她好像是前年上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张茗茗没当政务一把之前,主抓的就是经济。”孙成道表情略显暧昧地说道:“福少的星耀集团,就是在她任期期间干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福少跟她有亲属关系啊?”副驾驶的小伙憨厚地问道。

    孙成道闻言无语:“你他妈什么悟性啊,往哪儿想呢?!”

    众人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听韩桐和那个小三说,福少就是张茗茗养的小面首。”孙成道嘴角泛着坏笑:“奉北圈子里,有不少人都偷着管福少叫福皇后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啊?!”

    “卧槽,不能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孙成道说完,车内这帮公子哥,一时间言语都充满兴奋地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张茗茗都多大岁数了,快五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她比我爸小也小不了几岁。”副驾驶的青年,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感叹道:“福少还是屌的昂,为了事业敢于献青春,献子孙,牛逼普拉斯!”

    “张茗茗都快绝经个屁的了,还献鸡毛子孙啊。”开车的司机哈哈大笑:“我是真没想到,福少在长吉是这个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对哈,我记得张茗茗是年轻时就丧偶了,后来也一直没找,长吉那边还拿这事儿作为正面材料报道过她,说她是一心扑在工作岗位上巴拉巴拉的……。”左侧的小伙,精神亢奋地说道:“原来人家是有私生活的主啊,哈哈!”

    孙成道一看这帮王八蛋讨论的有点下流了,顿时出言制止道:“我说了,你们知道了就行了,别他妈闲着没事儿往外传。福少那个人挺要面的,让他听到了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你最近跟他处的不错啊?”朋友问。

    “铁路的项目有他一份,我家也帮了点忙。”孙成道翘着二郎腿回道:“他答应我,帮我在长吉拿两块地皮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这年头乱得很,圈里交朋友,只看你位置对不对等,没人管你是怎么坐上这张桌的。”孙成道抱着肩膀说道:“能起来的,没一个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成道,在区外打秦禹那个事儿,你掺和了没?”司机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整朱玉临那两炮啊?”孙成道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孙成道直接摇了摇头,岔开话题说道:“再给他们打个电话,问问到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里,韩桐病房斜对角的楼梯间内,韩三千的大儿子韩尧,单手插兜地看着眼前的一名青年说道:“八区你肯定是待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青年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保你,是现在事情尘埃落定了,我保不动你。”韩尧话语客气地说道:“你在这儿,朱家的人得找你,顾言得找你,就连秦禹也得打听你。咱们防得了一时,防不了一世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欧盟区吧,一切我都给你安排好。”韩尧低声说道:“在那儿发展几年,等三大区的时变真的来了以后,你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青年斟酌半晌:“会有时变吗?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有。”韩尧非常肯定地说道:“这次谈和,是因为时机不对,也没外力压迫,不然不会草草收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孙成道给我打电话,说晚上要聚一聚,你去那里见一下他们,顺便跟长吉的那个小福谈一谈。他和你在某些事儿上的利益诉求是一样的。”韩尧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韩尧拍了拍对方的肩膀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青年带着一人离开医院,开车赶往了孙成道那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。

    燕北城关路上,一台汽车缓缓停滞,小白穿着运动服推门走了下来:“哥!”

    秦禹转身,立马迎过去问道:“老二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干活儿吗?”小白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回道:“我自己就行了啊!”

    “艹!”秦禹闻声崩溃,一巴掌拍在小白的脑袋上:“你咋不听话呢?”

    “出了事儿,我能蹲,但二哥不能再蹲了。”小白压低声音回道:“你就说吧,干谁?补刀韩桐吗?”

    “咋就你自己来了呢?”顾言也迈步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个人就好使,嘿嘿!”小白笑着回了一句,立马催促道:“你俩别磨叽了,赶紧说吧,咋弄?”

    “我给老二打个电话,让他们也过来。”秦禹低头就要掏电话。

    小白闻声一把抓住秦禹的腕子:“都说了,你别打了。枭哥得回南沪,二哥和徐洋不能再蹲了,燕北这些人里,就我干这个合适。不就弄韩桐吗?你告诉我在哪儿,我崩了他就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转身招呼道:“来,上车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北市区,西城天府会馆门口。

    小宝坐在车里,眯眼看着孙成道等人进了会所后,立马出言招呼了一声:“来,来,跟我下来一个,进去溜达一圈,看看福少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名青年跟着小宝就下了车,直奔会所走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台越野车停在了会所侧门的位置,那名刚才与韩尧谈话的青年推门下车,大步流星地走上台阶,顺着侧门进了会所。

    “喂?我到了。好好,我马上上去,一会见。”青年打着电话,迈步上楼时,小宝二人正好从正门走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