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愿一人一枪,永绝后患

顾言选择和秦禹过去硬干福少,小三,那是因为对方已经有了警觉,知道外面有人堵,他没办法让小白去硬搞,现调人过来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小三虽然是个丧家之犬,可福少却是“正在巅峰”。他背后有长吉一把手支着,又是九区知名企业老总,一旦被明着弄出事儿了,那惹起地方上的不满,九区党政抗拒军政入伙铁路项目,直接就会影响到家里的布局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没有谁可以做事儿无所顾忌,哪怕他是军政太子也不行。就比如之前李元震的事件,二叔敢替他出头,那是因为有党政派的大佬暗中动手了,事件性质完全不一样,结果自然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二柱跟顾言的关系,就他妈跟亲兄弟差不多,他要不干一顿福少和小三,心里这口恶气是无论如何也出不来的。

    台阶上,顾言抡着大铁锹,砸的福少脑袋和胳膊咣咣直响儿,就连挡在前面的孙成道都被打了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你真当我是好脾气呢?”孙成道被敲地急眼了,也开始不拉架了,下去就与顾言厮打在了一块。

    斜对面,小白看着混战在一块的人群,猛吸了一口香烟。

    “秦禹,把那个小三拽出来。”顾言高声吼着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小白推开正驾驶车门,直接跳了下去,嘴上叼着烟,腰间挎着硕大的帆布包,直愣愣地冲着街道另外一侧走去。

    停车场内,刚准备去接三公子的小耀,一扭头正好看见了小白走到了路中央,他怔了一下,立马猛踩了一脚油门。

    台阶上,咒骂声震天,几个人的斗殴,已经发展到党政圈内的孩子在跟军政的人互殴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突兀间,一名警署队长掏出配枪,冲着天空就放了一枪:“是不是太给你们脸了?!顾言,我再跟你说一遍,你要还没完,我他妈马上抓了你。”

    枪声响,人群怔住。

    马路牙子上,小白扭头吐掉嘴上的烟卷,面无表情的从帆布包内拽出了雷明顿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枪声撸动,小白枪口冲下,突然猛跑:“哥,闪开!”

    秦禹和顾言听到喊声,表情错愕地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小白冲到台阶上,一把拽开顾言,举枪喊道:“警员多你妈了个B,我要杀你,谁都拦不住!”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站在人群最边上的小三猝不急防下,被一枪打碎了胳膊。

    雷明顿近距离透射的威力,完全不亚于雷贴着身体爆开。小三是听见枪响后,再一低头就看见左小臂被喷的直接肢解了,鲜血和胳膊碎块瞬间崩飞。

    台阶上的数十号人,全部怔住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白再次撸动枪栓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那名手里拿枪的警署队长,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将枪口对准小白吼了一声,但喊完心里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一声枪响,警署队长右手腕碎裂,S枪直接被打飞,鲜血泚出数米远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白沉默着再次撸动枪栓,第一目标还是小三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人群瞬间轰散,再无一人敢拦小白,包括那几名警署内的人。

    三公子脸色煞白踉跄着冲下台阶就要跑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又一声枪响泛起,三公子再快也快不过子D,后背暴起一团血雾,当场倒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小白持枪往前移动一步,下了台阶,伸手再次撸动枪栓。

    “翁,咣当!”

    一声撞击声响起,路边一台越野车磕着马路牙子,带着阵阵火星子奔着小白撞来。

    “小白!车,后面有车!!”顾言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白回身闪躲,汽车眨眼已来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白弓着身子,被撞到了汽车机械盖子上,瘦弱的身体滚了两圈后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小耀坐在车里,也不确定三公子的情况,只本能拿枪就要冲外射击,想掩护他上车。

    小白瘸着腿窜起,右脚直接蹬在了越野车正驾驶车门上。

    小耀扭过头,举枪一怔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小白一枪将车门打碎,轰出了一个约有碗口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“滴滴答答!”

    小耀浑身飙血,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子D打到车外,站在灯光前面的小白,肩胛骨暴起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二人一句话都没说,只对了一枪。但小耀吃亏就吃亏在自己手里攥着的是小S枪,并且先中了枪,搂火准头有限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白撸动枪栓,压低枪口,再扣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口火舌喷出,小耀被一枪打碎脑袋。

    小白果断转身,依旧一句话都没说地走到三公子旁边,压低了枪口。

    三公子后背被打烂,满口窜血地抬起头,嘴里想说什么,却什么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他离开松江后,一直九死一生地逃亡着,而今天的他没有那么幸运了,碰上一个说干就干的愣种。

    “跟我们干,你行吗?!你最牛B的时候也不行啊!”小白冲着三公子的脑袋吐了口痰,死死盯着他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响,逃亡近两年多,一心想要复仇的三公子,被当场打死在了燕北街头。

    小白从帆布包里掏出子D,瘸着腿,直奔路边的福少追去。

    “下来,你下来!”

    福少站在路边拦了一台车,肝胆俱裂地拽着里面的司机,想让他下车。

    小白拎着枪,满脸都是刮伤地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福少将司机硬拽出来,狼狈不堪地坐进车内,挂上档,就踩了油门。

    小白站在路面,枪口横移着搂火,枪击距离稍稍远了一点,子D喷过去,将车门打地暴起一团火星子,车玻璃震碎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一枪过后,汽车在路上画龙冲出去了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小白往前追了两步,再打一枪,崩在了副驾驶侧面。

    福少坐在车内,低头一看左侧胳膊上,腰间全是鲜血,咬着牙将油门踩到了底。

    街道上,上百人围观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秦禹和顾言怔怔地看着小白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太子党,公子哥,有一个算一个,在我眼里你们他妈什么都不是!”小白一边走向汽车,一边用枪侧指着孙成道等人,话语铿锵,字字震耳。

    数秒后,小白坐在车内踩着油门冲开人群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燕北枪响,三公子与小耀惨死,让徐书记这一脉的人彻底死绝,除掉了秦禹团队的心腹大患。而福少也被打的不知伤势如何,也算出了顾言和秦禹心中的那口恶气。

    小白一人一枪,扬名八区首府,成为继吴天胤之后,第二个名动三大区的悍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