滑溜的福少

福少在长吉的关系背景比较复杂,起步也更早,综合能量比秦禹在松江还要强上不少,不然韩桐和龙兴那边也不会这么想跟他合作,他更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成了燕北公子哥圈内的“座上宾”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背景和关系,在二柱出事儿,秦禹也差点被干掉的情况下,并不能阻挡顾言要弄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大院内。

    顾言见秦禹打完电话,立马走到他旁边问道:“人过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过来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宝,”顾言冲着一位自己圈内的朋友摆了摆手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一名胖胖的青年走过来,低声问道:“咋了,老大?”

    “你盯着点那个福少,我和小禹得进去一趟。”顾言趴在他耳边吩咐了一句:“别让他溜了,有情况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,”小宝点头:“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顾言来了肯定不能光在门外站着,他要替家里还没到的人,先吊唁一下林老爷子,跟军政派赶来的一些长辈,以及官员打打招呼,所以才带着秦禹一块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一楼内,灵堂已经搭建完毕,林老爷子硕大的遗像也挂在了墙上,而最亲近且没有官职在身的孙儿子女,也正在楼上帮老爷子的遗体穿着军装。

    顾言和秦禹在大厅冲着遗像上香鞠躬后,就被林骁领到了二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福少低声冲着孙成道问:“刚才来那个是不是顾言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孙成道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!”福少听到这话,脸色有点不太好看:“在门口,我还看见秦禹了。”

    孙成道闻声一怔:“看到就看到了呗,这他妈是林老爷子的葬礼,他们看到你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是怕他们。”福少低头回道:“我是听说顾言和那个朱玉临关系非常好,这傻B一旦闹起来,我怕大家都会很难堪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顾言看着是愣,但心里比谁都有数,他不会在这个场合闹的。”孙成道言之凿凿地回道。

    福少点了点头,也没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哎,小峰,铁路项目落地了,我把你的小公司挂靠到八区铁路总局的下属公司里,让你拿点小活,怎么样?”孙成道转身就冲另外一名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好事儿啊!你要能给我挂进去,我给你百分之二十的纯利当返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行,我帮你运作运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一群官商子弟聚在一块,嘻嘻哈哈的扯着淡,就把从上层手里流出来的蛋糕分了,把大笔大笔的现款,该装进谁兜里的事儿轻松内定了。

    福少莫名没有了跟众人闲扯淡的心思,他眼神不安地看向一楼大厅,站在外围待了一会后,突然笑着拍了拍孙成道的胳膊:“你们聊,我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去吧。”孙成道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先聊。”福少掏出手机,低头拨通了一个号码后,就溜溜达达的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不远处,小宝回头看了福少一眼,见他没有走远,也就没有跟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十分钟后,主楼二层内,顾言正在跟林家的人说话时,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忙,你忙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顾言拿着电话走到楼梯拐角,按了接听键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卧槽,那个福少跑了!”小宝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跑了?”顾言一怔:“你长个眼睛是干啥的啊,我不让你盯着他吗?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太鸡贼了,他刚才往门口走,跟别人打电话,我怕太明显就没跟。谁知道一不留神,他就没影了。”小宝也挺委屈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人往哪儿走了,看见了吗?”顾言问。

    “开车走的,我让彬彬去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一会,我现在就下楼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顾言挂断电话,叫上秦禹就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院内。

    孙成道见福少半天也没回来,就走到一旁,给他拨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成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上哪儿去了?”孙成道问。

    “临时有点事儿,我就先回酒店了啊。”福少轻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艹。”孙成道心里能猜出来福少是因为啥走的,话也说的比较直接:“我都跟你说了,他在这儿不敢嘚瑟,你怕啥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是公司真有点急事儿,我回来看看。”福少笑着回道:“没事儿,你们在那儿忙你们的,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忙个屁啊,你这买单的都走了,一会咋喝酒啊?”孙成道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道:“你先回公司吧,我们也马上撤了,咱们一会市区内见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哈。”

    二人结束了通话,旁边一名小伙笑容略显讽刺地问道:“咋地,福少跑了啊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孙成道点头:“他怕顾言找他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长吉不挺硬的吗,咋就这点胆儿?!”

    “在长吉硬有鸡毛用啊。”孙成道撇嘴回道:“忘了李元震是咋没的了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言。

    “行吧,咱也别跟这儿待着了,跟林骁他们打个招呼,咱也撤了。”孙成道和林骁在会所里虽然有过矛盾,但打完也就打完了,不可能在这种场合还像小孩似的,弄出针锋相对的情绪来。

    众人跟着孙成道,一块跟林家的人打了个招呼后,就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正门前的马路上,顾言叉腰站在汽车旁边,皱眉冲小宝问道:“你是不是瞎啊?!这点事儿都办不明白,我真想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!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就一眼没照顾到,那小子就跑了……。”小宝从小就跟顾言屁股后面晃,被骂了也没啥情绪,只一直在解释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你们打打电话,问问这小子在哪儿住呢。”顾言叉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哎,哎,先别打,回来,回来。”秦禹突然拉了一下顾言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过来,躲着点。”秦禹摆手招呼着几个损友,指着前方不远处说道:“你们看,孙成道他们也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!”顾言探头望向前方。

    “嘘,都别吵吵,”秦禹带着众人躲在汽车后面:“看看他们一会往哪儿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小白就自己一个人开着车,正往四合庄园方向赶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