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内谈话

四合庄园外的街道上,顾老狗回过头,轻声冲着跟他一块来的兄弟说道:“你们自便,我俩单独说会话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车上吧,这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顾言低着头,带着秦禹穿过外围人群,去了停车场那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多一会儿,顾言在车上将天窗拉开,又将车内的小窗帘全部拉上,这才和秦禹一人点了根烟,轻声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朱叔情况怎么样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顾言沉默许久,脸色不太好看地回道:“本来我想跟他一块出来,但他妈的党政不放人啊!我赖赖唧唧地躺在羁押室不走,想拿他们一把,谁知道警署那边派过来几个人,直接把我抬走了……唉。”

    秦禹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朱大爷不会有事儿的。”顾言吸了口烟补充道:“现在出不来,是因为动静闹得太大,媒体,民众都知道了,党政下不来台,肯定是要走司法程序的。估计会在里面待一段时间,遭点罪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一块去的,朱叔把事儿全揽到自己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朱大爷揽到自己身上了,不然你也完了。韩家那边一直想让上面关系办你,你能量又不在燕北,一旦有把柄落在对面,那肯定出不来了。”顾言说到这里,再次长叹一声:“这事儿是我考虑得少了,给二柱坑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也非常愧疚。因为当初朱玉临并不想回呼察,就是他和顾言一通忽悠,人家才跟着回去的,最后弄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二柱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命是保住了,也有苏醒的迹象。”顾言低着头回道:“但医生说他脑部遭受重创,可能会留下很重的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秦禹长叹着搓了搓脸蛋子:“这两天,等朱家那边消停一点了,我们去陪陪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顾言猛嘬了一口烟,心情烦闷,似乎不太想再谈这个话题,只转身提醒道:“铁路项目肯定有你的份额,等燕北事儿了了,你回去赶紧把公司该准备的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人在办。”秦禹点头问道:“你觉得这个项目什么时候会启动?”

    “三四个月后,应该就会正式启动了。”顾言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这个韩桐命真大啊,从他妈五楼掉下去人都没死。”顾言松了松领口,咬牙骂道:“他活着,我是真难受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情况到底怎么样?”秦禹也很“关心”地问道:“我打听了一下,但都没弄出啥有用的信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也废了。”顾言扭头说道:“他大哥回来了,一直在医院里。”

    秦禹思考一下,轻声又问:“韩家在党政那边的位置,是不是跟朱叔在军政这边的情况差不多啊?”

    “不,差很多。”顾言摇头解释道:“韩家在欧盟区那边能量很足,背后有不少资本在支着他,比如克曼鲁军工,比如查尔克投行等等……而他在八区,七区,也有很强硬的党政核心高官作为政治依靠,算是很成功的大官商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表情一知半解地看着顾言:“韩家有区外资本,怎么会在本地这么受重用?他干的事儿说白了,那不就是……!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要这样想。有的人是有民族情绪的,但有的人没有。现在党政和学院派里面有不少人,是不抵触欧盟区的政治思路的,更不抵触外资进场。再加上有些人为了捞政绩,为了扩地盘,为了拿更强的话语权,那是偷偷花了人家欧盟区的钱的。那他们这样的人,自然是站在亲欧盟区的立场上啊!”顾言轻声解释道:“二战期间,老蒋的装备是哪儿给的?”

    秦禹一怔。

    “一个道理,明白吗?”顾言补充了一句:“所以韩家是搭在欧盟区和党政中间的桥梁,他们的作用是非常大的。不然我们军政早他妈收拾他了,还能容他这么蹦跶?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过说句实话,现在韩三千也是被夹住了。他干的很多事儿,都是身不由己,是上面授意他不得不干的。”顾言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说道:“不过弄倒他,是早晚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回去,我和韩家在药厂里,肯定是要没一个的。”秦禹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那个铁哥们吴迪同意,那就抓紧弄他。”顾言回头看向秦禹:“韩家太有钱了,你让他在松江经营久了,那最后谁受伤就很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说话间,林骁突然走过来,伸手敲了敲车窗。

    顾言一怔,立马拽开车门说道:“咋了,林少?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。”林骁往车内看了一眼回道:“他们说你来了,我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顾言闻声立马下车:“刚来就碰到小禹了,我和他聊了几句。走吧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走,走。”

    秦禹也下了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,三人走到四合疗养院正门,刚要往院内进,秦禹突然一扭头,看向了不远处。

    “看啥呢?”顾言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眯眼打量着院内左侧,见到了福少,还有曾经跟林骁发生过冲突的孙成道等人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林骁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弄二柱,有他一个。”秦禹指了指福少,轻声冲顾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“就那个穿紧身黑西服的。”秦禹说话间,已经掏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顾言看着福少回忆了一下:“长吉的那个?”

    “对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叫人过来。”顾言立即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俩要干什么?!”林骁斜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也不会在这儿。”顾言立马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林骁听到这话一怔,轻轻点了点头:“那就干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林骁直接奔着一楼大厅走去。

    秦禹拿着电话走到院外,语气低沉地问道:“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还在这儿呢。”小白的声音响起:“咋了,哥?”

    秦禹想了半天:“我给你个地址,你和老二拿上东西过来。”

    顾言背手看着福少,眼里杀气弥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