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装冲击警司

呼察北关,五十发40火冲向门内,搞的副署长也懵B了。

    挣扎一下,谁知道这帮当兵的敢不敢搂火?

    不抗争,那还有面子嘛?怎么完成上面给的拒绝对方入城的任务?

    两难之境,没有思考的时间,又该怎么选择?

    部队的人很快给出了答案,对方指挥官在命令一连士兵架起40火后,立即高喊:“全体都有,目标锡盟区警司,给我进关。”

    “翁翁!”

    一时间,道路上马达声音澎湃,十几台皮卡车无视对方上百名警员,集体向前冲锋。

    车速不算快,但冲关态度非常坚决,以挡者直接碾压的气势,撞开大门栏杆,冲散人群。

    “别动,别动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皮卡开进城内,一个营的士兵集体冲锋,持枪将对方一百多警员,全部驱赶到道路两侧。

    指挥官冷冷地扫了一眼副署长,拽门上车,拿着军用对讲如实给参谋部汇报了情况:“我方已顺利入城,正赶往指定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阻力大吗?”参谋长问。

    “有些阻力,但被冲破了,没有搂火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三个点:第一,要保持纪律,不要喧哗,不要鸣笛,所有车队在居民区内都要保持低速行进,不要惊动民众;第二,以锡盟区警司为轴,向外辐射两公里,将主要干道全部堵死戒严。如果有记者来,不要跟他们产生任何沟通,只说执行军事任务;第三,如果警司有人持枪反抗,开火范围要控制在这两公里以内,一分钟内给我打残他。”参谋长语气非常严肃地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,长官!”指挥官得到准确命令后,立即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三个团数千人的部队,长驱直入地进入了锡盟区。紧跟着部队分散,一个半团控制外围,将锡盟区警司外两公里的主干道全部封死,而剩下的一个半团,则是铺开人马,将数十门迫击炮,车载榴弹炮全部对准了锡盟区警司。

    锡盟区警司内,司长已经完全掌控不了局面了,只站在办公桌旁,战战兢兢地拿着电话说道:“是的,部队已经来了,炮都架上了,我估计是真要打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敢打。”呼察总警署的一把手,皱眉道:“打了,就是有意挑起内战,他们不敢背这个名头。现在就是在吓唬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这个真不好说,他们把警司外围的街道都控制了。”司长是局中人,更为了解情况地说道:“我觉得事情已经脱离掌控了,还是给总局致电吧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和总局那边沟通,你等我消息。”警署一把手瞪着眼珠子说道:“你记住了,没有上方的命令,你们不要妥协。因为你们代表的是警务系统,这事儿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顾言杀没杀人的问题了,而是上面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明白了!”司长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北,八区最高行政机构之一的政务总局办公大楼内,大区二把手站在窗口处,沉思半晌后,才轻声说道:“通知首府卫戍旅进入战备状态,通知宣传部一小时内出方案,三小时内出文案,马上准备报道一战区部队哗变。”

    大厅内,数十名高官序列整齐地站在中央位置,其中一人抬头说道:“总长,我方是否致电亚盟,说清楚一战区哗变原因,请求他们给予支持?老顾现在干这些事儿,绝对是得不到亚盟认可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顾手里拎着菜刀,在那儿装流氓呢。”总长摆手:“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呢,他想亮亮手里的牌,但绝对不敢先动。我们跟他比划比划。”

    “总长,九区来电,询问燕北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总长,七区政务总局来电,询问我方是否需要军事援助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该谢的谢,该回复的回复。”总长背着手,言语轻飘地说道:“言辞轻松点,不用搞得紧张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两名高管点头,迈步就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总长在屋内来回走了几步,再次吩咐道:“把二战区的那两个旅拉出来,回燕北溜达溜达。同时给林耀宗打个电话,我要跟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锡盟区警司,一个半团进入攻击位置后,指挥官带着一个营的兵,直接冲进了警司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四五百名执勤警员,全部荷枪实弹地冲了出来,手里端着自D步,RPG发射器,紧张兮兮地对上了这帮当兵的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B的,让开!”指挥官冷着眼珠子吼道。

    众人没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太猖狂了,这是警务系统的……。”一名领头的队长级别警员,带队就要向前压来。

    “猖狂?我他妈让你知道知道啥是猖狂!”指挥官直接拔枪,抬臂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,对方防弹衣被穿透,胸口飙血,直接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四五百名警员全部懵了,因为他们绝大部分人都以为部队这边肯定不敢搂火。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司长站在窗口,听着枪声作响,瞬间懵了:“真……真他妈开火了?!”

    “我接到的是攻击命令,”指挥官站在大院内,指着地面吼道:“赌我敢不敢开枪?老子他妈是当兵的,你猜我敢不敢?!”

    “开保险,向前推进,挡者直接击毙。”副官立即摆手吼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一个营的士兵全体前压,队形整齐的宛若豆腐块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战区第三野战军作战室内。

    顾二叔吸着烟,坐在作战图旁边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呼察开火了。”副官跑过来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二叔鼻子喷出两道烟气,只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狭长的会议桌旁边,参谋长一个人要应对五六部不停响起的电话,忙的满头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“好,我清楚了,两分钟后,给你消息。”参谋长挂断一部座机,转身说道:“卫戍旅动了。”

    顾二叔站起身,沉吟数秒说道:“给我接卫戍旅旅长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通讯兵立即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二战区,他们的两个旅也动了,在往燕北回防。”参谋长低头看了一眼副手给他记录的主要事件,再次补充道:“还有,总长给林耀宗打电话,可能会有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赌我们不敢打啊。”顾二叔低头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军长,卫戍旅的电话接通了。”通讯兵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二叔脸上不动声色,伸手接起了电话:“老黄,啥意思啊?我闹点动静,你也不给个面儿啊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的公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,二柱,察猛,小白四人,在生活村内花钱搞了一辆车后,就奔着朱家牧场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北方的公路上,十几台越野车,也正在向这边赶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