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世

三声好落入林耀宗的耳中时,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也彻底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他一生戎马,年轻时身处和平年代,躺卧在林氏家族这艘巨型航母上,早早登上将位,胸中空有一腔抱负,却无任何建树。临近晚年,灾难降临,时局动荡,手握重兵之人话语权激增,致使八区重建,勾心斗角。而他是第一个提议,要成立两大战区的将军,不介意放林家的权,分林家的兵,只求重新聚拢兵权,停止内耗,快速重建家园,从而能在联合政F内得一重要席位。

    八区是亚盟,第一个重新确立以两大战区为核心,兵权重新聚拢最快的城区。

    八区重建接近尾声,林老爷子出任二战区最高军事长官,并且立即出兵东南镇守一方,帮助资源相对较弱的七区重建,数次平定待规划区动乱,确保了双子星主城计划的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北风口,欧盟区手伸得太长,军事冷战期悄然来临,林家部队又是第一个开拔九区,做为尖刀部队,打退了欧盟三万兵,确保了七区和八区两大主城区,在联H政府内的话语权,以及亚盟头把交椅的地位。

    他晚年功绩显著,有妥协,有退让,无愧这一身军装,也无愧肩上那烁烁生辉的将星和它所代表的责任。

    近几日,老头一直吊着口气儿,等待着燕北冷战事件的结果。而今林耀宗带来了尘埃落定的消息,他那口气儿自然也就散了……

    床边,林耀宗看着父亲没了呼吸,沉默许久后,双眼含泪的背对着众人说道:“都叫进来吧,我爸走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病房内哭声连成了一片,林家光嫡系成员就来了五六十人。

    林老爷子有五个儿子,一个女儿,除了在区外身居要职的人没办法提前回来,其余儿孙早都在老头第一次病危时,就回来守床了。此刻楼内楼外哭喊声震天,一片哀音。

    林老爷子生前是想见见秦禹的,但后者刚来燕北,老爷子的病情就再次恶化。再加上秦禹也一直在四处奔波,双方也就没能见上这一面,为此秦禹心里还是抱有一些遗憾的。

    由于林老爷子卧病在床已经很长时间了,所以葬礼具体该怎么操办,张岚早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军政首长的葬礼,肯定跟老百姓是不一样的。很多迷信类的环节,全部被取消掉,吊唁方式也仅限于灵堂内祭拜,不设招待酒席,不收任何礼金等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楼大厅内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着电话,正在犹豫要不要告知憨憨一声,然后悄然离开。因为他在这里也真的是帮不上什么忙,他又不是林家正式的女婿,也不是外戚,再加上憨憨肯定要在楼上忙前忙后的,也顾不上他,所以莫不如悄然走掉,等明天正式吊唁时,再过来给老头上炷香。

    “秦禹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骁从楼上走了下来,眼圈通红地冲着秦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别跟那儿杵着啊,帮帮忙,跟我去把兵接来。”林骁不容置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

    秦禹愣了半天后,才点头跟着林骁离开大院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二人接来了两卡车士兵,这些人下来之后,胳膊上系着黑纱,立马帮着搭建起了灵堂,收拾起了院落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几分钟,四合庄园外围,出现了大量记者,以及网播台,电台的采访专用车。而这些人里欧盟区驻八区的媒体人员也有不少,并且清一水全是官媒。

    “小禹,小禹,你拦着点记者,告诉他们现在不能拍照。”林骁已经换好孝服,站在大门口喊道:“态度客气点昂!”

    “喂,喂!”

    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小伙,从后面捅了捅秦禹的老腰问道:“你是蕾蕾姐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回头,见对方戴着眼镜,穿着运动服,一副学生模样的打扮,随即问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叫林泉,是蕾蕾姐的堂弟。”对方笑着伸出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秦禹和他握手。

    “骁哥让我过来帮帮你,应付一下记者。”林泉表现得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行,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笑着点头,迈步与林泉一块走向记者那边。

    由于在葬礼现场上,林骁也不拿秦禹当外人,所以林家其他子弟对秦禹还是挺客气的,一块抽烟,一块扯淡,气氛整得还有点小融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八区,七区,九区,所有政F单位,军政单位,全部降半旗,致敬二战区最高长官离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八区内所有媒体,全部转接第一官媒的新闻报道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素衣的主持人,声音凝重地播报道:“最新消息,我区二战区最高军事长官,于今日晚间……病逝在四合疗养院。八区政府最高行政长官,政务总长将于明日出席葬礼……。”

    二区,马里昂地区。

    陈俊拿着电话,皱眉问道:“真的假的,老头真没了啊?”

    “嗯,真没了,官媒都报道了,八区也降旗了。”对方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“唉,我这儿事儿还没完呢,不然我真想去八区看看。”陈俊叹息一声:“一个时代结束了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区区外,有驻防任务在身的林城,坐在营帐内,捂着脸哭道:“你……你这个老爷子……你咋不等我两天啊!”

    “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副官立马摆手示意众人离去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西侧一个营的士兵列队,冲着燕北方向敬礼,随即举枪,冲天空搂火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区外驻守的林家兵,用枪声送着老将军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合庄园的路边,汽车越来越多,大人物纷纷登场,警署那边没有办法,直接调了半个司的警力过来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秦禹点了根烟,站在一辆汽车旁,刚想找地儿上个厕所,就听到后面有人喊他:“狗日的,爸爸出来了,你都不去接一下嘛?!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回头。

    顾老狗穿着一身素衣,领着一帮年轻人,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爸!没有我,你他妈能出来嘛?!”秦禹一怔后,伸手就怼了顾老狗一拳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晚有事欠一章,老规矩,欠一还二,周一加更日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