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份关键的礼物

晚上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林骁特意从二战区调了两台军车,接上了秦禹,将他拉到了自己家门口。

    秦禹从车内将礼品提了下来,孤身一人走进大院,立马看见林骁走了出来:“就自己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朋友都在部队呢。”秦禹点头后,立即问道:“你没跟蕾蕾说吧?”

    “妈的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林憨憨从室内冲出来,气势汹汹地揪住秦禹耳朵:“你拿我当傻子骗是吗?!”

    秦禹无语地看了一眼林骁:“你……你这嘴,有点松啊!”

    “她自己听说的。”林骁也很无奈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你在军营吗,啊?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?!”林憨憨是真急了:“你知不知道我担心的头发都快掉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林憨憨在事业上,是没有啥交集点的,说白了,他干的事儿,林念蕾根本帮不上任何忙,可这并不代表憨憨对他没有担心,没有牵挂……

    秦禹摸了摸憨憨的头发:“不跟你说,是怕你担心。而且,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,你又哭又嚎地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爷爷生病,我本来就很崩溃了,如果你再出点什么事儿……!”林憨憨性格其实是很刚的,她轻易不会表现出什么哭天抹泪,没事儿就嘤嘤嘤的状态。但最近事儿太多了,她确实心里情绪也不稳定,说着说着就掉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没事儿了,听话,别哭了。”秦禹伸手给憨憨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林骁站在旁边看着腻腻歪歪的二人,莫名有点别扭。

    秦禹稍稍哄了憨憨一下,才轻声冲林骁说道:“走吧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行三人迈步进了林家别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次拜访与上次截然不同,林母张岚表现的热情不少:“小禹啊,你是从顾言他二叔那边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阿姨。”秦禹坐在沙发上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个顾泰宪最近可把你林叔叔愁的够呛,一直在往二战区防区附近调兵,弄的你林叔叔家都不回了,整天待在办公室。”张岚故作很操心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估计就是正常调动吧。”秦禹笑着回道:“今天我刚回来,顾二叔就特意让我过来,给憨憨爷爷送点东西。他说现在区内区外都搞得比较紧张,他自己也不方便过来。”

    张岚听完这话,立马抓住了重点,表情比较茫然地看着秦禹:“憨憨?什么憨憨?”

    秦禹见到张岚本就有点紧张,再加上私下里他经常这样称呼蕾蕾,所以本能脱口而出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林念蕾瞪了秦禹一眼,也很尴尬地解释道:“爱称。”

    张岚白了林念蕾一眼,不再纠结这个话题:“现在燕北的情况是挺紧张的,不过你今天替他送来一些东西,情况也许会有好转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秦禹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张岚再次打量了一下秦禹,轻声说道:“你回去跟顾言他二叔说,好意我们收到了,也替我家老爷子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阿姨,我一定转达。”秦禹也不敢多说话,怕哪一句错了,让张岚无意中误会成顾二叔的意思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后,林骁,还有憨憨将秦禹送到门口,而张岚则是上楼拨通了林耀宗的电话。

    客厅内,林憨憨冲着她哥问道:“小禹过来送东西,目的是传话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林骁抬头看向妹妹:“他要上了顾家的船,你俩也许有那么一点机会。”

    林憨憨听着他的话,表情非常不满:“机会是你给的,还是谁给的?我怎么那么不愿意听你们说话呢?!他上不上顾家的船,跟我和他谈恋爱,以后开花结果,都没有一毛钱关系!”

    “幼稚!”林骁撇嘴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朱玉临出事儿的那天,秦禹去过咱家部队,但让人撵出来了。”林憨憨喝道。

    林骁听到这话,出奇的没有反驳,只起身奔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林耀宗坐在办公室内,抬头看着参谋说道:“二区的人回来了,顾言的套解开了。”

    参谋长斟酌半晌后问道:“顾二叔那边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一战区宣传单位,已经见了陆晓峰,准备公开发声抨击党政派,在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的情况下,恶意抓捕部队军官,抹黑部队形象,故意挑起争端。并且第三野战军已经有人提议,要收拾主导这次事儿的韩家成员了。”林耀宗站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陆晓峰,能有这么大的反转吗?”参谋长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那个陆晓峰手里有韩桐指使他干这事儿的直接证据。”林耀宗背手说道:“如果是直接的影像证据,那足够反转了。”

    参谋长斟酌半晌:“要是这样的话,一战区把事情捅开,后面就不好收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个电话。”林耀宗轻声回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林耀宗顺手接起:“总长先生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的病情有好转吗?我很是担心啊,想过去看看。”总长其实这时候心里已经很焦急了,但却依旧淡定无比的在扯着闲话。

    林耀宗斟酌半晌后:“我也好几天没回去了,准备明天过去看看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块吧。”总长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忙,你忙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林耀宗背手斟酌半晌,立马给疗养院那边打了电话:“喂,让我爸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过了大概两分钟后,林家老爷子接通了电话,语气极为虚弱地呢喃:“……说。”

    “爸,时机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谈!”林老爷子只回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林耀宗正式约见顾二叔,准备在一战区指挥部大院内面谈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冷风呼啸,大雪纷飞,被乌云遮挡的天空中,光线忽明忽暗,似有一颗流星划过。

    林老爷子在接完儿子的电话,呼吸急促,意识有些模糊地呢喃着:“打……打针,我想等个结果再走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你别太担心了,身体重要啊!”

    “同宗一脉,只有抱……抱团,三大区才能崛起啊……不打,未来就是我们的……。”林老爷子气息紊乱,声音极为微弱。

    大夫冲进屋内匆忙检查了一下老爷子的状况,立马吩咐道:“赶紧联系林家的人,快点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