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之不易的再次谈话

军官思考一下回道:“这个不好说。都以为铁帽子王是吓唬,可真刚上了,人家连想都没想就炮击了卫戍旅。我估计啊,一战区是有一个心理底线的,过了这个底线,肯定是要打。”

    “铁帽子王还是有点君临天下的气势的。”陈俊深以为然地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没懂,八区动起来了,为啥克曼鲁军工突然把你从关岛监狱运作出来了?”军官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?”陈俊在恶补完各种信息后,已经想通了很多事儿。他站起来背手回道:“克曼鲁知道我在七区军政派里的身份,他们想利用我,以及马里昂武装暂处劣势的事实,来威胁七区军政的一些高层,不给八区的铁帽子支持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枭哥等人,只以为陈俊是在自己落地二区后,才被克曼鲁军工从关岛监狱里运作出来的,但他们其实忽略了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那就是想从关岛监狱内弄出来一个人,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儿。这就跟秦禹在松江洗马老二,徐洋的案子一样,他需要花时间,找关系,长时间地运作。

    所以,陈俊看似是在秦禹等人刚落地二区,就被弄出来了,但实际上克曼鲁军工是在顾言还没出事儿前,就在运作他。

    结合这个关键点,陈俊也推测出了,站在八区党政派一头的克曼鲁军工,以及韩家,突然运作他出来,很大可能是为了在搞顾言的时候能用他的关系,让七区那边的部分军政派高层,不给与顾家支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俊也就不难推测出,为啥他会提前几天被弄出来,并且还被交给了苏正东。

    关键点,还是在南沪。

    克曼鲁军工可能压根就没想过放秦禹等人回去,因为那时候他们已经知道秦禹落地二区了,所以苏正东偷着把他要过来,很可能是要在秦禹死后,利用陈俊在七区的关系,重新洗牌响儿的行业,让他能有杀回南沪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中间可能还有苏正东跟克曼鲁某些高层的PY交易。但事儿还没等办妥,前者就被小白捅死了,所以陈俊看似偶然被秦禹等人救了,巧合的点却并不在事件上。因为前者本身就在局里,双方有交集是正常的。而秦禹等人真正的幸运是,枭哥临时起意在地下室里,还真带陈俊离开了。不然跟唐铭的最后一战他们即使能脱困,估计也会有一定伤亡。

    陈俊在整理完后各种信息后,心里也有数了,转身冲军官说道:“明天回马里昂,我要安排一下这边的事儿,然后回亚盟三大区凑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军官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。

    燕北区外,一战区军区大楼内,秦禹坐在军长办公室内,再次见到了顾二叔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!”

    顾二叔坐在秦禹身边,拍着他的胳膊说道:“缓过乏没啊?”

    “还行,在飞机上休息的差不多了。”秦禹客气着回道。

    顾二叔沉吟半晌,点了根烟问道:“有减员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秦禹沉默半晌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打仗啊,没有不死人的。”顾二叔长叹一声,扭头看着秦禹说道:“但人不会白死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明白他的意思,点了点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把陆晓峰交给张副官,你们就在营区里,哪儿都不要去,好好休息一段时间,等小言回来他会找你的。”顾二叔虽然是军人,可毕竟身居高位,他能对秦禹说出这话,已经不算是很委婉了。

    在二区这个龙潭虎穴走一遭,一次失败,一次孤独一掷,已经足以说明秦禹团队的诚意,以及能力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您先忙。”秦禹起身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顾二叔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后,转身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顾二叔起身返回办公桌,突然回头喊道:“哎,小崽儿!”

    秦禹转身: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,你在跟林家的姑娘处对象?”顾二叔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怔了半天:“哦,是。”

    “区外车马炮都对上了,区内也很紧张,林家老爷子重病……我理应看望一下,但现在时候不对啊。”顾二叔叹息一声,指着秦禹说道:“我让张副官准备一点礼品,你替我带给林家,问候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反应了好一会,才点头说道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站在原地稍稍想了一下,还是按照跟顾言一辈人的口吻说道:“谢谢你了,二叔。”

    顾二叔一怔,指着秦禹说道:“脑瓜够用,难怪小言能跟你玩到一块去。行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二人谈完,秦禹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部仓库间内,陆晓峰胃口很好地吃着饭菜,满嘴是油。

    “你心也是真大。”马老二斜眼看着他,心里恨意很浓地说道:“搞成这个B样,你咋一点不后悔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陆晓峰一笑,抬头看着马老二回道:“这有个鸡毛后悔的?!我给黎沧源当了六七年的白手套,干的是掉脑袋的活儿,赚的是跑腿的钱。他们坐着我站着,他们艹B我看着,出了事儿,上面的人一句不认识我,我就成诈骗犯了。你告诉我,我有什么后悔的?”

    枭哥听到这话,略显意外地看向了陆晓峰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规矩,都是掌握话语权的编出来束缚傻B的。你们觉得我卖了秦禹和黎沧源不讲究,那反过来想,一旦事儿响了,黎沧源能不能放弃官位不要了,去替我蹲监狱啊?”陆晓峰低头扒拉着饭,话语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这个时代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今天黎沧源在这儿,我也敢说,老子这么多年没亏过他的。我傻B就傻B在,没从第一天跟他就搂钱,找机会卖他,白白浪费了几年好机会……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话无言。

    陆晓峰知道自己的结局是啥,可依然狼吞虎咽地吃着饭,脸上也看不出来有啥惧意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张副官把陆晓峰提走,而秦禹则是给林骁打了电话,要在今晚登门拜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