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港口露面

凌晨两点多钟,苏正东正准备见一下那个从关岛被压回来的囚犯时,一名男助手敲了敲他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!”苏正东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,男助手轻步走入,来到苏正东近前说道:“勒阿海港那边有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秦禹他们了?”苏正东精神倍增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男助手摇头:“不过咱们的眼线发现了自由党的人,有两艘船也在一个小时前靠岸了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愣了一下:“他妈的,这帮人准备开溜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的。”男助手点头:“陆晓峰丢了,咱们这边就有准备了。他们头再铁,也一定不会选择硬干了,跑了是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背着手,一边在屋内来回走着,一边在思考对策。

    “让布鲁斯他们过去,再干他一下?”男助手问。

    “这儿到勒阿海港有两百多公里,布鲁斯他们赶过去肯定是来不及了。”苏正东摆了摆手说道:“更何况,布鲁斯他们身份敏感,要莫名其妙地冲自由党开火,闹不好还要搞出军事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找地面上的人办他们。”苏正东猛然回头说道:“别人我不管,只要摁住秦禹,不论是死的活的,我掏一百万给下面发车马费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联系码头的东尼。”男助手当着苏正东的面儿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克曼鲁军工在海上走货是非常频繁的事儿,而苏正东又是点对点地负责这一块,所以勒阿海港的地面势力,他都很熟悉,也都有来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三点多钟,勒阿港口附近的泥泞小路上,闫涛皱眉冲着秦禹说道:“去11区,2号口登船,有巴尼的人带着你们,很轻松就能过了安检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。”秦禹点头后,伸手推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闫涛看着他,突然喊道:“小禹,你还是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转身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闫涛看着他叹息一声,欲言又止地回道:“没事儿了,平安吧!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麻烦你了。”秦禹伸手说道:“如果还有机会,赶明回到八区一定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闫涛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半晌后,秦禹再次转身喊道:“走了!”

    小白,枭哥,五子,齐麟等人闻声下车,跟着秦禹步伐匆匆地赶向港口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闫涛目送了众人后,才抬头吩咐了一句司机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尽力了。”司机看出闫涛心里有事儿,所以宽慰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都挺不错的……。”闫涛叹息着评价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雪雨还在下,地面湿滑,码头上乱糟糟的全是各色人种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城市建设先进,基础设施完善,各种环境也都处于较为领先的地位,可还是那句话,由于各种政党和种族繁多,这里的冲突,矛盾也比亚盟的几大区要显得激烈得多。

    就比如这个贸易海港,它囊括了周边所有地区的贸易运输,人员构成非常复杂,管理也相对松懈。因为你也不知道海港附近的执法人员,背地里到底是为哪个党派,哪个势力而服务的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都换了新衣服,步伐很快地穿过了内港的分货区,又按照指路牌的方向,向左侧走去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非常靠近海岸线了,四周人流也明显增多了,到处可见扛包工人,塔吊工人,各种小吃摊,拉货,送货的汽车,以及各大公司员工等等。

    秦禹低头走在最前面,轻声吩咐了一句:“给巴尼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打完了,他没进内港,是让人过来接的。”齐麟在后面回道。

    枭哥闻声突然停住脚步,掏出烟盒往身后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

    “被盯上了。”枭哥叼上烟,收回目光说道:“没看出来是谁,但肯定被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秦禹停顿一下,脸上表情并没有过多的变化,只低声催促道:“继续往前走,齐麟,你再给巴尼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齐麟闻声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一行人步伐加快,大步流星地冲着11区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一百多米后,枭哥再次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:“跟着的人多了,领头的是那个光头白人。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了一眼前方路牌,见自己身在海港八区附近,立马就冲小白摆手说道:“你带人先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小白也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,立马说道:“麟哥,你往前走,去迎一下巴尼的人,不然我不知道你俩在电话里咋说的,不好接。”

    齐麟怔了一下,立马领着五子等人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秦禹观察了一下,发现身后的白人一直在看着手机,盯着自己,却没有管先离开的齐麟等人。

    “冲你来的。”枭哥低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人越来越多了。”秦禹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白见齐麟等人已经走远后,突兀间从怀里掏出S枪,脸上表情极为狰狞地回过头,看着那个光头白人吼道:“CNM,我让你跟!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数声枪响,那名低头正看着手机照片,对照秦禹本人的白人汉子,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打成了筛子眼。

    “你妈了个B的,你们要干啥?!”

    小白像个牲口一样,非常突然地转过了身,冲着白人身旁的另外两名青年,又连崩数枪,打死一人。

    秦禹懵了一下,立马喊道:“虎B,你TM回来!”

    “干的对,先开火不吃亏。”枭哥赞赏了一句小白的做法,从包里拽出S枪,一边后退着,一边横拉枪线:“崩他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三人以周围复杂的遮挡物为掩体,一边搂火,一边大步流星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人群爆发出一阵尖叫声,不明所以的群众瞬间轰散,道路中央只剩下了十几名身材壮硕的白人。

    11区2号口,齐麟瞪着眼珠子冲巴尼的兄弟吼道:“过去一下,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十五米开外,停泊在水里的一艘普通货轮上,巴尼从甲板下窜了上来,耳朵里塞着耳麦,摆手吼道:“反击!救一救我们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周边四五艘普通民用货轮内,突然爆发出了激烈的脚步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