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同内的对话

胡同内,一行人沉默好半天后,闫涛才抬头说道:“小禹,枭哥,你俩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二人缓缓抬起头,停顿半晌,才跟着闫涛走到了胡同深处。

    冰凉的雪雨落下,三人站在潮湿且阴暗的胡同内,浑身湿透。

    闫涛低头掏出烟盒,抽出三根烟叼在嘴上,用身体挡着风点燃,递给二人。

    秦禹接过,低头深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留下没意义了,马上走吧。”闫涛鼻子喷着浓浓的烟雾,声音略显沙哑地说道。

    枭哥在湿漉漉的裤子上,擦了擦左手上的汗水,低声回道:“这么走,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枭哥,这里谁看不清局势,你也不应该看不清啊。”闫涛皱眉盯着他说道:“陆晓峰已经被抢回去了,克曼鲁军工也知道你们就在巴市,对面身在主场,防备又很充足,你觉得再干下去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枭哥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的主要任务,是要长期在这边活动,根本不能给你们太过的帮助,不然一旦身份暴露,那几年内的经营就全白费了,而且还可能连累很多跟我一样的人。”闫涛话语诚恳地劝说道:“真的没机会了,现在撤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天空阴郁,明月未显,雪雨滴滴答答地落在胡同内,让本就沉闷的谈话氛围显得更加压抑。

    “咱们接触的时间虽然不长,可也算一块共过事儿了。”闫涛再次猛嘬了一口烟:“有句话我得劝你们,能跟你们一块来这个鬼地方的人,都值得珍惜。你俩是领头的,不为自己想,也得为他们想想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眼圈通红地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枭哥心里充满了不甘,他觉得自己应该要为大黄做点什么,可听完闫涛的话,却又动摇了。

    他要坚持自己留下,其他人就肯定不会走。而现在苏正东那边有了准备,手里掐着陆晓峰,又占据着绝对的主场优势,如果众人全都留下,一意孤行,那很大可能谁都走不了,甚至还会连累闫涛他们。

    思考许久,枭哥才抬头说道:“我同意回去。”

    闫涛看着他的表情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只叹息一声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小白炸了,几次提议留下枪击苏正东,哪怕抢不回来陆晓峰,也要还手,但直接被叶子枭两脚踹到了车上,否掉了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众人情绪都低落到了极点,心里非常憋屈,可也知道留下没有任何意义,只能听从闫涛安排,乘坐三台汽车,悄悄赶往勒阿海港。

    巴市在纪元前年是不靠近海岸线的,但纪元年后二区成立后重新规划,将西北方向的所有区域,全部纳入了巴市范围,这也就造成了它的辖区内是有港口的,也方便了贸易运输。

    勒阿海港距离巴市市中心,大概有二百公里的距离,虽然有些遥远,但行进路线却会路过一部分待规划区,肯定比正常走陆路离开要安全的多。

    车上,秦禹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某公馆内。

    苏正东翘着二郎腿,眯眼打量着陆晓峰:“你说你这是图啥呢?有这么安全的地方你不待,非得在外面乱跑。今天如果我晚到一会,你现在应该已经坐上了返回燕北的飞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陆晓峰冷笑一声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你手里还有牌,是吗?”苏正东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陆晓峰摇头。

    “韩桐在燕北出事儿了,是生是死也不好说。”苏正东抿了口红酒,语气轻飘地说道:“他要没了,那曾经给你许诺过的事儿,也就没办法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陆晓峰问。

    “比如保证你的安全,呵呵。”苏正东赤果果地威胁着对方:“我明告诉你,上面为了减少麻烦,有很多人是建议让你永远闭嘴的。”

    陆晓峰攥了攥拳头,只冷笑着看他,不再回话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有牌就得摆在明面上,不然我是保护不了你的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有牌。”陆晓峰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牌,说清楚。”苏正东插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证据可以证明,老毕不是顾言杀的,也有证据证明,我是被韩桐收买,故意引秦禹和顾言出现在案发酒店的。”陆晓峰眯着眼睛回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苏正东一笑,指着陆晓峰说道:“你真是个聪明人,凡事儿都留一手是吗?”

    “跟流氓合作,带着刀和枪就行了,跟你们合作,得带着脑子。”陆晓峰撇嘴说道:“我要不多思考一下,那肯定还他妈没等出燕北呢,就被你们整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个交换吧。”苏正东身体向前凑了凑说道:“你把手里的东西给我,在我这儿老老实实待三个月,等燕北的事儿结束了,然后我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傻B吗?”陆晓峰反问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个路子,我听听。”苏正东也不急,只轻声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带着我,我让人带着东西,咱们一换一。东西给你,我离开二区。”陆晓峰想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东西在哪儿呢?”苏正东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问,我现在肯定不能说啊,呵呵。”陆晓峰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北,一战区办公大楼内,张副官推开顾二叔的办公室房门,走进去敬礼后说道:“巴市那边出了一点问题,抓陆晓峰的事儿失败,秦禹……他们没了好几个人,已经准备返程了。”

    顾二叔听到这话,只略微点了点头说道:“这孩子不错,我让他去二区,他就去了。但做事儿不能光靠人品啊,得拿出能力让大家伙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张副官听到这话欲言又止,可最终也没能帮忙说上什么话。

    顾言和秦禹的关系毋庸置疑,可在一件大事中,个人关系远没有结果重要。

    陆晓峰没回来,就意味着顾言的案子很难洗干净,党政那边抓住了这个小把柄,无形中就会加重自己可谈判的筹码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肯定是军政这边不想看到的。而顾二叔让秦禹去二区,除了个人因素外,也是日后要启用他的开始。

    只不过结局是失败……

    “小崽子的案子洗不干净,会影响后面的事情。”顾二叔也有些犯愁:“怎么办呢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小时后,二区去往勒阿海港的路上,汽车停在岔路口处,闫涛正准备吩咐一个兄弟,把陆晓峰的女人带回去放掉。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海岸线,扭头冲枭哥说道:“哥,还有烟吗?”

    “在车里。”枭哥回了一句,伸手打开后备箱,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大黄的外套,以及他在上飞机时拿的两条香烟。

    亲人挚友死亡的瞬间,你或许并不会有太过悲伤的情绪。

    真正的痛苦、怀念、想念,只会从那些他与你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小细节开始,就那样一点点崩溃,一点点回忆……

    枭哥看着大黄的衣服,瞬间想起了种种过去的往事。

    秦禹上前:“怎么了,哥?!”

    枭哥看向他,双眼泛红地说道:“……来的意义是啥?折了兄弟,没了前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