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晓峰和韩家的关系

巴市,港口附近的脏乱胡同内,秦禹浑身瘫软地蹲在地上,目光呆滞地看着垃圾桶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枭哥站在秦禹旁边,后背靠着冰冷的墙壁,脑中全是大黄冲进人群,被自D步枪乱扫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明明都算好了的,怎么会搞成这样!”小白低头使劲儿揉搓着脸颊,声音略显无助地呢喃着。

    冷风吹拂,天空中下起了雪雨,三人相对沉默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多分钟后,齐麟接上闫涛赶回了胡同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”闫涛看着狼狈不堪的三人,立马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小白猛然抬起头,突兀间冲过去吼道:“他妈的,你怎么办的事儿?!我们中途遭遇截杀,你为什么不第一时间过来接应?我们死了多少人,你看见了吗?!”

    闫涛望着小白:“我必须得在港口安排你们走的事儿,对面来人的时候,我已经赶不过去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消息呢?你搞的消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纰漏?陆晓峰明显是饵……!”小白情绪激动,双手抓着闫涛就要再次质问。

    “行了!”齐麟拉开小白,声音低沉地吼道:“这事儿不怨人家。来之前就说好了,活儿本来就应该我们干,涛哥只负责给消息。”

    齐麟这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,因为闫涛的身份特殊,他是需要长期活动在二区周围的。说白了,秦禹等人干完活儿走了,人家还要在这儿继续办事儿,所以他们是不能随便暴露身份的。这是闫涛的职责,说到底,他毕竟是一战区军方的人,得服从命令。

    并且,在一开始抢陆晓峰成功之后,闫涛就已经安排众人最快撤离的事儿了,他即使心里想赶过来,也是来不及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自己的地盘上,秦禹是一定会安排一些后手,保证自己撤离时的顺利性。可这次的办事地点是在二区啊,他们自己来的时候都要绕路走自由之城,一切行程都要张副官和闫涛安排,即使这样,他们在落地之后还是马上就暴露了。就这种情况,他又怎么做到悄无声息地安排后手?

    胡同内,众人情绪都低落到了极点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五子带着仅剩下的两名耀光公司兄弟,以及陆晓峰的女人赶到了集合地点。

    这一次小白没有发火,反而是枭哥直接撸动了枪栓,一步上前,冲唐铭的妹妹喝问道:“是谁截杀的我们?”

    女人脸色煞白地看着枭哥,明显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。”枭哥表情阴冷地看着她,情绪极为不稳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!”女人还是有些犹豫,迈步就要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崩了她。”

    秦禹猛然站起身,冲着小白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小白掏出枪,几乎连想都没想就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别,别,我说,我说!”女人见到面色狰狞的小白时,本能举手喊道:“你……你们问吧,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截杀我们的是哪伙人?”枭哥问。

    女人斟酌半晌,立即反问:“你们是哪一伙人?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怔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得知道,你们是哪一伙人,才能知道截走老陆的是哪伙人。”女人声音颤抖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燕北来的。”秦禹话语简洁地回道。

    女人怔了一下:“那刚才来的人,应该是克曼鲁军工的,是韩家那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闫涛,齐麟,枭哥等人听到这话,全都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“韩家的人?你在扯什么,保护陆晓峰的不应该就是韩家的人吗?”闫涛皱眉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。”女人摇头后,仔细斟酌了一下语言回道:“老陆在落地巴市后,就跟韩家闹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怔住。

    “燕北的事儿,闹得很大,已经超过老陆的心理预期了。”女人轻声解释道:“还有,老陆来到二区后,曾经私下跟我说过,他刚给韩桐办完事儿,就感觉到对面有要杀他灭口的意思。但老陆心思比较细腻,偷偷藏了一些关键性的东西,韩桐迫于燕北那边刚刚控制住顾言,不想让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酵,就没有动他。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都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刚到巴市,老陆感觉到克曼鲁军工的苏正东想软禁他,他这才找了个机会,让我配合他偷着跑掉了,以防止燕北的事情结束后,韩桐会弄死他。”女人低声说道:“所以,不光是你们在找老陆,其实克曼鲁军工的人也在抓他。要不是我哥在华人届有点分量,那老陆肯定早都被弄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克曼鲁那边负责这事儿的是苏正东?”秦禹脸色阴沉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,在巴市接老陆的就是他。”女人点头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大家终于弄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这次折,并不是折在了秦禹等人准备的不够充分,和闫涛配合的不够默契上,而是折在了双方消息不对等上。

    在秦禹等人的视角内,陆晓峰是韩家买通的鬼,那逃跑到二区后,肯定也会由韩家来保护他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陆晓峰和韩家之间也产生了不信任,甚至还发生了软禁和要杀人灭口的事儿?这种暗斗,仅仅只是发生在陆晓峰和韩家的小圈子内,秦禹等人不是上帝,他们不可能事先预料到。

    这种消息不对等,直接造成了秦禹等人下飞机发现自己漏了后,就以为陆晓峰本人也知道燕北来人抓他了,所以秦禹他们下面的一系列计划,都是围绕着针对陆晓峰展开的。比如调走唐铭,估算别墅内保护他的人数,把他引到半路上再干等等……

    但这种只针对陆晓峰的计划,是自然而然的把克曼鲁军工一方提前考虑进了局内。可大家没想到的是,人家对伙并不在局内,而是在暗中一直盯着陆晓峰,并且就等着秦禹他们出现呢!

    闫涛站在胡同内,沉思半晌后,无力地说道:“陆晓峰应该早都在对面的视线里了,人家没动,是等着你们出现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,某公馆内。

    苏正东坐在沙发上,摸着腮帮子上的疤瘌,低声说道:“陆晓峰我抢回来了,但秦禹他们跑了。”

    燕北,某医院内。

    韩三千的大儿子,从韩桐病床旁站起,走到窗口处回道:“那么多人,都没留住他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比你更想留住他。”苏正东心里也很窝火地说道:“但他带来的人,愿意手里掐俩手雷,以他妈的当人体炸弹的心态护着他,我又有啥办法。”

    韩三千的大儿子沉默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通知地面上的人在抓他们。”苏正东轻声问道:“韩桐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太好。”对方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