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之城

由于从燕北飞自由之城大约有六个小时左右的时差,所以秦禹等人虽然在飞机上待了十个小时左右,但实际落地自由之城的时间,是当地凌晨四点多钟。

    这里的机场规模,跟燕北的军用机场差不多,都是很小的那种,所以飞机在跑道上,滑行了没有五分钟,就停在了指定位置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在机舱内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更换了手机卡,联系了张副官介绍的闫涛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秦禹客气地说道:“我们到了,闫哥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自由党在城外打仗,我这里的路被封了,暂时过不去。”闫涛语气很烦躁地说道:“我给你们联系了当地的人,你们坐他的车出来,咱们在巴市外汇合。”

    这个突发状况,搞的秦禹有些措手不及:“闫哥,我们英语一般,法语一窍不通,对这边情况也不太了解,我怕交流不了,再耽误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给你找的那个人中文很好,他现在就在机场外面,举了个欢迎八区朋友的牌子,很好找。”闫涛语气急促地说道:“我尽量再往前走走,迎你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秦禹无奈,只能按照对方的指示办事儿。

    “行,那保持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秦禹扭头看着机场说道:“联系完了,那我们就下去了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在一战区空军服役的机长拦了一下秦禹,随即喊道:“把东西拿过来!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两大箱欧盟区常用的军械从外面被抬了进来。

    机长走到秦禹身旁,言语略显幽默地提醒道:“这边和咱们那边的情况不太一样。你也知道,这边多种族融合,一直在喊要自由……那情况自然也就……很自由了。这个党,那个军的,隔三差五就干一下。这个城是黑人兄弟罩着的,和二区政F军摩擦很大,区外很多条公路线周边全在乱战,你们拿点东西,注意保证自身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秦禹看见枪后,心里多少算是踏实了点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出关不会被检查吗?”小白有些懵圈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,你太年轻了,出去你就明白了。”机长笑着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来来,分一分。”叶子枭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打开两个军备箱,从里面拿出了欧盟区这边惯用的M系,S系,等各种自动火器,长的短的都有。

    幸亏来的这帮人,都是秦禹团队内的顶级雷子,以及耀光公司的精英分子,所以对这种武器并不陌生,拿过来装上各种配件,就能熟练使用了。

    叶子枭撑开了数个军用背包,将剩下的弹药,配件,以及短枪,备用枪,全部令人装了进去,随后众人又换了普通的衣物,这才离开了机舱。

    “一路顺风啊,同胞!”机长站在舱内冲着众人敬礼。

    这一句普通的话,普通的称呼,莫名让秦禹等人心里暖暖的。他们笑着挥手,乘坐早都等待多时的摆渡车,匆匆赶向机场外围。

    一行13人,过了完全可以说是摆设的安检后,小白终于理解了机长的话。

    机场外围的街道两侧上,压根就见不到什么普通的民用车,就连那种小马力的运货皮卡后面,都焊着老掉牙的机枪。

    路上的黑人以及三哥比较多,很少见到白人。并且自由之城虽然建筑不少,可看着却略显破败,水泥街道龟裂,无人居住的烂楼,危楼也随处可见。论繁华程度,似乎比不上江州,可论治安有序程度,那明显要高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起码这里的街道周边,都有穿着自由党衣服的军车,虽然人人带枪,各种黑交易也不背着人,但明显是在有人管理的情况下进行的。

    秦禹在待规划区长大,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,脸上也并没有啥新奇之色。但像小白这种在区内长大的葫芦娃,就有点非常不自在了,在城区内肩上明晃晃地扛着自D步,多少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齐麟站在路边扫了一圈,见到有一个身材魁梧的黑人,领着七八个人,举着个中文写的欢迎八区朋友的牌子,随即说道:“那边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走了过去,秦禹率先搭话:“兄弟,我是闫涛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哦,秦,我的兄弟!”身材魁梧的黑人立马放下牌子,龇着白牙凑过来,伸手抱了一下秦禹:“欢迎来到自由之城!”

    他中文很好,甚至还带点京味儿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。”秦禹入乡随俗,像基佬一样拥抱了吊大的黑人兄弟,立马笑着问道:“怎么称呼你?”

    “巴尼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秦禹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闫跟我说过你。”巴尼抬头看了一眼秦禹身后的人,顿时很好奇地指着身材瘦小的小白问道:“哦,天呐,为什么带一个孩子来?”

    小白一脸懵B,梗着脖想回一句,但直接被叶子枭拉开了。

    秦禹觉得对方思维有些跳跃,也不想过多跟他废话,只话语简洁地问道:“我们现在可以离开吗,巴呢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,城外在战争,我们自由党在攻击二区的军事单位。”巴尼傲然回道。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说黑人吹牛B也不脸红,因为他已经听机长说过了,是政F军在围剿自由城外面的军事武装。

    “我们很着急,你帮忙想想办法。”齐麟上前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很危险。前方激烈的炮火,已经足够让地下的老鼠死上一百回了。”巴尼摇头:“你们要等一等,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“巴尼兄弟,你帮帮忙,我们真的有急事儿要办。”秦禹根本等不了,所以求着说道:“哪怕危险一点,我们也要先去二区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巴尼思考了一下,立马竖起五根手指说道:“五千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秦禹闻声懵B。

    齐麟眨了眨眼睛:“闫涛没有给你们钱吗?”

    “闫,付钱的时候,城外并没有战争。”巴尼似乎很讲道理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别磨叽了,给钱,给钱。”叶子枭已经察觉到这个巴尼也不是什么好鸟,根本不想磨叽地问道:“亚元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巴尼龇牙点头,转身冲着自己同伴用母语说道:“给老板换算一下汇率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秦禹付过钱,巴尼叫来了六台皮卡车,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我们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次上车,没多一会就趁着夜色赶往区外。

    小机场附近的街道上,几名华人面孔的男子站在一块窃窃私语了几句,随即分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