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折到底

胡同外围。

    五子等人押解着陆晓峰和唐铭妹妹,行动非常缓慢。因为枪声一响,肯定就没有人敢往这边来,他们自然也就在道路上拦不到汽车。再加上欧盟区的道路较为宽阔,楼与楼之间的间距很大,所以众人一冲出胡同,在街上就显得十分扎眼。

    “快,捋着路边,往反方向跑。一会我们散开,不然太扎眼了。”五子满头是汗地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,放我和我女人走。”陆晓峰此刻内心已经活泛了起来:“他们是冲我来的,你把我放了,大家都没事儿,你还能拿到钱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五子回头怒喝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,让别人给你打钱,你只要给我个卡号就行。”陆晓峰再次吼着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五子拿着枪械,冲着对方的脑袋猛砸了数下:“你他妈再废话,老子先给你女人打死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找个楼里,先躲一下!”前面的耀光兄弟喊着。

    “我看了,楼门都是锁死的,你开枪打开,肯定就把人引过来了。”五子摆手吼道:“还是往前冲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一行人硬拉着陆晓峰和唐铭妹妹,连续奔跑了二百多米,才眼瞅着见到前方不远处有个广场。那里建筑复杂,左右两侧还有为了美观而种下的假树,假花,十分适合躲藏,摆脱。

    “过去,过去。”五子催促了一声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就要过道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台汽车停滞,那名刚才在楼上架狙的男子,动作利落的从车内跳下来,直接将枪对准了五子等人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一名耀光兄弟腿部中弹,当场倒地。

    “五哥,后面有人。”跑在最前面的耀光兄弟,一边喊着提醒,一边回头就搂了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胡同内。

    秦禹四人见到对方集体往胡同内冲后,只能仓促间抬枪射击。但对方顶在最前面的人,手里拿着折叠式防爆盾,挡住了他们大量子D。而人家身后胡同口,还有人在架枪压制,专业性一点也不比他们差。

    欧盟区的社会局势复杂,黑人,白人,三哥,中D人士等等一系列的人种,民族,全都汇聚在这几大区周围,这造成了他们确实发展迅速,可也增添了很多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    当资源匮乏到一定程度,那政F在某些事儿上就会有所倾斜,而这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。

    所以,区外常年有着军事冲突,类似于自由党的武装势力,更是一抓一大把。这也就造成了部分端枪吃饭的组织,团伙,拥有着更为竞争激烈的生存土壤。

    人家常年摸枪,游走在战乱地区办事儿,自然经验十足,成员彼此默契,根本不比三大区的雷子团差。甚至在某些方便人家还更强,更专业。

    这是事实,是秦禹等人碰上以后,才会发现的事实。

    胡同内,秦禹和枭哥被压制的不敢露头,前方小白和大黄又被卡在了掩体内,无法后撤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大黄额头冒汗,扭头冲着小白吼道:“我一开枪,你就往后跑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露头,他们很近了。”小白阻拦。

    “不露头,咱俩全他妈得死这儿!”大黄扯脖子吼了一声,低头撸动枪栓后,瞬间抬起了胳膊。

    “亢,亢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胡同口的路灯瞬间熄灭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防爆盾后面的黑人汉子,立马持枪还击,连打数枪后,子D扫到了大黄的胳膊。

    大黄手臂颤抖,回头吼道:“视线暗了,跑!”

    小白迟疑一下,知道这时候不能磨叽,只立马掉头向后跑去。

    “掩护!”秦禹喊了一声,硬着头皮从腰间拽下雷,顺着墙边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枭哥搂火,抬头喊道:“大黄,撤回来。”

    大黄端着枪离开掩体, 一边后退,一边射击。

    “铛啷啷!”

    雷贴着墙边滚过去,秦禹本以为对方的人群肯定会暂时散开,但却没想到,枪手团内冲出来俩人,直接蹲下撑开防爆盾,与最前方的一人,挡住了狭窄的胡同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对方十几个人,一个都没跑,全部蹲在了防爆盾后面,低着头,左手搭在前一人的肩膀上,防止爆炸后被冲击,身体失去平衡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对方胡同口卡点的两名壮汉,射击节奏非常合理地冲着里侧火力压制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雷在原地爆炸,无数碎石飞溅,全部打在了防爆盾上。而跑在最后的大黄,则是被一枪打中肩膀,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枭哥懵了,双眼呆滞地看着大黄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大黄在倒下那一瞬间,就弃枪了。他干了半辈子的雷子,跟枭哥纵横区外这么多年,他知道这时候中枪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同样,枭哥也知道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大黄动作隐蔽的从腰间拽下两颗雷,抬头看着枭哥,双眼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走……!”大黄看着枭哥,直接弹飞了雷的保险环。

    枭哥回过神来,咬牙拽着小白,果断且决绝地喊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黄哥!”

    小白怒吼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禹,我家没人了……照顾好老叶!”大黄翻过身,右手冲着墙壁左上方扔了雷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雷撞在墙壁上反弹,正好落在了对方人群中央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胡同口处掩护的两名黑人壮汉,持枪冲着大黄连续扣动了数下扳机,打的对方上半身全是枪眼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对方三名手持防爆盾的男子,毫不犹豫地转身,蹲在地上,冲着雷围成了一个三角形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其他人蹲着散到胡同两侧。

    “CNM,我还有一个!”

    大黄攥着另外一颗雷,反着冲向人群,大口咳血,却又一往无前……

    枪手团看见大黄反着跑来后,全部愣住。

    数秒后。

    “轰隆!!”

    一声爆炸声冲天而起,跑到岔路口的枭哥只停顿了一下后,继续拽着小白向前奔跑着……

    两年多以前进松江,枭哥身边有六七个人,而今……爆炸声响,他身边的老兄弟……却再无一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条街上。

    两名耀光的兄弟在掩护五子的时候被射杀。那名用狙的白人,在连续放枪后逼退了其他人,并让同伴围剿着抢回了陆晓峰。

    五子狼狈逃窜,最终只抓到了陆晓峰的女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负责看管唐铭的闫涛马仔离开后,前者接到了电话,知道了自己妹妹和陆晓峰全部出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CNM的!克曼鲁军工,我妹妹你也敢动是吗?”此刻的唐铭,并不知道秦禹等人是抓陆晓峰的元凶,他只以为是克曼鲁军工那边来人搞的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