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吸要不要钱?

六台皮卡从西南方向出关,车上有黑人兄弟巴尼压阵,也没有遇到什么正经的检查,只直奔巴市而去。

    城外,秦禹坐在敞篷皮卡内,裹着大衣,向远方眺望,浓烟,残破房屋,军事设备随处可见,轰隆隆的炮声,枪声也时不时的就传到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这儿是真乱啊。”小白看的心惊肉跳,整个人莫名老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哦,秦,你们需不需要三明治?”巴尼坐在车斗内,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在飞机上吃了点东西,不是很饿,所以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一名叫小五的青年,伸手接过巴尼从盒子里拿出来的三明治,准备垫吧垫吧肚子。他是枭哥出狱后新叫来的兄弟,目前也在南沪帮忙弄着响儿的买卖。

    “吃吧,吃吧。”巴尼又从箱子里拿出几个三明治,还有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牛奶,分给了耀光的两名兄弟。

    一两分钟后,众人的三明治刚吃了一半,巴尼就伸手捅了捅秦禹:“兄弟,请给我二百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抱歉,食物非常珍贵,你们需要付给我一定费用……。”巴尼把钓鱼消费玩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我操!”饶是淡定的齐麟,此刻也是一脸懵B:“喘气要不要钱?兄弟!”

    “给他。”秦禹冲小白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齐麟扭头扫了一眼车尾的巴尼,凑到秦禹身边说道:“妈的,我怎么感觉这个老黑不是很靠谱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”秦禹回头偷瞄了一眼巴尼,轻声回道:“不过我看咱行进路线,是有意规避冲突区域的,再加上有闫涛介绍,估计他们也不能咋样,最多讹点钱呗。”

    “防着点好。”齐麟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巴尼收完小白的钱,蹲在车斗内也凑了过来,龇牙冲秦禹说道:“秦,有烟吗?”

    秦禹瞥了他一眼,伸手递出去了烟盒和火机。

    巴尼悠哉地点了一根,身体靠在护板上,轻笑着说道:“秦,你掏钱,我保护你,公道。”

    秦禹一怔,敷衍着竖起大拇指:“讲究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,讲究,你们那里的人喜欢这样说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中文怎么这么好啊?”秦禹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予了自由党很多帮助,我们是铁盟,我去过燕北,在那里待过六年。”巴尼很健谈的跟秦禹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汽车行进了一个小时,进入了道路相对平坦的地段,后车内的枭哥扭头扫了一眼四周,见左右两侧的生活村生活气息浓重,似乎没有受到战乱影响,心里就猜测一行人,可能已经很接近二区的巴市了。

    车队又往前行驶了两三公里,秦禹坐在副驾上,突然注意到前方岔路口,有三四台车把路堵死了,周围也站着的全是巴尼这种人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怎么了?”秦禹回头冲着巴尼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没事儿,是阿利塔武装,和我们也是盟友。”巴尼拍了拍秦禹肩膀,抬头冲司机喊道:“停车!”

    “哥,这帮老黑人缘挺好啊,怎么跟谁都是盟友?”小白凑过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点还不好,少麻烦啊。”秦禹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巴尼从车上跳了下去,张开手臂吼道:“哦,我亲爱的,阿利塔的朋友们……。”

    车队靠路边停滞,秦禹点了根烟,眯眼瞧着巴尼和拦路的人混在一块,心里莫名放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叶子枭和大黄俩人跳到汽车外面,找了稍微背人的空地,就小解了起来。

    岔路口方向,巴尼跟对方领头的人交谈了一会,就转弯去了不远处的小铁皮房子,这让齐麟有点疑惑:“这正赶路呢,他怎么还跟对方聊起来了?”

    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:“等等吧,估计是过这个路,需要打个招呼什么的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抽着烟,继续在车里等待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枭哥步伐匆匆地赶了回来,让大黄去了后车,自己则是站在秦禹旁边,低声说道:“有华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禹愣住。

    “有华人,”枭哥低声说道:“在铁皮房子里,我看见了。巴尼是被对方黑人拉过去,跟他谈话的。”

    秦禹怔了一下,顺手扔掉了烟头。

    齐麟回过神,表情变得有些紧张,冲着车斗内的人比划了一个枪的手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巴市。

    女王皇宫赌场内,陆晓峰梳着大背头,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,坐在一张赌桌上,表情很张扬地喊道:“补注一万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陆晓峰跟在燕北时的状态完全不一样,他在这里不再夹着尾巴做人,肢体动作高调,言语间充满了上位者的“气质”。

    连赌两把,陆晓峰一输一赢,没有赔钱。

    “踏踏!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传来,一名青年走到陆晓峰耳边,低声冲他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陆晓峰怔了一下,脸色略显难看地骂道:“狗日的,真是阴魂不散。不玩了,走了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退码吧。”陆晓峰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,伸手抓起身旁姑娘的手臂,率先向赌场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规划区的公路上。

    秦禹等了大概不到五分钟,巴尼才兴高采烈地走了出来,摆手吼道:“秦,这里的朋友要招待我们一下,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皱起眉头,坐在车上没动。

    “都,下车,下车。”

    巴尼一边招呼着,一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们急着去巴市,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。”秦禹坐在车斗内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巴尼龇牙靠过来,眯眼瞧着秦禹,声音很低地说道:“阿利塔的朋友给我两万欧,要买你们。”

    秦禹登时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,秦禹右手攥着藏在腿边的枪,声音低沉地问道:“还讲究吗?”

    巴尼眨了眨眼睛,竖起大拇指回:“公道!”

    秦禹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汽车和拦路的黑人,突然喊道:“枭哥,漏了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巴尼突兀间伸手从车内拽出了自D步枪,扯脖子用英文吼道:“War(战争)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