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同内的激烈驳火

袭击来的太过突然,一如刚才秦禹等人抓陆晓峰时的状况一样。枭哥等人还没等反应过来,车的轮胎就被干爆了,彻底丧失了行进能力。

    好在枭哥反应很快,第一时间推开车门,躲在车头位置喊道:“大黄,有狙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又是一声枪响泛起,子D打在了秦禹那台车的门板上,荡起了阵阵火星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司机紧急打舵,想要率先摆脱暗狙逃窜,但开了还不到十米,对方再打一狙,也击碎了他右侧前轮。

    “狙在北侧楼房天台上。”

    大黄躲在车后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枭哥蹲在汽车后面架枪,冲着北侧楼房的天台就开始点射。好在双方距离不远,北侧楼房也就才五层,完全在自D步的射击范围内,所以枭哥暂时压住了那把狙。

    道路上,马达声音四起,左右两侧各冲过来三四台越野车。

    “CNM的!”

    秦禹在车内扫了一眼道路两侧,第一时间推开车门喊道:“两头被堵死了,赶紧下车。”

    车门弹开,耀光的兄弟拽着陆晓峰,率先跳下了车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,七八台车内,跳出来近三十名由黑人和白人组成的枪手团。他们行动力惊人,下车后直接散开队形,手里端着长短火器,速度极快的向前推进,搂火。

    “小禹,人太多了,你带着陆晓峰先走,我和齐麟,大黄断后。”枭哥脸色凝重地吼着。

    “嗖嗖!”

    话刚喊完,道路两侧夹击过来的枪手,动作专业,时机很准地冲着秦禹一方三台车的中间,扔过了雷。

    “散开!”

    齐麟拉着正在前方掩护的小白,扯脖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轰,轰隆!”

    两声闷响泛起,枭哥旁边的几家门面店玻璃全部被震碎,水泥墙壁被炸的龟裂,一名挡在最后的耀光兄弟,当场被数块S雷碎片射中。弹片从他后背打出了小眼儿,又从前胸位置爆射而出,漏出了拳头一般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“盲仔!”

    五子吼了一声,伸手扶住这名耀光兄弟。后者呆呆地看了他一眼,口中呕出鲜血,瞪着眼睛咽气儿了。

    “分开跑,”枭哥一边冲着楼顶射击,一边高声吼道:“人一围上来,咱们全得没!”

    “有胡同,这边有很多胡同。”齐麟抬腿踹开了一间楼房侧面的小门,扯脖子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跑,小白,五子,先跑。” 秦禹卡在汽车前面,掩护着众人吼道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拖了,打不了,赶紧跑。”枭哥为了避免大狙在楼上点名,直接掐着一颗雷,扔到了自己汽车下面,随即转身吼道:“撤了,快!”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汽车被炸的后轮离地,天花板崩飞,大火苗子窜起数米高,冒起阵阵浓烟。

    五楼天台上的白人男子,立马收了狙在对讲频道用英文说道:“他们很专业,我已失去目标。”

    枪击地点左侧大约二百米的位置,一名中年穿着风衣坐在克曼鲁军工生产的防弹车内,脸颊上挂着阴笑,眯着双眼看向秦禹等人的方向:“除了陆晓峰,我不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的,苏总。”副驾驶上的男子,立马拿起对讲机,冲着枪手团吩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狭窄的胡同内。

    秦禹,枭哥,大黄,小白四人卡在掩体后面,正玩命挡着从道路左右两侧冲上来的枪手团。

    后方,五子等人带着陆晓峰,唐铭妹妹已经向胡同深处逃窜,准备找出口先离开。

    枪声在空间范围极小的胡同内持续爆响儿,小白生猛地顶在最前面吼道:“哥,哥,你们再走俩人,我最后撤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回来!”秦禹非常在乎小白这个愣种,不停地吼着:“我们往后退退,卡里面的岔路口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在交流之时,外面的枪声突然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名身材极为高大且壮硕的黑人,低头从右侧腰包掏出来了两颗像是一号电池般的弹Y。

    “Grenade(榴弹!)”拐角旁边负责指挥的白人,指着胡同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名黑人壮汉上前,一人卡着个拐角,推开M系自D步下方特意增加的榴弹发射器保险后,轻轻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嘭,嘭!”

    两声略显轻微的闷响泛起,肉眼可见的炮弹打进了胡同深处。

    “跑,有榴弹!”

    最前方小白,立马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大黄猛然伸手抓住小白,低声吼道:“别乱跑,他们打的是后面墙,弯腰。”

    “轰,轰!”

    果然四人身后不到两米处的墙壁炸裂,迸溅出了无数碎石。

    枭哥猝不急防,胳膊被打出了一个血洞。但好在秦禹跟后面一把拽住了他,将他重新拉回了掩体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枪手团趁着众人被炸的眼晕耳鸣之时,一股脑的全部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双方近在咫尺,对方十几个人,而秦禹一方就只有四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克曼鲁军工,巴市某销售部大院内,一架武直缓缓落在停机坪上,慢慢停止了螺旋桨的转动。

    四名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率先跳下了直升机,这才伸手将那名从关岛被提出来的罪犯男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年纪不大,但却短发半白,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,再次伸手提起脚下75斤的镣铐,规矩地跟着武装人员,奔着大楼本部走去。

    主楼某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?”一名华裔中年伸手接通了座机。

    “人提回来了,”对方轻声询问道:“您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苏正东提回来的,那就把人扔他那儿去呗。”中年皱眉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送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不要让他在公司待着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说完对方挂断电话,并立马冲着武装人员说道:“请你们把他带到那边的车里,我们一块送走他。”

    白发男眼神略显惊讶地看了一眼众人,但依旧没吭声,只很配合的跟几人走向停车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枪击地点附近。

    在南沪被小白用刀插了嘴的苏正东,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后,才张嘴催促道:“快点弄。”

    胡同内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对方枪手团冲进来了十几个人后,立马推着枭哥吼道:“走,你先走,哥…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