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发

晚上,九点多钟。

    秦禹,叶子枭,齐麟,大黄等人正聚在一块研究怎么抓陆晓峰的时候,副官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张长官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朋友……!”秦禹起身,言语客气的向副官介绍了众人。

    大家寒暄一通,各自坐在了沙发上,轻声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民用机场现在可能全是党政的眼线,我们得改变一下路线。”张副官皱眉说道:“我跟军用机场那边打了个招呼,你们坐运送物资的飞机先到The City of Freedom(自由之城),然后由闫涛安排你们进二区巴市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英文地名是哪儿啊?”小白不学无术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The City of Freedom(自由之城。)”张副官思考了一下,轻声解释道:“在欧盟区,类似于这种由武装政F掌控的城市有很多,这个The City of Freedom,就是比较大的特别城市之一。它在待规划区内,但已经了有了武装政F管理。怎么说呢,它就等同于七区外的江州,只不过发展规模和民生体系,基础建设都要比江州完善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概明白了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军方跟这个自由之城是有一些联系的,暗中低价资助他们一些武器,装备,以及其他物资……所以飞机落在这儿,是相对安全的。”张副官话语隐晦地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懂了。”叶子枭秒懂,心说欧盟区不停在这边布局,但实际上我们的各种部门,组织,也在渗透他们那边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定关系归有一定关系,你们还是不要大意。”张副官再次提醒道:“我已经告诉你了,这种地方等同于江州,它毕竟在待规划区内,人多眼杂,你们行事要低调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时间差不多了,”张副官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说道:“咱们准备走吧。”

    言毕,秦禹等人起身,跟着张副官一块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军区大院内出来,汽车一路向北,行驶了大概三十多公里,才进入了区外的军事机场。而现如今这里的环境,也与硝烟味弥漫的燕北差不多,各种军事设备,以及驻防人员,都增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秦禹,叶子枭,齐麟,大黄,小白,外加八个兄弟,总共有十三个人,这么多魁梧且一看就不是善茬的角色聚到一块,确实很容易引人注目。所以众人进了机场,就立马乘坐了军绿色的摆渡车,从特殊通道去了待飞区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要乘坐的飞机是运-30-5,机体要比常见的民航客机小了整整三分之一,但最大航程比较给力,可飞一万一千公里,是目前在役军用运输机型中的绝对霸主。

    秦禹等人迈步走上云梯,回头冲着副官摆手:“到了那边,我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马到成功。”张副官冲他笑着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秦禹等人不敢过多停留,迈步就走进了机舱内。

    由于是运输机,舒适程度肯定不如民航客机,也没人给他们服务。但好在这里空间大,没有那么强烈的拘束感。

    叶子枭挑了个长椅坐下,伸手插上安全带,打着哈欠说道:“欧盟区,我还没去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坐这里的,谁都没去过。”齐麟也弯腰坐下,抬头看着小白问道:“猛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在医院呢,伤的挺重的。”小白回话时,脸色冷峻,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:“这个狗日的陆晓峰要是让我抓了,我他妈非得剁碎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别乱来,人家要活的。”大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我砍他两条腿。”小白心思没有那么复杂,他就知道从自己跟在秦禹身边以来,察猛是最照顾他的老大哥了,二人成天混在一块,私下关系极好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秦禹走到舱位处,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呢?”憨憨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,我没什么事儿啊,在燕北跟几个朋友喝酒呢。”秦禹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当我傻啊?!”林憨憨十分气愤地吼道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秦禹怔了一下:“你在哪里听到的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两天没给我打电话就很奇怪,顾言出事儿的消息一传出来,我就知道你也麻烦了,打听了好久,才大概知道你也卷进这些事儿里了。”憨憨叉着腰,气不打一处来地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!我可以带你来我家,再不济到我爷爷这儿,也可以避掉很多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就已经清楚,自己曾在林家部队待过的事儿,憨憨应该还不清楚,所以他笑着回道:“你放心吧,我现在也没事儿。在顾言他二叔这边呢,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人说,你不是被警司抓了吗?”憨憨问。

    “跟我没关系,我进去了一下,就出来了,要不然怎么会还能接电话呢?”秦禹言语轻松地应道:“你放心吧,我现在真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小白接电话。”憨憨怕秦禹撒谎,随即要求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禹叫过来小白,冲他耳边低语了几句,后者才拿着电话,跟憨憨解释了起来。

    憨憨见小白也可以随时接电话,这才彻底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我,实在不行,我就回松江了。”秦禹拿着电话,站在舱尾位置说道:“你好好照顾爷爷,我这边闲下来,就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晚一点,我出去找你。”林憨憨还是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抱着能拖一会是一会的态度回应着。

    二人聊了能有五六分钟,憨憨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秦禹坐在叶子枭旁边,突然感觉心有点累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叶子枭踹了秦禹大腿一下:“听说,你们去了林家部队,人家把你撵出来了?”

    秦禹一怔,伸手猛拍了一下小白脑袋:“多嘴!”

    “憨憨那孩子不错,但她的家庭注定了,你们之间相处会很累。”叶子枭一针见血地说道:“……唉,还是看个人怎么想吧。”

    秦禹扫了一眼枭哥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飞机冲上云霄,直奔自由之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