街道上的六个人

汽车旁,偷偷返回二区附近的秦禹等人,此刻正聚在一块商量着绝地反打的对策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麟哥的想法可行。”小白站在最边上的位置,低声说道:“咱现在手里就唐妍这一张牌,那她调不出来苏正东,就只能利用她威胁唐铭,让对方帮咱们抢人,这样最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行不通。”枭哥摇头回道:“我和小禹已经和唐铭这么谈过了,他一点都没有答应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管他妹妹了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“管肯定是管,但那也是有底线的。”枭哥皱眉回道:“唐铭不是纯混地面的,人家是华人工会的副会长,身份比较敏感,不是什么事儿都能做的。硬抢陆晓峰就意味着要得罪克曼鲁军工,这是华人工会其他高层不允许的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了。”齐麟眉头紧皱地说道:“张副官已经在家里演完戏了,军用机场的那个内鬼,是知道我们假的返程时间的,如果到时候我们没回去,那他弄不好会反应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让张副官直接拔掉他呢?”五子问。

    “突然拔掉他,那不更露馅了吗?对面联系不上内鬼,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枭哥吸着烟回道:“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必须要在内鬼反应过来自己得到的是假消息之前,把事儿干完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”小白有些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秦禹斟酌半晌,突然抬头说道:“让唐铭去帮忙抢人不现实,这事儿还得靠自己。拖一会,让唐妍再给苏正东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枭哥只扫了秦禹一眼,就读懂了他的意思:“有点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调头回来,本身不就是在冒险吗?胆儿小就他妈不来二区了。”秦禹扭头看向众人:“梭一把,行了,咱站直了回燕北;不行,那就是命,该着二区这地方要他妈埋我秦禹。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半晌,齐麟立即抬头回道:“那就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,九点多钟,巴市区外的一处生活村内,唐铭拿着手机吩咐道:“你等他电话就行,剩下的甭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路上咱们是……?”对方问了半句。

    “尽力而为,不要搞小动作。”唐铭想了一下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佛里昂大街上的公馆内,苏正东坐在书房里,轻声冲着电话说道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把部分东西给你看一下,但我人不过去,你派人来取吧。”唐妍冷静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正东斟酌半晌:“好,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我一会把地址发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”苏正东点头: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!”唐妍直接挂断手机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苏正东接到地址后,抬头喊道:“小智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,老板?”男助手推门走进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带几个人,去一下这个地址,把唐妍手里的东西拿回来。”苏正东起身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不来吗?”

    “她不敢。”苏正东背手冷笑道:“我觉得唐铭应该是知道这个事儿了,不然一个女人,没这么谨慎的脑子。没事儿,他想试,那咱就跟他试,反正我又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小智接过手机,扫了一眼上面的地址回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说明陆晓峰没有撒谎啊,唐妍还真取到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拿回来看看再说呗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去。”小智点头。

    苏正东在原地走了两步,突然转身嘱咐道:“你记住了,如果唐铭在,一定不要跟他发生任何冲突。即使东西拿不到也无所谓,有事儿你让他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。”苏正东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小智领着六七个黑人,开着两台车离开了公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,苏正东在书房内简单吃了口夜宵,正准备下楼见一见那个从关岛监狱内押回来的白发男子时,小智的电话就打到了他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见到了?”苏正东擦着嘴角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小智摇头:“我到了,但是没见到送东西的人。我给唐妍打了两个电话,她一直拖着我,始终没露面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怔了一下:“那有点怪啊?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着急的是他们,故意晾着我干什么?”小智也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苏正东想了想:“你再等十分钟,她要还不来,你就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苏正东挂断手机,表情略显疑惑地嘀咕道:“狗日的,唐铭一定是知道了这个事儿,想玩啥呢?”

    佛里昂大街上,一台面包车缓缓停靠在路边,六名男子从车内走了下来,直奔苏正东所在的公馆正门。

    漆黑的天空中,银月高悬,白光洒满大地,照射的路边积雪异常晶莹。

    秦禹戴着鸭舌帽,低头走在最前面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哥,公馆里能有多少人?”耀光的一名小伙,声音略显急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秦禹背对着众人:“反正我们就六个。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家里的人吧。”小伙劝道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秦禹答。

    “能干过吗?”另外一名小伙又问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沉默,但却加快了往公馆走的步伐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灯火明亮的公馆已经近在咫尺,众人停住脚步,抬头前望。

    “六个人进,六个人出。”秦禹右手插进腰间的帆布包内,咬牙说道:“拿枪!”

    气氛沉闷,众人低头检查枪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愣种小白突然迈步向前冲去, 扯脖子吼道:“CNM的,怕死老子就不混地面了!在南沪老子能一刀捅的他尿裤子,在这儿我也一样干他!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抬头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白第一个冲到正门口,抬腿一脚踹开铁门,根本不管院内有没有人,直愣愣地冲向了院内主房。

    “CNM的,我有这种兄弟,我还怕个JB!”秦禹脑瓜皮发麻地吼道:“干进去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众人统一撸动枪栓,一往无前地冲进了公馆大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