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见顾二叔

军部大院,秦禹和小白跟着士兵在向主楼走的时候,见到有不少防空火箭弹已经支起来了,装甲车,甚至坦克都已经拉出来了。这种阵仗确实不像是唬人,而是已经做好了一切最坏的准备。

    虽然领路的士兵是参谋部的人,但即使这样,秦禹到了三层后,还是被机器扫描了一下,确认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,才被领到军长办公室,而小白则是只能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宽敞的办公室内,秦禹略显紧张地站在门口处,心脏嘭嘭嘭地跳着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不到五分钟,顾二叔从门外走进来,抬头扫了一眼秦禹:“小言的同学?”

    秦禹心里很紧张,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合适,只敬礼喊道:“首掌好!”

    顾二叔上下打量了一下秦禹,拍着他的肩膀说道:“呵呵,好是肯定不太好,坐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顾二叔坐在了沙发上,秦禹思考了一下,坐在了偏位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。”顾二叔冲着警卫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副官闻声关门,给二人留出了私人空间。

    “抽烟吗?”顾二叔问。

    “抽。”秦禹见到他很拘谨,无意间说话声音有点大。

    顾二叔咧嘴一笑,伸手递给了秦禹一根烟,后者立马拿着桌上的火机帮他点燃。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欧盟二区吧。”顾二叔深深吸了口烟,话语很直接地说道。

    秦禹怔住。

    “有人会给你陆晓峰的消息,你把他带回来。”顾二叔弹了弹烟灰:“能干吗?”

    秦禹闻声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地点头:“能!”

    “准备一下吧,估计很快会出发。”顾二叔轻声提醒道:“这活儿不好干,韩家在欧盟区是有关系的。黎沧源我见过了,他说陆晓峰去那边,可能会受到保护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秦禹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孩子啊,你跟小言处铁哥们,是好事儿,也是麻烦事儿。”顾二叔拍了拍秦禹的大腿:“不是我非要找你,是这事儿就你去合适。”

    秦禹怔了一下:“我懂,我懂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二叔掐灭烟头,起身问道:“没吃东西呢吧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秦禹没想到对方这么问,所以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张副官。”顾二叔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开,副官推门进屋,敬礼喊道:“在!”

    “带他去食堂吃个饭,换身衣服。”顾二叔吩咐了一句,看着秦禹说道:“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忙碌的顾二叔大步流星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跟顾二叔的谈话显得很匆忙,二人总共交谈了也没有一根烟的功夫,不过秦禹已经读懂了对方的意思。

    欧盟区那边比较敏感,当兵的去不了,让外人办人家又不放心。再加上顾言出事儿的起因,跟秦禹又有着绝对关系,那抓回陆晓峰的事儿,就只有他去合适。

    还有重要的一点,顾二叔能叫来秦禹,说明他清楚对方有办这事儿的能力。那也就意味着顾言应该在家里提过他,长辈起码对秦禹有一定了解。

    食堂内。

    秦禹简单吃了口东西后,立马掏出手机,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,天成宝丰公司的办公室内,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叶子枭打着哈欠,按了接听键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枭哥,挑几个人,靠谱的,收拾收拾来燕北,坐飞机。”秦禹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叶子枭昨晚就接到秦禹在燕北出事儿消息,一直等到现在没睡。

    “我没问题,但事儿还没解决。”秦禹低声回道:“你来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订票。”叶子枭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叶子枭起身喊道:“大黄,给五子他们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十分钟。

    齐麟回到了耀光公司,叫了跟在自己身边的几个人吩咐道:“手头的事儿都放一放,我们现在进南沪,飞燕北。”

    “去燕北干啥啊?听说那边打仗了。”一名中年挺意外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问,准备去吧。”齐麟卖了个关子,指着门外说道:“我去跟公司打个招呼,五分钟后楼下集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禹摇完电话,去了休息室,半躺在沙发上,盖着一件外套,就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昨天到现在,一眼没合,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闷了七个小时,顾二叔的副官才推门走了进来,伸手扒拉扒拉秦禹的大腿:“咋回事儿啊,这呼噜打的比炮都响儿!”

    秦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搓了搓脸蛋子说道:“太……太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挺大啊。”副官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禹一笑:“有信儿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副官坐下,低声说道:“你们直飞欧盟二区,落地后,联系上我给你安排的人,办完事儿,再坐船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燕北的局势会僵持一段时间,你不用太急。”副官再次劝说道:“有把握了再干。”

    秦禹想了一下,比划了一个枪的手势:“这个东西,也找你安排的人拿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副官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一个要求,”副官脸色严肃地看着秦禹:“陆晓峰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。”秦禹对这事儿心里还是有数的:“不过,我们直飞欧盟二区,刚落地,会不会身份就漏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,这边会安排好的。”副官摇头:“但搂火了,肯定就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秦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洗把脸,清醒一下,一会我让欧盟二区的兄弟跟你通个视频电话,”副官心很细地说道:“你认认他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秦禹掀开衣服,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燕北外的待规划区内,叶子枭,大黄,齐麟,与八个兄弟,一块乘坐了两台越野车,正在赶往第三野战军大院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叶子枭回头凝望着被炮火轰炸过的卫戍旅营区,突然感慨道:“还是枪杆子硬的牛B啊!开火这么久,卫戍旅连一颗子D都没敢打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会开战吗?”齐麟问。

    “早晚的事儿。”叶子枭轻声回道:“天灾过后,就是人灾,这是历史积累下的道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