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子团开始干活

晚上七点多钟,巴市某酒店门口,一台越野车停滞,唐铭带着三个人下车,西装笔挺地走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大约五六分钟后,一名华人中年,从电梯内走了出来,热情地冲着唐铭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哎呦,唐会长!”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,汪总!”

    双方走到一块,笑着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“汪总,今天咋突然想起来搞酒会了?”唐铭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新谈妥了一个风投,开酒会主要是为了招待甲方。”中年似乎跟唐铭并没有那么熟,言语之间非常客气地说道:“这不是想着叫你过来,帮我撑撑场面吗?未来跟甲方的合作,还少不了咱们华人工会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好说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,里面请。”中年招呼一声:“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行人走进电梯,直奔楼上小型酒会会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塞纳林荫大道,某别墅内。

    陆晓峰脸色不太好看地喝着红酒,心里正琢磨着怎么摆脱现在的困境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靠出卖,背叛,从事桌下运作而发财的高级政K“家犬”,见过太多肮脏与黑幕,所以他很难相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唐铭那天在说话聊天的时候,曾经跟陆晓峰提过,想让他未来在自己这儿投一些钱,一块干点生意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让陆晓峰感觉到了危险。他总觉得唐铭表面在护着他的同时,还想把他兜里那点不干不净的钱抠出来,吸干他的血。所以陆晓峰十分不安,他这几天也一直考虑怎么脱身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陆晓峰从复杂的思绪中回到现实,眉头紧皱地拿起手机,按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您好,这里是唐会长办公室,他说一会要带你去参加酒会,你来工会一趟吧。”电话中泛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晓峰一怔,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见到确实是工会的常用电话后,才疑惑地问道:“唐会长不是最近不让我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一个小圈子酒会,没问题的。”对方话语简洁地回着。

    “几点?”陆晓峰问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来吧,唐会长马上开完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对方说完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陆晓峰拿着手机,抿了一口红酒后,果断拨通了唐铭的电话,想问问对方要带他去哪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之前,酒店六层,被汪总安排在酒会大厅内的唐铭,刚想看一看大厅里有没有熟悉的朋友时,就听到后面有人喊他:“唐会长。”

    唐铭转身,见到喊自己的是一名青年后,顿时笑着问道:“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“肖总看见您过来了,让我叫您去楼上聊聊。”青年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肖总?”

    “肖绅。”

    “啊,老肖啊,他也来了?”唐铭一笑,摆手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边,这边。”青年做出了个请的手势,立马在前边带路。

    二人穿过大厅,顺着边角处的楼梯就来到了二层,随即向左侧转弯,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青年伸手推开一间房门,笑着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唐铭微微点头,迈步就走进了室内,但扭头一扫,却没有看到任何人,也没有听见什么谈话声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唐铭回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唐总,不好意思,你得在这儿安静地待半个小时。”青年面无表情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唐铭怔住。

    青年动作隐晦地掏出了枪,顶在唐铭腰间:“就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唐铭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,彻底懵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藏在室内门口的两名耀光兄弟窜出来,直接抓着唐铭,就将他拽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青年关上门,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后,低头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秦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?小白。”

    “进套,摁住了。”小白龇牙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摁住就行,不要动他。”秦禹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禹嘱咐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室内,唐铭的手机不停地响着铃声,但他面对两把S枪,只能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别墅内。

    陆晓峰给唐铭打了三遍电话,对方都没接后,只能起身喊道:“提车,去一趟工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给你打电话了?”唐铭的妹妹从楼上走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陆晓峰摇头:“他在开会呢,让秘书给我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叫你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说是要参加一个什么酒会。”陆晓峰拿起外套:“我先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要去了吧,”陆晓峰有些抵触:“在家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也要去,在家待着没意思。”女人也不理会陆晓峰同不同意,只下楼也拿起了外套。

    陆晓峰脸色不太好看地瞧了瞧对方,穿上风衣,迈步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七八分钟后,六个身材壮硕的男子,外加陆晓峰和他女人,一块开着两台车,行驶出了别墅大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别墅区出口,齐麟目送两台车离去后,眉头紧皱地拿起对讲喊了一句:“枭哥,我觉得咱们可能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去往工会必经的路上,枭哥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什么想多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就两台车,往工会那边去了。”齐麟轻声回道:“我怎么觉得,韩家对他的保护并不是很严密呢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”枭哥思考一下应道:“或许是他住的地方离工会很近,一旦出事儿,旁边的人可以很快过来?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。”齐麟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看见陆晓峰上车了,是吗?”枭哥问。

    “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上来吧,马上动他。”枭哥看了一眼手表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齐麟回应一声,转身就奔着胡同内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六分钟后,两台汽车遇到红灯,缓缓停在了最右侧的行车道上。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突兀间,右侧岔路口内,窜上来两台逆行着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头辆车的后座车窗降下,秦禹脸上戴着面具,从车内探出了枪管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沉闷的枪响泛起,陆晓峰坐的那台车,右侧两个轮胎霎时间被打爆。

    “有人,有人,快,拦住!“本就一直精神紧绷着的陆晓峰,坐在车内声音尖锐地喊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