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方势力,勾心斗角

次日中午,巴市马赛大街附近,一台豪华轿车缓缓停滞,三位西装革履的青年推门下车,站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唐铭孤身一人坐在车内,插手等待着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六七分钟,后侧街口走出来一名打扮精致,梳着大背头的中年。他扭头扫视了一圈周围,认出了唐铭所在车辆的车牌号,才快步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陆晓峰的朋友?”路边的马仔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马仔不再吭声,伸手帮他拽开车门:“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中年扫了一眼车内的唐铭,弯腰坐进了副驾驶内:“我就是陆晓峰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唐铭插手扫了他一眼:“东西在你这儿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中年点头。

    “把东西给我,我来救陆晓峰。”唐铭盯着对方回道。

    “东西可以给你,但你用不了。”中年思考一下应道。

    唐铭闻声沉默。

    “东西是个硬盘,打开需要两组密码,只有陆晓峰知道。”中年再次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他妈的陆晓峰,让我妹妹取这个东西有什么意义?”唐铭语气有些厌烦地问道。

    中年回头看向唐铭,轻声说道:“陆晓峰在我这儿留了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他说,如果他出事儿了,你们来取东西,就让我告诉你,只要你能救回来他,他至少可以帮你搞到两千万现金。”中年冷静地看着唐铭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唐铭闻声冷笑:“他有两千万吗?”

    “燕北的事情还没有结束,陆晓峰这次被抓,意味着他和韩家已经彻底撕破脸。那只要他能回来,我手里的这份东西,再加上他,就可以从韩家要出来两千万。”中年思路清晰地说道。

    唐铭斟酌半晌:“你走吧,我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中年应了一声,果断推门离去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一个个比猴都精!”唐铭松了松领口,心情十分烦闷地骂了一句后,才低头掏出电话,拨通了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电话接通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人我见了,但陆晓峰手里的东西你用不了。”唐铭直言叙述道:“硬盘有两组密码,只有陆晓峰自己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联系你妹妹,找这个人有啥意义呢?”对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联系我妹妹,是想让我去救他。条件是,燕北的顾言案还没有结束,那他回来以后,就可以拿着东西去威胁韩家,至少能勒索出来两千万现款。”唐铭低声说道:“陆晓峰很聪明,提前想好了自己如果出事儿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对方沉默。

    “东西用不了,也就没办法和苏正东交易。”唐铭皱眉说道:“咱俩别磨叽了,你开个价,把我妹妹放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对方毫不犹豫地拒绝:“我不走,你妹妹肯定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他妈的到底什么意思?”唐铭拧着眉毛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等我电话吧。”说完,对方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唐铭心烦意乱地骂了一声,右手颤抖地掏出了烟盒,推开车门喊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三名马仔重新上车,坐在副驾驶上的一名青年,回头冲着唐铭说道:“老板,我们为什么不骗对方一下?就说陆晓峰的人已经把东西给你了,咱们直接拿它换回妍妍?”

    “你当对面傻啊?人家肯定先验货,才能答应交易。硬盘没有陆晓峰解不开,我怎么骗?”唐铭皱眉回道:“外来的这帮人下手挺狠的,我稍微有点失误,小研命就没了。唉,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巴市佛里昂大街公馆内,苏正东接通了正在响铃的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东西我拿到了,怎么换晓峰?”唐妍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么快啊。”苏正东笑了笑应道:“你来我的公馆,让我先看看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开玩笑嘛?去你的公馆送东西,我还有安全保证吗?”唐妍冷静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,东西原件你不用带来,只带形成不了证据链的部分复印件就行。我先验验货,咱们再谈交易细节。”苏正东滑溜无比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个必要吗?我拿着东西,你带着陆晓峰,我们直接交易不就行了吗?”唐妍反问。

    “人在我手里,怎么交易,我说的算,你能理解吗?”苏正东一点也不急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唐妍听到这话无言。

    “你要想救人,就拿着东西来我公馆,咱们坐下来谈谈就完了。”苏正东笑着回道:“你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正东不等唐妍回话,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办公桌旁边,男助手看着苏正东问道:“是不是逼的太狠了?如果对方铤而走险,直接把东西捅出去,那陆晓峰的作用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想让陆晓峰死。”苏正东笑着摆了摆手:“唐妍这么快回话,一定是唐铭授意的,这小子肯定想救陆晓峰。”

    “韩家的意思是,让咱们快点把东西拿回来。”男助手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陆晓峰才是最重要的筹码,他在咱手里,东西就早晚会漏。”苏正东很谨慎地回道:“急的是他们,我们没必要冒险。”

    男助手斟酌半晌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况且,这个东西咱们连见都没见过,都是陆晓峰自己在说,唐妍手里到底有没有,你敢确定吗?”苏正东抱着肩膀补充道:“即使真要交易,我他妈也得先看看部分货吧?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男助手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外,一望无际的荒野中,两台汽车停在路边,熄着灯,没有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唐妍坐在头辆车内,低声说道:“你们也听见了,我调不出来苏正东,想要交易,我得先去公馆拿部分东西给他看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枭哥低头点了根烟,深吸了一口说道:“下车,我们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禹和齐麟,闻声推开车门,迈步走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冰天雪地的室外,齐麟背手站在左侧,沉思许久后说道:“没其他办法了,只能拿唐妍当筹码,去跟唐铭谈。他想要让妹妹回家,就把陆晓峰抢过来。这样我们不用动手,只想着怎么应付唐铭就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