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定计划

别墅内,中年坐在床上,思考许久后说道:“找到了,先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苏总?”对方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有我的打算,你先别动就完了。”中年阴笑着说道:“盯死他们,随时给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二人聊完,结束通话。

    中年坐在床上,摸着脸上疤瘌,眼神阴郁地说道:“妈的,这就叫冤家路窄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两天,秦禹等人都憋在楼内没敢出去,甚至连最浪的小白都乖乖听话,没有出去领略一下欧盟区的美丽风景。但好在秦禹这帮人个人素质都很靠谱,耐性十足,也知道自己是为啥来的,所以还能耐得住这种寂寞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齐麟和秦禹正在看着欧盟区的网播台节目时,闫涛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“楼上说吧。”闫涛进屋后,脸色凝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去楼上。”秦禹立马起身。

    大约五六分钟后,枭哥,大黄,齐麟,秦禹,外加闫涛五人坐在二楼的卧室内交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晓峰的确切消息,我已经查到了。”闫涛面色严肃地说道:“他在万塞纳林荫大道附近居住,身边有一个女的,六七个保护他安全的马仔。”

    “看见人了?”枭哥立即问道。

    闫涛很专业,从兜里掏出两张偷拍陆晓峰的照片,放在桌子上说道:“他们就在这个别墅里。”

    叶子枭拿起照片看了一眼,见到别墅内确实有陆晓峰的身影后,这才点头继续说道:“拖得越长变故越多,研究一下细节,我们抓紧干了就完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之前说,保护陆晓峰的人肯定是韩家的对不对?”闫涛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,就是韩桐捅咕他干的这个事儿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个韩家在这边是挺有能量的。”闫涛轻声回应道:“我查了一下,现在保护陆晓峰的人,是一个华人工会的副会长,这个人在巴市还是有些能量的。陆晓峰住的地方,离他的工会不远,一旦枪响儿,我怕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消息是怎么弄来的?”秦禹问。

    “这你放心,我在这边是有一些关系的。”闫涛轻声回道:“而且欧盟区这边,华人之间的圈子也并不是很大,再加上他的靠山也是圈里有头有脸的人物,叫唐铭,所以我是从侧面打听出来的,不会惊动他们。”

    秦禹点了点头:“家里的鬼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,泄露消息的可能是军用机场的一个主任。”闫涛点头:“你们走的时候知道的人并不多,张副官排查了一下,又试了一下,就把他锁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还真是出在机场哈。”齐麟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主任我们现在还没动。”闫涛点头应道:“等你们这边干完,张副官就抓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秦禹吸了口烟,扭头看向叶子枭问道:“哥,你看这活儿怎么干?”

    “他活动地点都在哪儿?”叶子枭冲闫涛问。

    “昨天和今天,陆晓峰都没出来,一直就在别墅里。”闫涛思考一下说道:“估计也是知道了你们来的消息,不敢乱动。我想他可能最多也就是去华人工会那边,其余地方……应该不敢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有点麻烦了。”大黄皱眉说道:“咱们提前漏了,他们肯定有防备。别墅里表面上六七个人,可实际人数一定比这个多,甚至旁边可能都有盯梢的,就等着咱们动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秦禹点头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要想把握点,就得把人引出来干,在路上动手。”叶子枭思路清晰地说道:“人在路上移动中,可能出现的变故是最多的,在这里打,我们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咋引呢?”闫涛问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想法,大家听听,找找漏洞。”枭哥极为专业地掏出手机,调出巴市的导航地图问道:“那个别墅在什么地方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儿下的地图,”闫涛有些惊讶:“还是中文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进屋就下了,主要是想看看这里周边的街道。”枭哥话语随意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专业!”闫涛非常赞赏地说道:“你应该干我这个活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枭哥一笑,摆手招呼着众人说道:“来,咱们先确定一下别墅位置,再确定一下工会位置……。”

    众人立即凑过去,低声跟枭哥商讨了起来。这帮人都是干危险活儿的业内专家,对整这种事儿,有着天生的默契,聊了大概两个多小时,就敲定了可行的计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关岛,欧盟区赫赫有名的区外监狱内,一位身材略显单薄,顶着半头白发的男子,双手和双脚戴着75斤的镣铐,每走一步都需要两人搀扶着,很费力地进了检查间。

    检查间内,四位身材魁梧的白人,简单粗暴的将男子浑身都搜了一遍后,确认他没有带出任何纸条,信息类的违禁品后,才转身冲着看管人员,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再过半小时,头发半白的男子被十几名欧裔军人,从N道铁门中带出监狱,直奔一架没有熄火的直升机走去。

    头发半白的男子,并不清楚自己会被带到哪儿,但却一句废话都没问,只任由军人将他拽到直升机上,安静地坐在边角位置,扭头看了一眼这个完全由孤岛建造的监狱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直升机得到指示后起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藏身处。

    众人商量完计划后,闫涛吸着烟说道:“明天晚上干吧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?”叶子枭态度坚决地说道:“如果可以,最好今晚就动手,快干快走,不要在这儿长待。”

    闫涛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:“好,我研究研究,看今晚能不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准备,我先去安排。”闫涛起身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众人一块送走了闫涛,坐在客厅内,拿出枪械分配计划好的任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钟之后,秦禹等人刚吃完饭,闫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了一下,晚上可以干。”闫涛停顿一下说道:“时间是8-9点左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