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晓峰的条件

一天后,早上九点多钟,张副官带着两名士兵,开着军车去了军用机场。

    这间机场就是前几日送秦禹等人离开的那处,张副官赶到后,直接去了主楼的调度主任室。

    主任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秃顶中年,以前在一线部队,后来因为手脚不是太干净,做事儿风格过于踩线,才被调到这里管调度。

    “张副官,有啥指示啊?呵呵!”秃顶中年笑着倒了一杯茶水给对方,体态松弛地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还有往二区发的运输机吗?”张副官翘着二郎腿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?我还真不确定。”秃顶中年思考了一下,立马起身说道:“你等我看看本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张副官点头。

    秃顶中年迈步来到办公桌旁边,从侧下方三级档案柜里拿出两个大本,低头翻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副官喝着茶水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没有,下周二有两趟,都是飞自由城的。”秃顶中年翻找了半天,才抬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副官思考半晌后说道:“把下周二的那趟,挪到今晚五点起飞,让老辛组建机组成员,直飞马里昂地区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自由城了吗?”秃顶中年有些疑惑:“马里昂那边我们没有业务啊。”

    “新谈的,第一批物资先到马里昂,自由城那边会自己派人接的。”张副官话语含糊地吩咐道:“你去办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秃顶中年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样。”张副官起身,指着秃顶中年说道:“你忙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张副官走到门口停顿了一下,随即突然回头说道:“飞机回来,会带几个人,你不要声张,人落地了,直接送我那儿去。”

    秃顶中年怔了一下:“明白,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事儿多,嘴严一点。”张副官再次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啥机密也不会从我这儿漏出去的。”秃顶中年咧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张副官扔下一句,拍了拍对方的胳膊,就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巴市时间,上午八点多钟。

    苏正东坐在公馆内的餐桌上,歪脖看着陆晓峰说道:“你想走,我想要东西交差,这其实并不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陆晓峰点头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放走你了,可就再也找不见了,而你给我的东西,还有没有备份,谁也不好确定,对吗?”苏正东思路清晰地反问道。

    陆晓峰:“那你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,但东西和你女人得留下。如果燕北的事情顺利结束,我再放你女人离开。”苏正东笑着问道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陆晓峰思考数秒后,立即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一愣:“你回答的这么痛快,我有点怀疑这女人在你心里的重要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她没用,我也可以确保自己不会再给你们添麻烦,所以我觉得这个交易很公平。”陆晓峰十分冷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给她打电话吧。”苏正东直接掏出了手机,顺着桌面推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晓峰斟酌半晌,拿起电话,拨通了唐铭妹妹的号码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二十多秒后,电话才被接通,传来唐铭妹妹的声音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妍妍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…你在哪儿?”唐妍声音颤抖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,你不用担心。”陆晓峰语气平淡地回道:“你安全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很安全。你被劫走了,那帮人怕得罪我哥,不好走,就把我放了。”唐妍语气急促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记得我曾经给你的电话号码吗?”陆晓峰问。

    “记得,记得。”唐妍立即点头。

    “打那个电话,帮我取一样东西,这个东西能救我。”陆晓峰轻声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可是你……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问那么多,也不要把这事儿告诉你哥,偷偷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,我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陆晓峰直接挂断了手机。

    餐桌对面,苏正东眯眼打量着陆晓峰:“你骗我,东西不在你女人手上?”

    “人性复杂,欧盟区我又不太熟悉,虽然我这女人没啥心眼,但她大哥可不是个什么好摆弄的角色。”陆晓峰舔着嘴唇回道:“我不可能把保命的东西,放在别人随时可以拿走的地方吧?”

    苏正东闻言一笑:“你真是谨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干一行就得钻研一行。”陆晓峰低声说道:“妍妍会帮我把东西取出来,你安排交易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正东点头。

    陆晓峰说完,低头就吃起餐桌上的食物,似乎一副胃口很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苏正东拿起手机扫了一眼,迈步就走到了偏厅内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刚刚接到消息,秦禹等人已经返程了。”韩三千的大儿子,坐在车内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苏正东愣了半天:“消息准确吗?”

    “是之前的线人提供的,很准确。”韩三千的大儿子低声回道:“秦禹他们会在马里昂上飞机,直飞燕北军用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上飞机?”苏正东立即追问。

    “燕北的飞机是五点起飞,估计到了那儿马上就会返航。你估算一下时间,看有没有截住他的可能。”对方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里昂离这儿太远了,”苏正东皱眉回道:“我的人肯定是赶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韩三千的大儿子叹息一声说道:“算了,回来就回来吧,有坏处也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我有点不甘心啊。”苏正东眼珠子通红地骂道。

    “不甘心有什么办法?人在你手里转了一圈,你都没留住,现在说这个有啥意义?”韩三千的大儿子语气略显不满地回道:“最近一段时间,我可能会飞一趟二区,剩下的事儿,见面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通话,苏正东叉着腰,满脸不甘地骂道:“早晚得让你死,早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沪市机场。

    十几名昨晚就从松江赶过来的青年,分散着通过安检,大步流星地走向登机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