粮王肆无忌惮的屠刀

媒体大厦电梯内,朱茂山在接了媳妇的电话后,得知孩子还有一线生机,脸上的表情就有了些许变化,刚才直愣愣的眼神中,也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“叮咚!”

    电梯停在五层,朱茂山带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边。”秦禹站在远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朱茂山快步走了过去,伸手指了指房间问道:“人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在。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,整开。”朱茂山摆手。

    “门可能被很多柜子顶死了,我拿枪打都搞不开。”秦禹皱眉提醒道:“有雷吗?”

    室内,韩桐站在最里间的房屋,手里拿着电话,表情狰狞地冲着楼下警员吼道:“让升降车过来接我下去,他们已经在门外了,对……!”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秦禹脱掉外套,直接撕开袖子,把布条搓成圆绳,拴上一颗手雷,顺着子D打出来的圆洞,就将雷吊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闪开。”小白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退散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秦禹使劲儿一抻圆绳,雷的保险环儿被刮开,叮当一声落在了室内的地上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秦禹转身跑了三四步后,门板直接被炸碎,里面顶着的两个一人多高的铁质立柜,也被炸飞。

    朱茂山等人一拥而上,顺着破碎的门板,将里面的乱物全被踹飞后,才堪堪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财务室工作大厅,里面一个人没有,左侧还有一间房,但却是防盗门,想来是财务高管用于存放重要物品,现金,和办公场所。

    朱茂山大步流星地冲向左侧,低头看了一眼厚厚的防盗门,脸上表情复杂。

    室内,韩桐听到外面来人了,心里也紧张了起来,并且暗骂警务系统的反应太慢,应该更早的把云梯车拉来,救自己出去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……!”

    秦禹连崩数枪,打的防盗门火星子四溅,可门锁却没有一丁点破损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

    朱茂尘趴在窗口往下扫了一眼,见到楼下的云梯车已经来了,侧面也有直升机准备降低高度接人:“他他妈的要跑。”

    朱茂山扭头看了一眼四周,见到左侧墙壁上有一个圆形的小窗口,就离防盗门不远,想来是财务高管给外面递资料,办公用的。随即他怔了一下,伸手抢过马仔手里的自D步枪,两步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!”

    枪口冒着火舌,子D瞬间就将圆形玻璃击碎。

    朱茂山凶残无比,将枪口插进窗户内,瞄准韩桐的方向就是一阵扫射。

    子D在屋内乱跳,韩桐躲在死角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朱茂山打的火冒三丈,但由于墙壁角度问题,他的枪没办法击中韩桐和他的两名马仔。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韩三千听着枪声,声音急迫地喊道:“用直升机拽他啊!屋里响枪了,你们听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朱茂山将枪扔在地上,转身吼道:“拿雷!”

    马仔上前,伸手递过去了两颗雷。

    朱茂山拔掉保险环,将手掌从窗户探近室内,冲着韩桐方向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艹NM,雷,是雷!”

    财务办公室不大,马仔见到有雷过来,顿时吓的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韩桐被逼的没办法,只能从死角冲出来,往远处跑。

    “当啷!”

    朱茂山极为果断地扔了第二颗雷,并且是奔着韩桐身前的方向。

    室内,一名马仔伸手要去捡雷扔向窗外,但见到第二颗雷进屋后,瞬间就放弃了这个想法,毫不犹豫地转身跑向了窗台。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韩桐冲到窗口,原本想跳下去,但真正面对上五楼的高度后,还是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撸动枪栓的声音响起,秦禹挤开朱茂山,冲着屋内就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枪还没等响儿,屋内就炸了,墙壁瞬间龟裂,天棚落下无数碎屑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两声枪响,韩桐后背飙血,直接纵身一跃,从五楼跳下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第二声爆炸紧随其后,炸的屋内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楼下,韩三千听见爆炸声回头,亲眼见到儿子被逼无奈之下,从楼上跳下,一时间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!”

    韩桐从高空坠落,身体被拦在二楼外的电线上顿了一下,带起阵阵电火,咕咚一声摔在了地上,鼻孔窜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马仔,几乎同一时间坠落,一名被雷炸到,当场就没气儿了。

    5楼,众人蜂拥着赶向窗口,看向了楼下。

    “应该死了。”朱茂尘喘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朱茂山站在靠左的窗户旁,低头下望,见到了韩三千,而后者也在盯着他这边。

    二人隔空对视半秒,朱茂山指了指他喊道:“CNM,我儿子活不了,我下一个就杀你!”

    韩三千双眼通红地收回目光,大步流星地跑向韩桐那侧。

    朱茂山喊完,转过身直接走向门外,见到了邢子伟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哥,我……!”

    “亢亢!”

    朱茂山没与他产生任何对话,直接两枪崩碎他的膝盖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警员冲进大楼,抓住了朱茂山,朱茂尘,还有秦禹等人。

    但人抓住了归抓住了,怎么处理可就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朱茂山,就是把生意做的再大,其实也入不了党政的眼。可问题是他背后站的是顾家啊!

    这个人进了燕北就开杀,这么有恃无恐,那一定是顾家授意的。

    你真枪毙他,呼察外的粮食真不放了,你怎么办?派警务总局去收拾,可你能过得了顾家的防区吗?

    事情的所有走向,都已经超出了任何人的预想。

    顾言出事儿,二柱生死不明,顾泰安临时决定开火,这都是事儿赶事儿才接连发生的。

    事态下一步的发展方向,现在谁都说不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老爷子在疗养院打了一针后,整个人精神了不少,刚刚坐起来喝了点水,负责看护他的人就进来说道:“林长官,政务总局的总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林老爷子思考一下后,声音虚弱地说道:“请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。”中年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政务总局的总长进屋后,与林老子爷子足足谈了二十分钟,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林老爷子躺在床上,斟酌半晌后说道:“……给……给耀宗打电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