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

水上,四五艘民用货轮内突兀间冲出了六七十名自由党武装成员,并且事先说好在外围等待的巴尼也亲自露了面。

    “RPG!”

    巴尼本人是很怂的,但指挥的时候情绪却很亢奋。他躲在甲板靠近外围水面的那一侧,利用驾驶舱作为掩体吼道:“攻击!攻击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两艘民用货轮内架起来四挺在役机枪,各有三人操作,弹夹直接连着一米多宽,两米多长的装弹箱,无情地冲着岸边搂了火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哒……!”

    枪声四起,岸边的数台汽车,瞬间被打成了马蜂窝。那十几名在路中央正在追击秦禹等人的马仔,两人当场被一掌多长的Z弹活活击碎,其余人员狼狈逃窜。

    这帮自由党的人攻击起巴市城内的人,以及政F执法人员,完全就跟土匪一样,下手极狠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7区附近,一名穿着风衣的白人男子,目瞪口呆地看着岸边骂道:“哦,上帝,从哪里来了这么多自由党的人?不是就只有一艘船吗?!见鬼,我看到巴尼那个婊子养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东尼先生,你需要去更安全的地方。”旁边的马仔死死拉着他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一发RPG在船上射过来,直接炸到了7区旁边的地面上,一时间碎石乱飞,浓烟滚滚。

    “CNM!我让你追!!”

    小白从齐麟手里抢过一把自D步枪,冲着身后方向就是一通乱射。

    “虎B,走了,走了。”秦禹拽着小白的胳膊,往船的方向拉他:“枪一响,海港驻军肯定出来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小白是一个情感极为单纯的人,不然行事风格不会这么牲口。他每每想起大黄是因为他才惨死异国他乡,内心那股压不住的负面情绪,就不由自主地窜上来,所以秦禹拽了他两下,竟然没拽动。

    “我日你妈!”

    秦禹急了,直接从后面抓住小白的头发,强行将他拖到了台阶下面。

    “嗡嗡!”

    海港深处的驻军警报声响起,大批军用卡车急匆匆地开了出来,天空中也升起了数架直升机。

    时局混乱之地,军警的反应之迅速,不能与平安地带相比。这边枪一开火,人家就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齐麟,枭哥,秦禹,小白等人身形略显狼狈地下了台阶,连续跑了十几米后,才被巴尼的人拽到了船上。

    “自由党万岁!”

    “自由党万岁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巴尼带着众人高喊着口号,迅速乘坐货轮向港外行驶。而秦禹看着这帮其实拿不到多少钱,也没有任何福利的自由党武装成员,突然心里有点敬佩。

    他们朝不保夕,没有生存空间,或许最初加入自由党目的并不单纯,只是为了糊口养家,可在这一刻,当他们喊起口号的时候,那种激动的神情,总是能触动旁观的人。

    口号里,或许带有对未来的憧憬,也或许带有着不公平的恨意和怒火吧……

    船上。

    巴尼看着秦禹,笑嘻嘻地问候道:“嘿,兄弟,活着见到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的朋友没回来。”秦禹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巴尼似乎没有注意到大黄等人的死亡与消失,只龇着白牙应道:“幸运的是,你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巴尼!”秦禹重重地冲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再付给我三万欧,这是我和闫说好的。”巴尼直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秦禹点头。

    货轮离开港口不足两海里,区内的直升机就只在附近的天空盘旋,不敢再追。

    船上,秦禹看着海面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嘿,兄弟,未来一段时间,政府军可能都会报复我们今天的狂欢……我们没办法再进港了。”巴尼从后面走上来,说了一句看似很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秦禹看着他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公馆内。

    男助手推开苏正东书房的房门,轻声说道:“人还是跑了。”

    苏正东愣了半天:“他们就这么几个人,东尼能没堵住?”

    “秦禹准备很充足,请了六七十名自由党武装来接他。”男助手低声说道:“东尼接到我们的电话时,已经很晚了,还没有确定对方来了多少人,就跟他们接上了火,吃了不少亏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苏正东一拳砸在书桌上,沉思半晌后问道:“能不能在半路雇人,再截一下秦禹?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办不到。”男助手摇头:“秦禹被自由党保护,进了外海不知道会从什么地方走,我们查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这个小子命是真硬,这么搞都搞不死他。”苏正东咬牙骂了一句,站在窗户旁边缓了好一会,才冷笑着说道:“行吧,他跑了也好。陆晓峰的事儿没办明白,顾家估计以后不会用他了。没了上面的支持,韩家再给他压力,他未来的日子会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男助手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休息了,明天一早见从关岛回来的那个。”苏正东略显疲惫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东尼那边管咱们要两万欧,你看这事儿……?”

    “给他,给他。”苏正东摆手回道:“地面上这帮人以后还是会经常用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中午。

    苏正东起床后,简单吃了口饭,就去了公馆地下室。

    冰冷且阴暗的仓储间内,那名从关岛被押送回来的囚犯,手脚戴着镣铐,脸上表情平静地看着苏正东,也不主动吭声。

    “关岛监狱里的日子不好过吧?”苏正东背手走过去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,在哪儿都一样。”头发半白的男子,话语轻飘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我提议把你运作出来的,”苏正东思考一下说道:“但有交换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听。”白发男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苏正东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不着急,你先在这儿缓一段,我们有的是时间谈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九特区,松江市。

    马老二正在仓库里煮面条的时候,突然听到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