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军压燕北

一阵阵炮响,打破了三大区的宁静,也在告示着局中人老顾想要再迈一步的决心。

    燕北最高行政机构之一的政务总局内,总长站在东北方向看见火起后,脸上的平静情绪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严肃,和眼神里的惊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战区本部。

    顾泰安拿起座机电话,语气坚决且果断地说道:“一战区,除后勤部队外,除第一军外,其余所有部队集体向燕北方向挺进十公里。打两炮只是开胃菜,老子就是要进车马炮,将他一军。”

    “总长官,有些激进了昂。”一位生的剑眉虎目,体型壮硕的中年汉子,在一旁轻声劝说道:“部队全上去,咱们这边就空了,屁股后面还有九区,七区呢,得防着点啊!”

    “这俩要真上来,你防得住吗?”顾泰安问。

    中年闻声怔住。

    “打的就是一个舍我其谁。”顾泰安年近六十,挥斥方遒:“一旦有主动防御的意思,这口气就散了。不用看后面,直接挺进,老子要拿杀气吓退看客一千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轮无差别炮火覆盖,一战区三分之二的主力部队,近七万人开始从各部防区,跃跃欲试的向燕北移动。

    燕北当权政F彻底乱套了,总局局长一级的数十名顶级官员,全部赶往政务办公大楼开会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没有人再怀疑铁帽子不敢打的事儿了。并且东北方向炮一响儿,八区宣传总局就接到了总长电话,对方告诉他们,暂时压下准备用媒体攻击军政派的计划,等待进一步命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媒体大厦一楼内,已经冲进来了五六十名警员,将几个出口堵的死死的,但却不敢冲上去。因为朱茂山放话了,只要警司的人赶上二楼,他就从楼上把韩桐身边的狗腿子,全扔下去。

    人家手里有人质,大量人质,事情很烦。

    最近的警司派出了大批警力支援,直升机,警用多功能作战车,警用装甲车全部开来了。

    此刻,天已经彻底亮了,媒体大厦周边的居民,都在楼上拿着手机拍着视频,可却突然发现,这一片区域的网络全断了。即使有用网卡往媒体平台上上传视频的,也发现各平台出现了秒审核状态。也就是说,你视频刚传上去,就立马被屏蔽删除了,并且连带你手机里存储的敏赶内容,也被一并清除。

    媒体大厦14楼内,朱茂山非常淡定地坐在椅子上,皱眉吸着烟。

    “警司的人想要谈判。”朱茂尘步伐匆匆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谈他妈B。”朱茂山吸了口烟喝问道:“那崽子找到了没?”

    “翻到五楼了,人肯定在大厦里,找到只是时间问题。”朱茂尘话语简短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找到他,弄他。”朱茂山话语极为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朱茂尘闻声转身,冲着堵在门口的几名马仔喊道:“你们也下去找,快点!”

    马仔闻声离去,朱茂尘弯腰坐在椅子上,冲着屋内蹲着的二三十名媒体高管说道:“你们不善于报道吗?这事儿过了,你们准备咋写啊?”

    “上……上面让咋写就咋写呗。”一名中年见他们虽然很凶,但却没有虐待人质,反而轻松了不少,只叹息着说道:“我们不就是干这个活儿的嘛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朱茂尘冷笑了笑,一语双关地指着他们说道:“你们蹲着吧。”

    五层,秦禹带着三四个人,正在横冲直撞挨个房间翻找韩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台豪车疾驰在市区街道上,韩三千坐在车内,皱眉催促道:“再快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政务总局办公大楼内。

    总长站在单间里,连续给林耀宗的军区拨打了三个电话,都没有联系到他本人。

    “这林家到底什么意思?”旁边的官员表情很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人都到齐了吗?”总长回头问。

    “都在会议室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让大家等一会,我出去一下。”总长低头扫了一眼手表:“去四合庄园,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林老爷子危在旦夕,这时候去会不会吃闭门羹啊?”

    “吃也得去。”总长不容置疑地说道:“最高长官已经致电七区了,这下是真乱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合庄园内,目前还啥都不清楚的憨憨,伸手接完电话后,弯腰趴在了床边说道:“爷爷,今天怎么给您打电话的这么多啊,我听东北方向好像也有炮响。”

    “打……打……,”林老爷子费力地抬起左臂,指了指自己右手腕:“打针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不让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……!”林老子声音虚弱,可却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憨憨被逼无奈,只能给父亲打了个电话,得到准许后,才让医生进来给老爷子打了一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媒体大厦五层内。

    秦禹对着一间办公室的房门连踹了数脚后,门依然没开,随即他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告诉朱叔,人就在里面呢,他们拿柜子把门顶上了。”

    一名马仔闻声掏出电话,直接拨通了朱茂尘的电话。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后,朱茂山已经走到了14层的电梯位置,但迈步刚要进去时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”朱茂山伸手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二……二柱出了手术室,医生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可脑死亡的几率很大。”媳妇带着哭腔说道:“啥时候能醒过来……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朱茂山嘴角抽动数下:“有希望吗?”

    “有,有!”媳妇果断点头:“老朱……你是一家之主,你不能倒啊!”

    朱茂山攥了攥拳头,咬牙说道:“我清楚了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夫妻二人挂断电话,朱茂山带人果断走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区外。

    帮秦禹和顾言办事儿的黎沧源,此刻坐着车,已经抵达了第三野战军的大院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,兄弟,我想见一下顾军长。”黎沧源言语客气地冲着一名副官说道。

    “军长是你能见的吗?”副官言语没有丝毫客气地说道:“去休息室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黎沧源深知自己“罪孽深重”,也不敢多哔哔,只跟着众人迈步进了一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媒体大厦外围。

    韩三千的座驾赶到,正在与警戒线外的警员交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