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身龙气,正值巅峰

大厦14层!

    韩桐彻底慌了,因为楼下保安室的人已经喊了,下面冲进来一大批不明人士,全部持枪!

    韩桐没办法,只能第一时间冲出会议室,摆手喊道:“都别跟出来,散了,散了!”

    说完,韩桐直接跑向楼梯间,拨通了警司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梯直升14层,粮王带人冲了出来,走廊里的媒体人见到他们全拿着枪,顿时吓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十几名男子,持枪将媒体人堵住,随时准备搂火。

    “韩桐呢?!”粮王直言问道。

    众人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朱茂尘冲天棚打了三枪,再次吼道:“韩桐呢?!”

    这帮媒体人全是搞文案工作的,工作性质相对“文明”,他们面对这帮持枪的亡命徒,肯定是没脾气的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看到他往那边跑了!”一个戴眼镜的中年指了指楼梯间。

    秦禹闻声立即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氏集团的总部内。

    “喂?!”韩三千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爸,是朱茂山来了,闯进公司了!”韩桐语气有些急促,但脸上表情还没有太过慌乱:“他这是找我拼命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来了?”韩三千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待规划区拦截秦禹的时候,可能是给朱家那小子连累了。”韩桐没有参与直升机事件,所以他也只能是猜测。

    韩三千听到这话,语气极为不满的回道:“那个小三连这点事儿都办不明白吗?是不是要杀的人还认不准吗?”

    “接到的消息比较急,是在直升机上打的RPG,误伤……在所难免啊!”韩桐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韩三千沉默数秒:“你在大厦里不要露面,让警司的人过去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韩桐点头。

    “千万被堵住!”韩三千语气严肃的说道:“朱茂山一定是拿着顾家的刀,进燕北杀人的!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结束了童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梯间内并没有找到韩桐,朱茂山站在走廊内,话语简洁的吩咐道:“都呼着我,往楼下搜!”

    众人得令,立马向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楼下警笛声大作,警司的人冲进了大厦内。

    “放下武器!抱头走出来!”

    “把枪放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先进来的警员,全部持枪指向门口。

    朱茂山带来的人藏在走廊内,没有一个后退,只持枪对准大门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楼上。

    滴玲玲。

    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燕北警署副署长的电话打到了朱茂山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啊?!”副署长棱着眼珠子问道:“你被击毙了,顾家能让你复活吗?!”

    “我来这儿,跟顾家没有任何关系。”朱茂山坐在会议室内的椅子上说道:“我来之前,医生的原话是,我儿子可能挺不过明天早上!”

    副署长怔住。

    “进关之前,我把后事儿都交代好了,遗嘱都立完了!今天我他妈要不让韩三千跪我脚下,看他儿子死,我他妈跟你一个姓儿!”朱茂山言语极为强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扯这套!你是不是非要把事儿闹大?!”副署长扯脖子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半辈子活票子,后半辈子活孩子!人我都杀了,我跟你扯个JB?”朱茂山点了根烟说道:“你尽管让警员过来!枪顶我脑袋上,我说一句怂话都是你养的!老子明告诉你,我出不去燕北,呼察外十几个大牧场,从明天开始一粒儿粮都不放!老子管你谁当权,你看我服不服他就完事儿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朱茂山直接挂断电话,吸了口烟,拨通了顾二叔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喂?!”

    “我在大厦里堵住他了,正在翻呢!”朱茂山鼻子喷着白雾回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顾二叔只说了一个字,就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野战军作战室内,安静的吓人,二十多名高级军官,全部盯着墙上非常准的圆表。

    顾二叔低着头,手指敲击着桌面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。

    室内依旧没有动静!

    又过了十分钟,参谋长扭头说道:“上面怎么还没信儿呢!?”

    “不急!”顾二叔摆手。

    “滴玲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座机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全体高级将领,都神色非常紧张的站起了身,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掐点来的电话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顾二叔搓了搓手心内的汗水,起身接了电话:“咋整?!”

    “打!”

    顾泰安极为果断的扔下一个字,就将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顾二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摆手喊道:“第三师高炮团,呈椭圆形包裹敌方部队所在位置!不需要试探,让东北方向亮起来!”

    参谋长闻声立马拿起早都准备好的开火命令,左手颤抖的递过笔说道:“……来……来真的啊!”

    顾二叔果断拿起命令,低头龙飞凤舞的签了字:“开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六点钟出头!

    旭日刚从东方漏头,微微照亮了黑夜!

    燕北政务总局总长办公室内,一大群干部正在吃着早餐,轻声交谈着。

    “宣传部那边准备好了吧?”总长喝着粥问道。

    “八点!”秘书弯腰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张牌打出去,老顾就会很难受了,骑虎难下,两个师撤走,没面子,不撤走,又显得非常尴尬了,呵呵!”总长夹了一点健康的小咸菜:“都吃一点吧,大家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嘭嘭!!!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!!”

    东北方向,大地开始震颤,蒙蒙亮的天空被无数升空的炮弹照亮!!

    “扑棱!”

    总长闻声猛然站起:“响了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战区第三野战军高炮团!

    团长拿着无线电听筒吼道:“二营齐射,无差别炮火覆盖!!三营准备梯次准备,在往前顶三十台榴弹炮装载车!”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!”

    大地还在震颤,第一轮炮弹还未着陆,第二轮就已经开打!!

    城门外,卫戍旅办公楼内,正准备看早间新闻的老黄,扑棱一下坐起,目瞪口呆的看着通亮的东北方向:“卧槽!!”

    轰隆隆!!

    炮弹无差别覆盖卫戍旅两大营区,一时间山崩石碎,火海滔天!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战区最高长官办公室内,顾泰安背手看着东北方向,目光坚毅的说道:“他妈了个B的!你看我敢不敢打?!这回轮到你们接招,老子就掐准了你不敢还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