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染燕北

凌晨五点半,市区别墅内。

    邢子伟,李元杰等人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,表情都很困倦。

    “弄点吃的吧,”小三态度很客气地开口说道:“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当初在松江,小三的地位是需要秦禹仰望的,可现如今他家道中落,挂着通缉犯的名声,靠着之前父亲的一些关系,隐匿在八区,早已不复当年的风光。说白了,今天在座的这几个人,哪个现在能量都比他要强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吧,我就不吃了。”福少站起身回道:“小桐让我去他那儿一趟,一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三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聊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福少带着俩人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买点吃的。”小三招呼来两名马仔,轻声吩咐道:“如果能联系上女人,再联系几个,安排一下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两名马仔应了一声,拿起钱包也离开了别墅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冲个澡,一会下来。”小三笑着招呼了一声众人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李元杰点头。

    小三迈步上楼,邢子伟才撇嘴说道:“唉,他咋混成这个B样了,彻底给韩桐跑腿办事儿了呗?”

    “那有啥办法,他手里是有俩钱,可没人管他了啊。”李元杰轻声说道:“这个圈里,没有温度,只有权力厚度,钱的厚度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邢子伟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正在说话聊天之时,别墅外的左侧路面上,突然停住了三四台汽车。

    朱茂山推门下车,整理了一下衣衫,一句话都没说,直接就往大院内走。

    三十多名汉子,黑衣劲装,手里拎着长枪,瞬间压到了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朱茂山让开身位,指了指门说道:“干开。”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三声枪响泛起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

    秦禹一脚踹开门,第一个冲进了室内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    三十多人一拥而上,瞬间将大厅填满。

    “CNM的,别动!”朱茂尘扯着一名马仔的头发,直接将枪插在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朱茂山最后一个进屋,摆手喊道:“楼上翻一遍,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十几个人持枪冲向二楼。

    沙发上,李元杰一脸懵B地看着这帮汉子,瞠目结舌地说道:“秦禹?!”

    “CNM!!”

    秦禹恨意滔天,一枪把子砸过去,直接打在了李元杰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,”邢子伟也懵了:“你们咋进来的?”

    朱茂山没有一句话废话,上前直接扯开秦禹,指着李元杰问道:“是不是你们在直升机上打的火箭筒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我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干的?”朱茂山不容对方思考,打断着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搞错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枪拿来。”朱茂山伸手喊道。

    马仔上前,立即递过去一把首枪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朱茂山撸动枪栓,再次问道:“谁让你干的?!”

    李元杰看着这个满身匪气,一点也不像老板的粮王,莫名心里有点发虚:“我……我没去。”

    “CNM,你没去,你跟我说什么话?!”朱茂山怒骂一声,抬枪直接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亢!”

    枪声响,李元杰脑袋开花,鲜血染红了半张沙发。

    秦禹都看傻了,他知道李元杰是啥身份,因为早在南沪的的时候,两个人就已经见过。

    “你去没去?”粮王毫无情绪波动地冲着邢子伟问道。

    邢子伟半张脸上都是鲜血,牙齿打颤地看着粮王,立马点头:“我……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干的?”粮王问。

    “韩桐。”邢子伟立即回道。

    “整顾家小子,是不是你们几个策划的?”粮王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个我没掺和,但应该是他们弄的。”邢子伟语气结巴地回应着。

    朱茂山闻声后,立即喊道:“带着他,去找韩桐。”

    “叔,楼上有个小子,光腚跳窗户跑了。”一名青年从楼上冲下来喊道。

    朱茂山沉吟半晌,立即催促道:“快点走,他们可能要给对面报信儿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朱茂尘一脚蹬在邢子伟的胸口,瞪着眼珠子喝问道:“韩桐在哪儿呢?!”

    “就在旁边的大厦里,跟那帮记者谈事儿呢。”邢子伟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“走,快点!”

    朱茂山扔下一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枪声一响,旁边的警司内就听到了动静,再加上今晚燕北局势复杂,执勤警员非常多,所以第一时间就有半个队的人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朱茂山做事儿干脆利落到了极致,掳走邢子伟后,带人直扑韩家的公司。

    警员和朱茂山等人在两条街道上错开,无意间给后者增加了办事儿时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顾泰安龙归二战区本部大营,在办公室内给顾二叔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“依照攻击计划,让各部队进入指定位置。我再让他们半小时,就半个小时!”顾泰安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二叔立马挂断电话,步伐迅速地走到沙盘旁边,摆手喊道:“让军情的人进场,一线指挥官本人,必须全部直连指挥部,老子亲自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数名通讯兵敬礼后离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区街道上,小三穿着个裤衩子,浑身湿漉漉地狂奔着,手里拿着电话吼道:“有人来别墅了,响枪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我在楼上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可能,谁他妈吃了假药了,敢在这时候开枪搂火?!”韩桐不信。

    “真的打进来了,你不要在那儿了,赶紧走。”小三言语急促地说道:“我再给邢子伟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“吱嘎!”

    二人通话之时,数台汽车已经在大厦门口处停滞,朱茂山带人直接下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氏集团总部的办公室内,副总裁步伐急匆匆地走进来说道:“别墅出事儿了,有人混进燕北,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韩三千一愣:“谁啊?部队的人这时候不可能进城的啊?!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是谁。”副总裁摇头。

    韩三千此刻并不知道小三等人的炮弹炸到了朱玉临,所以有些懵地想了一下说道:“是不是松江那个秦禹偷着回来了?你给小桐打个电话,让他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副总裁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厦大厅内。

    六七个保安见门口冲进来一帮人,立马起身就要阻拦。

    “亢亢亢!”

    朱茂尘冲天直接崩了三枪:“滚!”

    朱茂山扯着邢子伟的脖领子:“几楼?”

    “十……十四层。”邢子伟咽了口唾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朱茂山伸手按了一下电梯。

    秦禹犹豫了一下提醒道:“他们都是奉北大户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去他妈的大户!”朱茂山冷着眼珠子骂道:“老子要不放粮,三大区都得乱,那我是什么户?!”

    秦禹怔住,突然联想到为啥二柱能跟顾言玩的这么好,二人间真的只是自己把关系处的好吗?

    粮王虎卧在待规划区,公司摆在呼察,人却不在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说明了很多问题?

    “一楼给我封死,一个人也不准放!”朱茂山指着弟弟吩咐了一句,迈步就走进了电梯。